走出来有危险 不走出来更危险 走正了就安全


【明慧网2004年11月10日】正法结束在即,法正人间的伟大时刻即将到来。然而至今还有一部分大陆同修没有走出来,也有一部分走出来过的没能走正。对此结合自己的修炼体会谈点看法,与同修切磋,以期共同精進。

当初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大法与师父被邪恶横加诽谤之时,真正修炼的同修一批又一批的走出来了。明知走出来有危险,但师父的真修弟子为了维护大法是不惧艰险的。二〇〇〇年二月,听说很多同修去北京上访被抓、被打、被拘、还被抄家罚款。还听说不走出去就不能圆满。怀着不怎么纯净的心,我也去了北京。在信访局门口被公安拦住,如实说出了住址姓名。结果上访没成,反被当地公安接回来,大年三十关進看守所,遭到了种种迫害。而且从此以后,每到敏感日子公安便把我非法关押起来,一次次抄家罚款,搞得家人亲朋与工作单位也不得安宁。

二〇〇〇年十二月,我又一次去了北京,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抓。这一次我拒不说出住址姓名,而且告诉公安不说的理由,并让公安详细记录了我讲的修大法的好处,要求他们往上转告。之后我被编了号关進门头沟看守所。那里关满了大法同修,大家绝食抗议,但仍坚持学法炼功。在她们中间,我听说了很多大法修炼的神奇故事:六十六岁的某同修是师父家乡来的。她刚得法不久。可能是根基好吧,有一次炼完静功,她发现自己两条腿上许多法轮和小人在动,用手抓却抓不住;有位八十岁的青岛同修一字不识却能通读《转法轮》;还有位六十七岁的同修能背诵《转法轮》;有位南方的同修已六十四岁,看起来却象四十岁一样年轻……,这一切使我更加坚信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大概到了第三天,我忽然认为该吃饭,攒足了力气好出去把这一切告诉我认识的同修,走出来万一被抓千万别说住址姓名。当时已近春节,没想怎么回家过年,只想把这种做法告诉家乡的同修。一周后的一天晚上,说是放一批人。当听到我这个不绝食的也在释放之列时,不少人感到很意外。公安让我们乘出租车离开,一上车我就给司机讲真象,直到司机说大法好为止。当夜,我先去了我们租过的几处房子,全锁着,没找到人。后来听说那些房子早被查封了。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我顺利的住進了一家中档旅馆。回家时已是腊月二十五,此次走出去当地谁也不知道,没多大魔难。

二〇〇二年三月,我出去散发真象光盘被公安发现,问我干什么,我说在救度众生。在派出所的问询中,我堂堂正正的讲法轮大法是正法,并坚持让他们把印有“犯罪嫌疑人”的信纸更换之后才签了字。问询的小警察说:“你劳教未期满,又发资料,得判刑了。”我笑着说:“你说了不算!”我当时第一念就是“俺师父说了算” 。当时我一直在想,是哪颗心叫邪恶钻了空子呢?并不停的发正念,还想着以后再发资料得小心行事。后来又想请师父安排我回家,我还得和同修一起做证实法的事呢。结果到了夜里十一点多,派出所真的通知家人把我接回了家。之后市区两级公安又几次找我问话,所用的都是没有污辱性的纸。我又一次感受到师父讲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念有多正,威力就有多大。

正是由于当初千千万万大法弟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以法为师,义无反顾的走出来证实大法,三界的状态才整体推進到这一步。当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但关键时刻你不走出来维护大法决裂人时,也只能是个人;师父要求我们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兑现史前大愿时,你不走出来也就辱没了自己的历史使命,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期望。当然走出来可能有危险,但只要走正,就会安全。因为有师父和护法神,另外空间的邪恶再狠毒,也不敢对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如何。相比较而言,没走出来的学员这几年一直在家也学也炼,没受任何迫害,看起来很安全。可是这些人却最危险。且不说在神的眼里是最不好的生命,就是在人的眼里也是在被唾弃之列呀。法正人间时,这些人能有地自容、再生有门吗?一时的安全换来的是永远的危险,永远的失去。

没走出来的同修啊!师父一次又一次召唤你们。时间紧迫,快走出来吧!千万别失去这万劫难逢的唯一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