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者:让我来告诉你天安门自焚内幕吧

【明慧网2004年11月10日】这里讲一下“天安门自焚”现场的目击者对我讲的一段故事。

印弟安那州国际文化节的第三天星期六晚上,当时已是晚上9点,几乎所有的展位已收,我也正想回去,这时,过来5个中国青年人,他们穿“印城华夏文化”T恤衫,手拿饭盒,一看就是“印城华夏文化”展位的义工。他们径直过来对我说法轮功提倡的“真善忍”三个字一点也不错,说话神情一点也不同于一般大陆同胞。谈话间我刚提及天安门自焚栽赃案,其中一位男青年说,你不用跟我说了,还是我来跟你说吧,因为我在现场。下面是他描述的现场:

那天2点钟左右,天气也不是那么好,游人也不多,靠近纪念碑不远,我们一行八个同学(大学生)被一群警察强行赶到一边,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一会儿,“呯”的一声,我们循声望去,只见不到十米远的地方一团大火燃起,有人说:怎么又烧汽车了?(指天安门六四烧汽车一事)另外一个人说:不对,怎么火球还在动呢?只见一下子上来好几个警察用灭火器和灭火毯灭火,中间好象还有人喊口号,警察和那个着火的人还纠缠了一阵子。我们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用劲伸着脖子想看清楚。结果又被警察往后赶了些距离。不一会儿,一同学喊:“怎么这么大汽油味?”另一个说,“刚才不是在烧汽油吗?当然有汽油味了。”“不对。”当我们一扭头,只见从我们旁边正在走过四个人,个个身上都烧湿了汽油。正在懵着,不一会儿又听到“呯”的几声,又着火了。几乎是同时,我们看到从纪念碑后面猛地冲出来一大群警察,有拿灭火器的,有拿灭火毯的,还有拿板子的,有人灭火,有人用板子挡住我们的视线的。我们几个都在说:“天安门警察怎么装备这么全乎?啥家伙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灭火呢?”另一个说:“等着看新闻吧,也许是场好戏!”不大一会儿,火就扑灭了。当时我们好象都没看见救护车。还有,烧的时候有许多人照相,还有外国的,反正是谁照,警察们就抢谁的相机和摄像机,有的就真的被他们抢走了。反正我们也没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走了,更不知道那些自焚的人是不是法轮功的人。那天天安门广场周围有许多小面包车,等着抓法轮功,抓满一车送走一车。

可笑的是,我们一个长得有点老实样的同学,在过天安门一个隧道,一个警察拿着一张纸条,叫他念,上面写的是:法轮功是×教。他说:“为什么要我念啊?”那个警察吼了一声:“少废话,叫你念,你就得念。不念就把你当成法轮功抓起来。”那个同学吓得赶快念了一遍才放他走。等我们上长城玩时,法轮功创始人的大相片就放在入口处,谁都得踩,不能绕过去,谁绕过去,就抓谁。他们知道法轮功是学真善忍的,所以他们知道法轮功不会昧着良心踩,就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抓法轮功。我们一个大庆的同学就是因为炼法轮功被判了10年,现在还在监狱里。

他把故事给我讲完了,就安慰说:“你们可得小心点,现在不要回大陆,回去他们真的会把你关進监狱的,没有必要做那样的牺牲,大陆那帮警察素质太差劲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们的故事我都知道,我还读过《转法轮》。”旁边一个说:“当时我们看到他们说气管割破了还说话好好的,我们都瞪大了眼睛。因为我是医生,这种事是不可能的。还有,凡是烧伤部位,都是要保持无菌环境,要紫外线消毒的,把烧伤病人裹起来根本是不可能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把自焚一事说得比我知道的还清楚。

另一个听明白自焚一事后,小心翼翼地问我:“别人说,你们李老师怎么不好,我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我想听你们说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说:“其实,我们的李老师根本不象他们说的那样。”“你不用管别人怎么说,我们只想听你们怎么说。”我说:“我们师父说,‘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我自然也要做一个表帅。’(《我的一点感想》)”她点点头,表示非常赞同。

真象他们讲完了,我只说了一句,善恶总有报的。他们说,是的,这是自古以来的理,我们相信你们,也支持你们,你们法轮功真的不容易(意思是很坚强)。当年甘地就是这样的。“保重!”这是他们走时一齐说给我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