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不当特务,刘英富遭迫害生活不能自理


【明慧网2004年11月10日】我叫刘英富,女,58岁,家住重庆市某县一乡镇。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被强迫写了保证,交了书。后邪恶的公安恶人引诱我当特务,我不从,被他们绑架到洗脑班遭受迫害。我的婆母被逼死,恶人唆使我的亲人帮助他们行恶,骚扰不断,我终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我95年10底有幸得大法,当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宝书时,我就明白了这是我要走的路,毅然放弃了正在练的其它气功。从此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

然而,99年7月20日后,江氏集团铺天盖地的污蔑大法和师父、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村4、5个同修每天被强行去公安一科“反省”交代,强迫交出大法书等。邪恶之徒认定我是骨干、负责人,他们用高压强迫我写了“保证书”,并逼出了大法书。

不久后的一天下午,在公安局工作的弟弟叫我出去吃饭,到了才知道是同公安局的恶徒吃饭。饭后,公安局恶人伪善的对我说:“听说你家里有困难,这样吧,你就给我们提供一些你们法轮功内部消息,你们那里面的人也不怀疑你,我们也用不着再找人了,你就是最好的人选,我还给你一个月几百元钱补贴生活,这便宜哪找去。”我一听,是叫我给他们当特务,便果断回答:“我不干这违背良心的事,我也不要这伤天害理的钱。”

2001年1月19日,就是天安门制造“自焚伪案”的前几天,我和好多同修被绑進洗脑班。在洗脑班里,610恐怖组织恶人先对每个学员的情况作了了解,找出他们可下手的突破点。如,家庭反对的,就挑拨家人不送衣服、生活用品等;有小孩的,他们就教唆小孩跪在地上不起来,直到大法学员答应他们的要求为止;他们哄骗同修家的老人一来就跪着,直到答应他们“不修炼”才起来。 恶人在一旁煽动:“看你还说炼功做好人,亲人都不要了。”于是老人也顺应邪恶这些话,没完没了。恶人哪找来的歪理邪说:别人给我跪着,我就要答应他的要求(不管对与错),否则就是没有人情味。真是流氓至极。

他们威胁有孩子上学的同修:“你要炼法轮功,将来孩子考上大学都不让读。”他们给我们录像,但电视上出来的是移花接木的反对大法的片断。恶人还叫人读污蔑大法的报纸,动摇我们修炼的信心。他们对每个大法弟子的经济情况作了了解:房子有多大,什么结构,家具电器有多少;然后就去逼生活费,每天15元。有单位的就叫单位每天派2人做帮教;没有单位的,亲人一见面就哭,搞得整天都不安宁。

我丈夫死了,家里有位80岁的老婆母,是个老党员。邪恶来绑架我進洗脑班时,我正在给老婆母喂药,婆母见状,立即跪在地上央求说:“你们要带走她,等我病好了再带她去吧。”他们不由分说的把我绑架走了。婆母在家常常泪流满面。我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时间里,我们没有放弃修炼,反而更加坚定了信心。

5月份回家后,婆母因受打击太重,不久就含冤离去了,我家失去了往日的欢笑。弟弟是派出所的,因我没给他们当特务、内线,便三天两头被他们唆使来骚扰我。同修上我家来要是被他看见,就威胁说:“把你们全送派出所、公安局。”

因为他们强加的种种迫害、压力,使我身体现在已不听使唤,生活不能自理,但意识清楚、头脑清醒。后一段路走得很艰难,我的这一切磨难都是江××迫害造成的,不只是我,他的黑手伸向了千千万万的家庭,使多少人家破人亡。现在我已清楚该做什么,就是按照师父交给我的法去做好三件事:学好法、讲真象、发正念,坚修大法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