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松原市刘淑芹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11日】吉林松原市扶余县法轮功学员刘淑芹1996年为了祛病健身,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刘淑芹也受到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被强制洗脑、遭到殴打。

刘淑芹不会写字,下面是她自述几年来遭受的一些迫害。

在没修炼之前,我是一名多病的患者,得过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等消化系统疾病,从二十几岁不能吃太多的饭,饿得很难受,整天吃药不见好转,病情很重,爱生气,整天和爱人吵架。47岁时又得了腰椎盘突出,病魔使我丧失了劳动能力。有病时心想有个健康的身体该有多好呀。96年有幸得法,没想到大法是让人修炼的,还炼五套功法,正合我心。

99年7月20日,江××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电视中说法轮功学员自杀自焚,我不相信那是真事。到了2000年,乡派出所来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法轮大法是让人祛病健身做好人的。”从那以后对我的迫害,一次比一次严重,又收书,又收磁带。不法人员们两次夺走了两本大法书。没能保护好大法书,我感到很后悔,但是我仍然坚持修炼。

2001年派出所不法人员到我家跟我老伴说:“你老伴要去北京就要你5千元。”钱没给出,却到村上打了个欠条,可是我也没能去北京。

2002年3月12日(长春电视插播真象之后),本地大量抓大法弟子,恶警到我家来抓我,我说:“劳教所不是我修炼的好场所。”当时我哭了,想国家怎么连好人都抓。后来恶警走了。4月10日我到派出所要欠条,没想到他说“没有欠条”,他给我找出几份材料,把我抓到扶余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天,我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第三天中午要休息时,牢头看出我身体不正常,问我怎么了?我说是心跳。她害怕了,叫管教看我,管教看了看就走了。午休时间到了,我感到有一些四肢无力,包夹人员把我放到床上,她们看见我病的很严重,怕我死到看守所里,叫来两个管教,管教看了看又走了。

我的症状越来越严重,说不出话,脸色发青,看守我的人找到第三个管教,他一看我病得十分严重,叫救护车送到医院检查,两个管教、两个犯人看着我。做心电图,大夫查看心脏没有病,又给我做脑表征,片子照出一看是脑出血。这时应该是下班时间了,管教有些害怕了,几次给610头子打电话,说我自己得的病。他们说需住院,但没有女警察看护我,后来才知道是借口。他们几次给我老伴、女儿打电话,说我得了脑出血病,他们吓得没在房子里呆;几次给乡派出所打电话,乡派出所来人,办所外就医。

恶警他们怕有责任,找来法院的人作证,说没打过我。但是他们无理的关押着我不放人,才出现了这情况。因为老伴和女儿到了医院,看见我病成这样了,女儿哭了。我听一个警察说需要做手术,我说我不在这里住院,我想回家,就这样那恶警急急忙忙走了。这时已是晚上8点多钟了,他们走了,我让女儿把我扶起来,我要和大夫讲清真象。后来女儿找来一辆汽车,坐车回家了。

2002年8月30日,我上儿媳的姐姐家讲清真象,她被谎言蒙蔽得太深,不信我说的,当时自己做的也不好,没能讲清真象。从4月份我被非法关押后,她就不满意我修炼法轮功。我到她母亲家说我不会象电视那样,她也不信,她就和她妈合伙打公用电话给两个乡派出所。因为3月份非法给我判的一年劳教,不法人员找到判决书,直接把我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那些帮教让我写“决裂”法轮功,我说不会写,他们又让我抄,我没抄,他们就打,把我打迷糊了,倒在暖气片上,到晚上还是不能动。他们给我打针吃药,也没灌进去,把我拉到所外医院检查没有病,又把我拉回看守所。事后才悟道,这是师父让我走出魔窟,救我出去,可是悟到也晚了。

第二天不法人员又逼迫我写五书,他们写完后让我抄,我抄也抄不对。后来我悟到不对了,他们写的五书叫我撕了。这时他们五六个人打我,把我打得身上象锅贴一样的黑。第七天时,逼迫我下车间干活。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身体觉得不舒服,我问一个人管教室在哪?知道后我就进了管教室,要跟管教说我还继续修炼。他就让我靠着墙站着,用电棍电我,看我没咋地,管教就害怕了,把我放回车间。

一个月以后,我想起我得走出这劳教所,有一天让我们上新楼干活,我想起了就往出走,走到二门,被管教拉住了。管教和帮教吓唬我,逼迫我写保证,不要走,因为我主意识不强,我就写了,又给我加期一个月。

在那里的漫长时间,我的心里非常难受。管教让我写月总结,我就写“法轮大法好”,他们又把我叫到管教室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还炼!”他们就用电棍电我,回去让我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别人给我写的,让我抄。我不抄,他们就打我,这样打我好几次。我以为写的严正声明装进档案,后来知道我写的声明让管教给撕了,帮教罚我二十多天站,又给我加期了二十多天。

2003年4月10日,我到了劳教期,丈夫来看我,问我能不能回去?管教说给我加期两个月,这时我才知道给我加期了,丈夫也才知道给我加期回不去了。于是我就在大食堂里喊一次,这样管教不让我到食堂里吃饭,用人给我送饭,还给我加期10天,又挨了电棍。即使这样,我仍每天都喊,他们就提前给放了。管教借口说让我防范‘非典’。走出劳教所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走到哪就喊到哪。

回到家,我仍坚修大法。2003年10月14日我又被恶警绑架了,把我劫持到长春洗脑班。在那里我坚持做手势发正念,被管教连踢带打拉着头发往墙上撞,拿鞋打我的手,肿了好几天,把我的腿都踢破了,当时我都不知道,就知道肉皮破了。就这样还逼迫盘着腿坐椅子,每天从早六点到晚上十一点钟,因为我疼得坚持不住了,坐不好,他们才不罚我了。我只好在脑子里发正念。这样到了11月22日,就把我放回来了。

回到家之后我还是坚持修炼。以前总好象有什么困扰着我,讲清真象也做不好,我很着急,通过严正声明后感觉得轻松多了。我要抓紧讲清真象,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我不太会写,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