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悟


【明慧网2004年11月11日】我做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了我智慧和勇气,使我这个57岁的农村妇女从没有知识文化,变成了能读师父的各种书籍,能看懂各种资料,背诵经文;由不爱说话变成了能随机应变去对付公安和恶人。我刚关進去时他们对我很凶,后来对我比较温和了,内心还同情我,所以,我笑他们也笑,我哭他们也哭。

我始终坚持以一个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讲真话,做真人,用慈悲去感化世人,正念正行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在第22天时,我的双手出现了字,每个手指甲上一个字,大拇指上是正,其余是5,我至今也没悟到是什么意思,可能是师父鼓励我吧。这些字常人也都看得见,一个多月才消失了。

一、因为身体有病,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我今年57岁,是一个山区的农妇,文盲。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在小学校集体炼功。99年7月20日后不准集体炼功,我就在家中炼功学法,一直坚持到现在。

我曾经患了胃癌和子宫癌,怕冷,怕风,怕太阳,全身无力,因无钱治病,体重下降到30多公斤,皮包骨头,在死亡线上挣扎。人们都知道癌症是无药可治的绝症,我虽然很绝望,但也不甘心这样死掉,天天思索能找到一条活下去的路,听说气功能治病,但又想到去学气功要交很多钱,我又没有钱,只好算了,为此我难过了很久,总希望有不收钱的气功,真盼望能有这么一天。

有一天我的亲戚来看我,她告诉我,我们村小学里在教气功,说是不要钱的,我听了很高兴,马上就跑到小学去问,果真不收钱。我立刻就参加了炼功。

第二天炼功时,心里不舒服,口中开始吐黑水,黑泡泡,每天要吐一两碗,几天后身体感到轻松并逐渐好转。2002年2月一天,我在蔬菜大棚内扯草,头昏心发慌,难过极了,我顺着大棚埂子往外走,这时两眼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我就求师父帮助,我说:师父,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要坚持下去。马上两只眼睛就亮了,什么也都看得见了。

从此以后,我身上发热,冬天也只穿一件单衣,单裤,身体好了,癌症也消失了,什么病都没有了。因此我对大法坚信不移,对师父的救度之恩感谢不尽,我向师父发誓,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决心坚修下去,就是死了也要修炼法轮功。

二、用正念正行反制邪恶

2002年9月5日,队上来了很多公安人员,他们是来抓法轮功学员的。当时正抓了我的邻居,问他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要他好好交待,不然就抓到公安局去。邻居回答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又问:你们队上哪些是炼法轮功的?你不说就把你带走。

这时我正好去上厕所,看见外面许多人,不知是出了什么事,就用手电筒照他们,被抓的邻居看见了说:她就是炼法轮功的。不法公安一起到我家中到处搜查,啥也没搜到,还是把我绑架走了,当晚就非法把我关進了县看守所。

有个公安柴××很凶恶,曾用各种酷刑迫害炼功人,用手铐把我铐在铁窗上,我无法坐下,整整站了一晚上,第二天不法人员又把我吊了一个多小时,还用脚镣卡我的脖子,还说要卡死我。

没过几天,柴××这个迫害大法弟子最积极卖力的恶人遭了报应,突然暴死。我被非法关押了20天,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三、用真诚善心去感化恶警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师父正法洪势的推动下,和大法弟子讲真象的过程中,世人在逐渐的清醒,人们开始渐渐走到大法中来,要求学功的人越来越多。2004年7月初有20多个人来学功,我安排在我家学法教功。由于是新学员,心性守不住,有一个老太婆跟自己的儿子媳妇闹矛盾,被她儿子到公安局举报我们集体炼功。

7月5日晚上好多公安非法抄了我家,抄走了我的大法书籍,炼功磁带和许多资料。他们一边搜查,一边凶恶的叫我趴下,我是大法弟子,决不会趴下。公安见我不趴,又叫我蹲下。我说:你们要善待大法弟子,不然你们走出我的大门就要摔跟头,今晚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蹲。在回去的路上公安周××果真摔了几个跟头,头发都打湿了。

我又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心想这次進来,不能像第一次那样由他们迫害我,以前学法不深,没有站在法理上去面对,遭受吊、铐之苦,这次我要改变方法。想到师父的教导,决心去掉怕心,一進看守所我就喊:我肚子饿得很,我要吃饭,你们不能把我饿死了,我死了你们不好交代的。看管人员只好给我买了面包,我吃饱后就发正念、背经文。背经文时师父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在鼓励我,给我智慧和勇气,决心向他们讲清真象。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到这件事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问题。”

在四次非法审讯我的过程中,我都是这样做的,用真诚慈悲祥和的心态去回答,每次他们的态度也很好。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天天高声诵读师父的经文,有意让全所全体人员都听见,让他们能听到大法,没有人来阻止我,监视我,我的环境很宽松。对待同室的犯人,我很关心她们,有的生病时我把她抱在怀里,并及时报告管教,把她们送去医治,她们很感动,亲切的管我叫妈妈。有时我也教她们炼功,背经文。而我炼功时她们主动的为我放哨,我们成了朋友。

有一天我被通知,上级派人来审问我。我一边走一边背《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那一天很冷,警察都穿几件衣服,我只穿了一件很薄的背心,一条绵绸裤子,他们一见我就说:这个炼法轮功的,身体那么好,穿这么点衣服。他们又问:冷不冷。我笑着答道:不冷。他们又问:你是怎么会炼法轮功的?有什么好处?是不是还要坚持炼下去?

我笑着说:法轮大法太好了,我炼功后身体就好了,两种癌症都没有了,如果我不坚持下去,那些病又回到我身体上;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他们听了没有说什么,又随便问了几句就结束了审讯。

有一次,政保科的杨××提审问我:你的资料是从哪里来的?哪个给你送的?我答道:资料是在大路上捡的,我不识字就拿回家找学生念。你们公安到处抓炼法轮功的人,哪个敢来送资料,只有你杨××敢来送,资料就是你送的。

我又说:你们不要再整炼法轮功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你们把我放了吧,宇宙运行是有一定规律的,在一定周期内就会有劫难,就要淘汰一些人,你们就是被淘汰的对象。这时公安周××出现了,他是我儿子的同学,我一看见他,就想起了我的儿子,他已经死了,我好伤心就开始哭。我一边哭一边说:如果我儿子还活着,他会来看我,给我送东西来,可是他已经死了。我越哭越伤心,眼泪止不住的流,审我的两个公安也哭了。我哭着哭着耳边响起师父的话,马上就不哭了,笑着对他们说:我唱个法轮大法好的歌给你们听。他们也笑了起来,一边走出审讯室,一边说法轮大法好。从此再也没有审讯我。

在看守所,我一有机会就给看管人员讲真象。他们有时对我说,我们吃着这碗饭了,弄不好就要丢掉饭碗。我一看到他们就说“法轮大法好”,给站岗的武警说“法轮大法好”,他们也会说好好好。

在看守所内关押的人经常生病,常去医院看病,用去好多医药费。一天我看见所长,就对他说:病人太多了,要用好多医药费,不如把你们搜去的那些大法书籍和我师父的像拿来,我来教他们炼功,炼好了就不生病了,可以节省好多药费,就可以多给你们发工资。所长回答:把法轮功拿到监狱里炼,要得啥子。大家听了都笑起来了。

我还听到管教议论说:这个法轮功和以往的法轮功不一样,那些人关進来不吃不喝,还骂我们,这个一進来就喊要吃饭,天天见人就笑,都是炼法轮功的,为什么不一样?

我做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了我智慧和勇气,使我这个农村妇女从没有知识文化,变成了能读师父的各种书籍,能看懂各种资料,背诵经文;由不爱说话变成了能随机应变去对付公安和恶人。我刚关進去时他们对我很凶,后来对我比较温和了,他们内心还是同情我,所以,我笑他们也笑,我哭他们也哭。

我始终坚持以一个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讲真话,做真人,用慈悲去感化世人,正念正行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在第22天时,我的双手出现了字,每个手指甲上一个字,大指拇上是正,其余是5,我至今也没悟到是什么意思,可能是师父鼓励我吧。这些字常人也都看得见,一个多月才消失了。

四、用忍来提高心性

我出狱不久,听到有人议论:有的人在监狱里,不挨打、不挨骂,还和管教有说有笑。出狱后还给公安送资料……可能是奸细,邪魔;也有人当面指责我。那时我很难过,很想和他们理论和讲清事情的真象,但是我没去。我冷静的思考自己哪些地方做的不好,多找自己的不足。

我反复的读师父的《转法轮》和经文,从中找出答案。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在《何为忍》中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我是一个修炼者不是常人,我就忍下去了。事实证明我不是奸细,这个忍是给我提高心性的,我很高兴,还要谢谢他们帮我提高了心性。

回顾在监狱的二十几天,我所做的一切,没有出卖同修,没有损害大法,更没有对不起师父,我问心无愧。至于送资料给公安,是我按照师父要求弟子要救度众生。我作为大法弟子就要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对公安为什么就不能用慈悲祥和的心态去对待他们,他们也是讲清真象的对象,给他们送资料也是希望他们能转变对大法的观念,能做个好人。我常给他们送资料,真的工夫不负有心人,10月份给他们送资料时,周××接到资料后对我说:你炼法轮大法好,就好好的炼吧。他的态度很温和,再也不象以前那样凶恶了。

当前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我每天除了搞生产外,都出去讲真象,发正念,学法,每个整点我都在发正念。全村12个生产队,我每个队挨着挨着讲真象,现在有要学功的,我就带到山上去教功学法。每天晚上学法坚持到12点后才睡。现在我丈夫、儿子、媳妇都来炼功了,家庭关系很和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