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少女诉说被折磨的惨痛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12日】我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我的妈妈患有类风湿关节炎、心脏病,多年治疗无效,在绝望中有幸听人说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妈妈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炼起了法轮功。通过学法修心,明白了炼功要重德,心性是长功的关键。妈妈原来和奶奶矛盾很深,家庭不和睦。炼功后,妈妈的身体也好了,和奶奶也能和睦相处了,全家人生活在一片祥和中。

九九年七月,一部能帮人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竟被大肆造谣诬蔑,使众生无法受益于大法,为了使众生不再受谎言的欺骗,为了让所有的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和父母一家三口只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邪恶之徒非法拘留两个多月,受尽各种折磨,被罚款上万元后方被放出。

二○○一年十月我们全家再次上访为法轮大法鸣冤 ,结果全家又被非法关押。我和父亲被关在拘留所,妈妈被关在看守所。我们因为坚信法轮大法,被关押长达九个月,妈妈被非法判刑两年,妈妈身体受到了各种折磨,精神受到了严重刺激,以致神志不清。我们家多次被抄,门被砸,家中只剩下二个弟弟被迫辍学,无人照看。

我虽然只是一个未成年少女(法定十八岁为成年),也在拘留所受尽了各种非人的折磨。一次晚上睡觉时,突然闯进一群人把我强行拖进一辆汽车,把我拉到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然后被关进一间小屋,十几个年轻人对我拳打脚踢,不知用什么电线夹在我的耳朵和身上,把我电得死去活来 。不说“不炼功”就不让大小便,不能进厕所。

紧接着第二天晚上,一群人把早已浑身无力的我拖进一间小房,把一个水桶扣在我的头上,使劲敲,震耳欲聋。去厕所里弄来大便,恐吓牵大狼狗咬我,火光晃在我的脸庞,邪恶之徒恐吓着让我自焚,用手摇电话机电击我身体的各种敏感部位,电舌头时,因我强烈反抗,嘴被咬得鲜血直流,几个人用一种辣椒面撒在我的鼻子、眼睛、耳朵里,辛辣无比。用粗绳子绑上我的脚腕,二人向相反的方向拉,感觉像要分成两半儿,疼痛难忍。手铐越动越紧,我终于昏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时,感觉浑身冰冷,发现周围有冰块,手也被铐的血迹斑斑,疼痛难忍,多次昏迷过去。后来,听人说恶人威胁别人,谁要敢透露半点消息,下场同我一样。在这以前我正常的上课,自由的学习,一心希望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才,然而我还没有完成学业,就失去了上学的权利,并遭到如此非人的折磨,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上学的权利。天理何在!

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是想让人们看清大陆这些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的丑恶嘴脸,希望人间的正义之声能将邪恶之徒推向历史的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