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修炼的体会


【明慧网2004年11月12日】

尊敬的师父好!
大家好!

我叫奥利维耶,是生活在巴黎的法轮大法弟子。我第一次接触法轮大法是在1998年,从2001年真正开始修炼,至今已有三年时间。

我想谈谈在正法中我所经历的不同阶段,我的不足,我证实法的经历,希望以此能鼓励同修们参加讲真象的活动。

1、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讲真象

2001年11月,为了向中国人民讲真象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证实法的行动。当时,我的心狂跳不已,能在中国向中国人说“法轮大法好”我感到非常幸福。实际上我当时是那么的想:去中国,没有什么能阻止我,而且我深深感到我的选择是纯正的。在那一刻,我还很难知道此次旅行真正的意义,其实这就是我的一个修炼过程,同时也是不断的放弃执著心的过程,和对我们在此特殊时期的角色加深理解的过程。

我们事先约定在天安门广场集合之前避免当众谈及法轮功,在广场我们准备拉开一面写着“真善忍”的横幅。

虽然做这些是很难的,但最终我们还是成功了。为了能够证实法我们互相之间配合的很好。邪恶真是在我们的每一步上都進行着干扰:我们一到那里就遇到不顺,一开始就换了三、四次旅馆,后来,在房间里也遇到了麻烦。每遇到一个问题,我们必须检查我们自己并以善心来解决矛盾。

我还记得,在几天前,我们一起去了广场看地形:到处都是警察。我们知道他们在那里是为了监视法轮功学员。直到这时,我对我们计划的成功从未怀疑过,我感到师父在保护着我们。走在广场上,我对警察微笑着,并在心里发正念。

就在我们此次行动的前两天,在与同修讨论时,我突然感到一种强烈的压力落在我的肩上。我想象着我被恶警上刑,极其痛苦,一个声音在对我说,“你知道来这里是个什么样的错误啊?你是不是疯了?你等于签了你的死亡判决书。”接着我感到压力越来越大,我知道此时邪恶是在钻我怕心的空子,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于是我就想:“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是来证实法的。我不怕死,我很荣幸能来到这里把真象带给可贵的中国人。我许的这一愿,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在这条路上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我。”这一念一出,我顿时感受到一种解脱和净化。

证实大法的那一天来到了。我们打开“真、善、忍”横幅,发着正念,高声念着正法口诀。这一刻让我感受到无比的美好与庄严。我们的声音在远处回响,我感到我们坚如磐石,但我的心是轻松的。开始时,一个警察抓住我的肩膀,我可以听到警车一辆辆开过来围住我们。警察惊恐万状,有人向我们围拢过来。我继续发正念,那个警察的手轻轻的放开了我的肩膀。后来,他又抓住了我,而这时候,我感觉到我周围几乎没人了,于是我就想了:“在这么多警察之间,我一个人该怎么办?”这一个怕的念头一出,警察就抓住我把我带到警车里了。不过我相信很多中国人都看到了我们,明白了真象。事实上江××为了迫害法轮功,在中国宣传说只有中国人炼法轮功,当人们看到这么多的西方人打出“真、善、忍”的横幅,这一事实就足以击破谎言。现在当我向中国人讲真象的时候,很多都跟我说他们看到过这张照片,有很多的中国人都看到了这张照片。

在警车里,我们和另外一些同修们一起发正念,然后警车就开始乱晃并停下了五、六次。我记得那些警察当时都很惊慌,但我们保持着慈善的心。我还记得我把手放在一个警察的心口上,同时继续发正念,他就平静下来了。到了警察局,我对面的一个胖警察用威胁的眼光盯着我。我在走廊里喊了几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每个字在走廊里回荡着,我感到法的威力通过我向外传达。于是胖警察直盯住我的眼睛并以威胁的口气用英语问我:“你真的认为法轮大法好?”这时我不喊了,我坚定的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我的心是平静的,毫无惧怕。然后他让我到一个房间里去。在那里,我又和我的同修朋友们相聚了。

这让我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话“如果在一个邪恶的环境中,布满了邪恶因素的环境里面,你再去证实法,敢于走出来揭露邪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次北京之旅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能和中国人接近。很多警察告诉我们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另一些甚至对我们表示很友好。我在任何时候都没有感到心里有恨。其实我是带着争斗心去中国的,离开的时候我的内心生出了慈悲,真的,我的一部分执著在这过程中去掉了。另一点值得一提的是,我去中国之前只能勉强单盘打坐,从中国回来后,我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够双盘了。在这件事上我放下了一些执著,所以层次上来了,腿也不那么硬了。

在那边发生的事对我感触特别深的还有一点,就是我感受到我做这件事不光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世界里的所有众生。我想到了我童年的伙伴,我的家人,我的街区,我周围的人,他们都给了我去掉我的执著的勇气。当时回想起他们,我差一点落泪,而这一切都在师父慈悲的帮助下,这一点在整个北京之行中的每一刻我都感受到了。去北京是我在正法修炼路途中的第一个证实法的举动,所以我单独讲述了它。

2、给中国人发报纸

给可贵的中国人发真象报纸真是一种有效的证实法的方式。在法国,尤其在巴黎,我们有幸每天能见到很多来首都参观的中国游客。开始,我不是很清楚怎样面对中国人,因此我只是向他们发报纸并默默的发正念。后来我逐渐的学了几句中文,而在向他们讲的过程中师父着实帮助了我。我学会了更深的了解他们,更好的理解他们,而这些真是全靠大法的智慧。

一次在一家中餐馆旁发报纸时,我看见一组中国游客向这边走来并在我旁边停留。我想我可以给他们唱中文的“为你而来”。开始我有些害怕他们会怎么反应,但最后我还是开始唱了,而且他们很专心的听我唱,并在我周围围成一圈,全神贯注的倾听。最后,他们向我祝贺并毫无例外的都拿了讲真象的VCD和报纸,那真是一个特别的时刻!我开始发报纸的时候一看到什么都不拿的团队就很容易泄气。但渐渐的,我很清楚的看到,到头来还是我的执著所造成的。现在我什么也不想了,只是尽量做的更好。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我保持正念,有时会有一个团在我面前过两三次而一点资料也不拿,但我坚持发正念和微笑着向他们提供报纸。最后,他们往往都会接受资料;而且如果有一个拿了,别人就会跟着拿。有一次我碰到了一个大陆法轮功女学员并和她讲了话。她看样子被迫害吓坏了,但她很高兴能碰到一位西人同修。最后我向她的整个团队讲了真象,然后他们都拿了真象材料。我知道这么做会使她更放心。

我还想交流一下就是刚开始决定走出来发报纸对我来说很难,但是一旦我克服了懒惰走出来,我从来没有失望过,而且每次都是美好的经历。现在,我毫不犹豫的在公交车上,在公司里,在大街上向中国人讲真象。尽管我只会很少的中文,我觉得,每当我的心向他们敞开并决定救他们的时候,师父就在帮助我。我知道走出去有时候很难。有时我害怕他们会排斥我或粗暴的对待我给他们的报纸,但我可以告诉大家,当一个人明白了真象,在他眼中看到的快乐比什么都美好!师父提到“可贵的中国人”,这真是一个独特的救度他们的机会啊!我还发现比别的都重要的是我们对他们的态度。他们其实很注意我们的言行举止,如果我们真能向他们展示一个修炼者纯正的形象,即使他们没拿报纸,他们也会对法轮大法保留一个正面的印象。也许他们还会参与到反迫害中来。

3、参加圆明网翻译

刚开始,由于我的英语比较有限,所以我觉得我不能为圆明网翻译。当有人向我推荐这一工作时,我坚定的回绝了。我说还是让那些比我英语更好的人去做这项工作吧。结果,自己往深挖一挖,发现是怕心和惰性占了上风,而且我的水平足够翻译那些文章,于是我就开始了这项工作。我承认这确实是一项要求很严格的讲真象活动。这是一项集体工作,因为每一个翻译都象是大法整体的一部分,所以一个翻译的耽搁会延迟整个网站的编辑。开始我一个星期只翻译一篇文章而且一旦文章较长就会害怕。有时候我刚翻完一篇文章他们就又给我发来一篇更长的文章,这时我就会不高兴,因为我觉得我有别的事情要做。但每当我集中精力翻那篇文章时,我觉得我好象和文章是沟通的,它和我个人修炼有着直接的联系。

现在我能不费多大力气就比原来翻的要快许多,而我知道这全靠学法。每当我翻译的不够快的时候,那就是我的心性掉下来了,并且没有意识到出版这些文章来讲真象、救度众生的重要性。

当我翻译的时候,我经常发现自己的一些疑问会在文章中找到答案。此外,参加了两年的文章翻译后,我发现它们丰富了我讲真象的内容,还发现这是一个跟随正法洪势的极有效方法。再翻译有关经济,中国文化,全世界提起的诉讼,同修的体会,游行的一些文章和报界文章,我发现我们每次都在提高对法的认识,丰富自己的认识并可以在交流中把它与同修们分享。

我觉得可以把圆明网看作是一个持续的讲真象的场所,现在,为了能不间断的参与这一讲真象的活动,我一没有文章翻了就主动的跟编辑要。

4、用正念面对身体方面的干扰

在我的修炼过程中,出现过许多身体方面的干扰。但是我发现这段时间,因为邪恶到了末日,它不择手段的利用我们有漏的地方,造成身体上干扰。

最近,我和一些朋友打了一场篮球。在场上,突然间,我感觉到我的跟腱象被一个网球击中了似的,我不能再继续跑了。于是,我坐在场边背诵《论语》和发正念。但是丝毫不见效,疼痛不减。后来,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我勉强一瘸一拐的回到家里。

到家后,我父母看到了我踝骨的情况,把我送到医院。我本应该用正念对待,视这一切为干扰而不承认它,但我任凭他们去处理了。在医院,医生给我打上了石膏,说三个星期后要换一次。

我记得在医院,护士们曾试着给我打针,但针头却断了。这让我想起《转法轮》中有一段讲到给修炼人打针时把针头打折了,这时我明白了,我不应该带着石膏住在医院里。

通过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三天后,我觉得腿可以动了,我感到很奇怪。接着,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认识到我应该坚决否定这种安排,我自己拆掉了石膏。刚开始非常疼,但很快我的腿明显感觉好多了。

前些日子,因为我在休病假,我去一位医生那里检查,然后又看了一个运动疗法医生。他们俩一致认为:医院的诊断是错的,我的腿绝对应保持活动,如果我留着石膏,我的腿很有可能会被锯掉。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他们俩都对我说,我的预感很正确,它使我及早的拆掉了石膏。而我知道是应该感谢师父。

现在,我走得很快,我感到我的腿越来越强壮,自从我拆掉了石膏后我持续参加越来越多的讲真象的活动。

我很清楚,我还有许多的执著要去掉,但不管发生什么,每一次机会都是一次讲真象的宝贵时机。

我想起在医院时,曾遇到一位在哭泣的女士,因为她害怕她有病的父亲活不下去。那时,我把我个人事的放在一边,我内心涌起许多对她的善心。我对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管发生什么,她都应该保持冷静,而这是此时她应采取的最好的心态。然后我给她一份法轮功真象材料。她高兴的接过了材料,紧紧的拥抱我,并对我说,她很高兴一个人在自己承受痛苦的时候还能替别人着想。

这次经历后,我明白在修炼的路上不怕有不足,师父总在我们身边,一再的给我们创造救度众生的机会。否认旧势力的安排,当然包括向内找,弥补我们的不足,但是,特别不能给旧势力任何借口来干扰我们讲真象。我的理解是,师父的慈悲是无边的,师父不计我们的不足和走错的路,而总是给我们机会,通过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在修炼中去提高。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听我的发言。

(2004年10月31日法国巴黎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