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烟台栖霞市大法弟子遭迫害的情况


【明慧网2004年11月13日】山东省烟台栖霞市也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较严重的县市,自99年7.20至今已有几百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劳教、判刑,送610强制洗脑、转化,现将部分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况告诉乡亲,使人们从电视谎言中走出来。

99年以前,栖霞有一万多人学炼法轮功,许许多多的病人炼功后奇迹般的好了病,因此人传人,心传心,学的人越来越多。那时全国有1亿人在学法轮功,江泽民看学法轮功的人超过了XX党员的人数,它那颗小人嫉妒之心,使其昧着良心,发动了镇压好人的运动。仅寺口一个乡镇被公安、派出所抓去判刑、劳教的就有:王桂海、李秀香、王立辉、刘乐兵、王桂臣、战美兰、李玉风、李玉芬、闫秀云、闫尧杰、闫尧芹、王桂好、王桂伟、王兰花、邢瑞芹、王新柱、闫守江等人;被逼流离失所的有王树超等人,被迫害致死的有王丽萱及8个月的儿子。现被关押在王村劳教所的有苏美荣、于月美、乔淑梅、刘乐兵、王桂臣、闫尧杰、刁進林等人。

大法弟子進京上访被关進看守所受尽非人的折磨,王亚平一半脸被上万伏电棍电了6次;李玉真被恶警张学成拽着头发往墙上、铁门上猛撞,拳打脚踢,滴水成冰的日子不让穿棉衣站在铁笼子里冻几个小时;孙秀亭60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恶警每天折磨她;牟桂芹被拉到地牢里坐老虎凳、电击;宋文珍因背法被恶警马舔飞铐在铁窗上冻;邴维丽、李秀香等11人因炼功被集体铐在铁窗上,半夜后才放下来,柯美风手冻烂了,仍在不停的折磨她干活;邢瑞芹、张可丽、乔淑梅、许姐、张树香、吴兰香、张玉娜、张玉风、孙景春、杨翠英、李玉华、李伟等许许多多大法弟子每天干19小时的活(加工汽灯纱罩或果袋等),并不让睡觉,2个小时一个班,对男大法弟子更重:蹲马步,倒下就用电棍电,拳打脚踢,恶警让犯人集体打,王桂伟、李丛林、孙景春、李伟等被打的无法站立,还要干活……

大法弟子没做坏事,不应承受这非人的折磨,集体绝食,抗议对我们的无理关押。狱长隋志春、李平让精神病院给强行灌食,一根塑料管子这个拔出再给下个插上,有的拔出来时滴着血。并在食里加了盐,很快张不开嘴,难受死了,没有水只能吃点冰块。恶警很野蛮7、8个人扭着、按着直至不能动,李平拽着大法弟子的头发象猪一样的吼:再叫你们学!还有公安局副局长孙太国象魔鬼疯了一样在现场指挥,并大叫:使劲灌,往死里打!抓着学员的头发往墙上撞,叫李平灌死拉倒,并说:再叫你们去北京上访。许多人超期关押,最后欺骗家属交几千元钱押金才放回家。但仍无人身自由,房前屋后有人盯梢、蹲坑,各个路口有公安把守,村口都有岗,政府有令,哪个村、单位有法轮功上访严肃处理一把手,许多领导被逼采取了严防死守24小时监视,家里电话都被窃听,随便進家抄家。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许多人工资被扣除,只给点生活费,孩子上学都是借钱。并可随时抓你在公安局录口供、照相、按手印……。公安局成立了610办公室,基地设在小庄职中,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在田间地头干活,有的在家中吃饭甚至睡觉时就被抓走,许多群众愤愤不平,仰头问苍天:这是什么世道,好人受难天理何在?!

栖霞市大法学员杨静(化名)回忆说,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肝硬化、糖尿病、冠心病、肾炎、失眠等),曾经一年住医院4次,药费一万多,生命垂危。96年修炼了法轮功,使我奇迹般的活下来了,是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可2001年春节前夕,即大年三十,正当全家人团聚,欢天喜地准备过年时,上午8点多钟,于春玲带领几个青年打手把我骗至大队院子里,要抓我到派出所。他们把我拉倒在地,我双手抓住旁边的冬青树,拼命抗争,最后还是被他们连打带拖推進车里,送到派出所。在那里他们逼我写保证,写这写那的,我不写,他们又向我的家人勒索了3000元钱才放了我。这使我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十多天不能起床,就这样我们全家在痛苦中度过了这个春节。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相信残害正法及修炼者的恶行必受严惩!

栖霞市看守所恶人名单:
隋志春(看守所长) 李平(看守所狱医) 马甜飞(恶警) 张学成(恶警) 刘宏响(副所长调走) 韩昌高(恶警) 车振海(恶警) 于××(恶警) 隋××(恶警已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