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信师信法 才能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4年11月14日】

师父好!国内外大法弟子好!

我于99年初得法,在家自学一段时间,刚去炼功点没几天就是4.25了,因为工作关系又目击了7.20大抓捕,江氏集团把这个区的辅导员和曾为4.25上访的学员集中关在一起,每天由公、检、法、司等部门轮流看管。一位同修问我,你怎么来了?我机械的回答:我是来看着你们的。那时表现得更多的是麻木、彷徨。直到7.25我的母亲和弟弟也被抓走了,我才真切的感到迫害就发生在我身边。当时的邪恶真是铺天盖地,每天人心惶惶的,被压抑得喘不过气来,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心想自己本来得法晚,学法不深,平时又不精進,现在更是无心学法炼功了。

我想我肯定是第一批就被淘汰下来了,还不如趁年轻在常人中奋斗一番,就又回到了常人的名利中来,甚至为了争名次,在2000年法律本科入学考试中摘抄了报纸上的诬蔑文章(已声明作废),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惭愧。直到2002年初看到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象光盘,彻底消除了我心中多年的疑惑,又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才知道师父并没有抛弃我,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还是决定选择修炼,而在当时的环境下这一选择就可能意味着失去一切,我也做好了各种充分的思想准备。自己以前做的不好,师父还在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决不会再放弃了。

这时再学法时也能学明白了(以前看书觉得看不懂),按时炼功,开始精進起来。学了《大法之福》后以为正法就要结束了,自己还没做什么,就全力以赴加入到讲真象中来,不知不觉中又起了干事心,没有走出个人修炼的框框,又有对时间的执著,很快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关就是九个月。从那以后也是我对师对法由似是而非的信转变到坚信、由感性认识逐渐升华到理性认识的过程。

身陷囹圄

2002年7月25日听说母亲和弟弟又被抓了,心里就一紧,马上以最快的速度转移东西,什么把柄也不能落在邪恶手中,一切收拾好后,心里也就踏实多了。中午做了一个梦:我走出房间时,外面一片漆黑,就象一个大锅盖一样把我罩在里面,觉得四周是亮的,就我在锅盖下面,黑压压的,心情也觉得很压抑。看不到人,树上有些小动物,一只小熊对我说:天还没亮呢,快回去睡觉吧。醒来后,由于悟性差,也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照常上班了。刚一到单位,就被绑架到分局。这些人威胁恐吓,软硬兼施,从下午开始一直审问到夜间11点多钟,又非法抄家和单位,结果一无所获。我除了承认自己修炼外,其它什么都不承认。第二天傍晚它们把我送到洗脑班,不许串屋和跟其他大法弟子说话。那里的同修及时的向我介绍面对邪恶的经验,又教我发正念打大莲花手印,看到她们良好的状态也增强了我修炼的信心,并告诉我在提审中要记住面对面发正念。还真管用,邪恶之徒想过来打我时就是动不了地方,只是冲着我大喊大叫,我就盯着它发正念,最后它说“你就等着我们按程序把你送到检察院,然后再审判你是吧,你要说爱咋着咋着,我就什么也不说了”,我说:“爱咋着咋着”。结果,它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灰溜溜的走了。

白天邪恶发动同事、亲朋轮流做我的工作,晚上再夜审至十二点多钟,不让我休息,企图拖垮我,将来利用我当反面材料進行宣传。然而我早已下定决心,决不会干昧良心的事,更不会出卖师父、出卖同修的。我也看出了它们的险恶用心,先用亲情、工作诱惑你,看你承受不住了,就由它们牵着鼻子走,让你去骂师父骂大法,做别人的转化工作,写揭批材料等,不“深刻”了还不行。实质上利用着你,达到它们的目地,根本就甭想回家,背地里它们是最看不上这种人的。我看透了这种伎俩,只记得师父说过神是不会这样做的,所以把心一横,就是不妥协、不转化、不出卖同修、不干昧良心的事,谁说也不行。三天后,邪恶一看比刚進来时还坚定了,赶快采取措施,把我关到分局小号(地下室)進行单独迫害,并对同修说我已经转化回家了。

在分局地下室

那时不会向内找,也不会实修,认为不转化就出不去,也没想着要回去,所以也不怕在这吃苦受罪。在这种恶劣的生存条件下(阴暗潮湿,夏天热得象蒸笼,冬天没有供暖设备,吃不饱,穿不暖,不让刷牙、洗澡、梳头,不让系裤带、鞋带,不让用筷子,无法与外界联系,无论多少人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几平米,褥子脏得图案都看不出来,散发着异味,每天二十四小时被监控没有一点隐私,在这种完全与世隔绝的情况下实行精神迫害),同时还承受着失去自由、亲人、工作、学业,不被社会、家庭所理解的各种压力。但我相信做好人没错,做人一定要有骨气,何况一个修炼的人。我就在它们的监控下照常炼功、发正念,对这里進進出出的人讲真象,都能听明白。隔壁有位男同修的天目打开了,每天晚上六点全球发正念后,他都把另外空间看到的情况告诉我,这也大大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在法理上也帮我提高了很多,逐渐学会了向去找,修去了很多执著心。由于我学法时间短,又都不会背,每天就是反复的看墙上的几首诗(以前同修刻上去的),真后悔当初有好环境时不知道精進,现在想学又看不到。发正念也没个准点,要是有块表该多好啊。这时有个上访的人被抓進来了,通过讲清真象,她明白后决定帮助我,在她出去后不久就智慧的给我送進来了一只小电子表,我真是如获至宝,小心的珍藏起来,心中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终于可以准时参加全球发正念了。每次看表时都得躲在被窝里或假装上厕所时看,然后叫隔壁同修一起发正念,就是这样还是被它们发现了。有一天夜里我正在睡觉,突然闯進来三名防暴警察不由分说一阵乱翻,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又回到洗脑班

在三九天我又被送回洗脑班时人少多了,有的被劳教了,有的回家了,就剩下几个坚定的了。天气很冷,有时真不想炼功,但一想东北的天气更冷,同修们都坚持每天在户外集体炼功,相比之下这点苦算什么。又背会了《论语》、《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弟子的伟大》、《神的誓约在兑现中》仅有的这几篇经文,觉得比以前又明白点了,也知道这里不是我们该呆的地方,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出去,就这么消极的承受着,盼望着师父快点结束,对时间、外在环境的变化执著得很。一天一位同修悟到还有十天正法就要结束了,并说出种种理由,把大家的心都带动起来了,每天以倒计时来计算,这些天真是度日如年。就在这时,外边的同修带進了《师父的新年问候》这篇经文,当看到“路漫漫已尽,雾迷迷渐散;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时我们的眼泪都不约而同的流了下来,是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们的执著,安排同修及时送来的,很快我们就修去了对时间的执著。

意外得到大法书

有一天,一个保安无意说出值班室里有被没收来的大法书,就很动心,可又没机会去值班室啊(白天锁着,晚上分局的人值班用)。没想到三十晚上允许我们到值班室看春节晚会,这可真是一个好机会。一位同修紧挨着那张桌子坐下,我们都无心看电视,发着正念。过了一段时间这位科长开始打瞌睡,自己说这两天太累了,睡一会儿,睁开眼看两眼电视,又睡一会儿,这时两个保安也转到外面去了,这位同修趁机轻轻的打开抽屉,最上面的一层落了厚厚的一层尘土,满满的一抽屉书就是没有《转法轮》,就拿出其他三本来,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这位科长突然睁开眼睛抓个正着,这时两个保安也回来了。同修智慧的把书送回宿舍藏了起来,我们对科长说:“你也挺累的快歇着吧,我们不看电视了”。在慈悲的师父安排下我们终于有法可学了,当时兴奋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尤其有个同修自99年7.20迫害以后就一直被非法关押,近四年没学过法了,夜里如饥似渴的看起书来,都舍不得休息一会。大家都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法机会,书少人多,就轮流看。过了几天,一位副科长值班时让我们帮他刷车,同修们以为我不去就都下楼去了。一会儿,我出门一看两道铁栅栏门大敞四开,竟然没有锁上,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过道里空无一人,楼下也看不到副科长和两个保安的影子,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值班室里,还是正在上楼(三层),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下子冲到值班室门口,一看门没锁里面也没有人,就快速進去打开抽屉,从中间又拿出三本书,一本经文,又迅速返回来,尽量靠墙跟走以免被楼下的人看到。回来后既兴奋又紧张,心怦怦的跳了半天,又一次感受到了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积极做好三件事

有了学法环境,每个人都很精進,从中午12点以后每个整点都坚持发正念,然后学法,吃完晚饭后继续学法发正念,直到发完夜间12点正念才休息,第二天不到五点起床一起打坐一小时, 发完六点正念后就去楼下上厕所和打开水,这是一天里唯一的一次户外活动,也是我们唯一讲真象的机会,所以只要一遇到人,我们都想方设法的告诉他真象,要是那天没碰到人,回来后还觉得挺遗憾。后来悟到应该集体炼动功,也遇到一些干扰,但我们都克服了,坚持集体炼功。

洗脑班解体

2003年三月份传来萨斯疫情,四月份本市也出现了疑似病例,看到它们紧张的采取各种防护措施觉得很可笑,同时悟到应该出去救众生了,不能在这里消极承受了,外边的人都死了,我们还救谁呀!真感到了时间的紧迫。就向校长要了纸和笔,每个人都认真的写了心得体会,要求政府无罪释放,校长一看内容就不再提供纸笔了。再过些天就是5.1长假了,又要耽误七天时间,我们要赶在放假前就得出去,于是大家决定4月24日(星期四)开始集体绝食。它们说向上面汇报了,正在等结果,劝我们吃饭,我们说绝食不是目地,为了让它们抓紧时间无罪释放我们才是目地。4月25日(星期五),我想明天又是双休日了,今天我们就得出去,要不然又得白白耽误两天时间,就让大家把行李收拾好,今天我们必须出去。一位同修说怎么能这么快呢,没想到她第一个就被家属接走了,临走时邪恶让她在一张空表上签上名字,她很高兴的告诉我们只是签了个名没写别的。我觉得这个名也不应该签,邪恶就会造假,它们在里面填上内容不就成了转化书了么,下面又是自己的亲笔签名,我们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不就是不写这个转化书吗?另一个同修也觉得有道理,就是没有勇气拒绝签字,结果也签了。我与另一位同修商量要签也得签上“大法弟子”几个字,她说行。轮到她时刚写了“大法弟子”就被邪恶夺过去了,大声喝斥着,说她真是不想回去了,一会送走。可是没过多久就被她丈夫接走了。我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也没人让我在表格上签什么字,在跟校长和分局的握手告别时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祝你们好运。在本区办了三年多的洗脑班就这样在4.25这个“敏感日”以解体告终。后来看到师父的经文《师徒恩》“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父真是什么都能为我们做,我们真是没有理由不做好啊。

回家第一天

孩子刚离开我时才4周岁零2个月,突然失去妈妈,对他的打击很大,整天不吃不喝哭闹到很晚才睡,白天就拼命的跑,直到把自己累得筋疲力尽为止,谁劝也不听,对谁都抵触,眼里充满了仇恨,把婆婆愁得不知哭了多少回,生怕这孩子活不了了。外人谁要问“你妈妈哪去了”,他一句话也不说就跑回家。平时都是自己玩,性格内向,但很坚强,有时不小心受伤了也从来不哭。刚一见到我时说我变样了,不是以前的妈妈了,怯生生的望着我也不叫妈妈,他们也不让我把孩子接回来,怕孩子受我影响。吃完晚饭,打电话告诉我母亲我回来了,他们都为我能正念闯出而高兴。正通着话,我公公突然一把抢过电话,把我推搡得老远,并开始大声责骂,他实在受不了了,让我以后别登这个门,断绝一切来住,不想再过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了,并怂恿我丈夫与我离婚,以免受到牵连。当时我也很生气,心想有本事跟邪恶闹去,都是它们害的,你跟我逞什么能?就说:“以后你们有什么事也别怪我不登这个门,这可都是你自己说的,你也得记着点。”回来时,我是又气恨、又委屈、又后悔自己没守住心性,眼泪刷刷的流了一路。被迫害了这么长时间,不但没人同情理解,没想到回家第一天就来这么一场,常人心一下子都上来了,还不如在里面无牵无挂清静自在好呢,过不去关时才觉得修炼真是太难了。亲朋好友中也有很多人不理解,甚至与我们断绝了来往,我的父亲也打电话来不许我回娘家,不认我这个女儿,说我没亲情,他大老远的来劝我,竟然也没给他面子,觉得真是伤心透了,心灰意冷。周围环境很不好,一下子又陷在各种矛盾中。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刚到新单位报到时,他们如临大敌,专门开会研究我这个事,派专人监视我的一举一动,随时向上面汇报,总想找借口把我开出去才高兴,免得以后出什么事他们担责任。7月份我以“恢复工作、退回罚款、补发工资”为由,向他们详细介绍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洪传世界、江泽民被多国起诉及善恶有报等真象,这下它们可抓住了迫害的借口,马上伙同610、分局再次把我绑架到分局。一路上我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当时觉得被很强的能量包围着,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没有一丝对师父、对正念的怀疑。我拒绝在笔录上签字、拒绝照相,在它们就是抬也得把我抬到看守所的情况下,否定它们的安排。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出现病态,呕吐不止,并有鲜血。结果6点刚过我就被丈夫接回了家。邪恶仍不死心,又密谋了一段时间,区610与单位领导又突然闯入我家,企图把我直接绑架到劳教所,楼下有选好的陪教人员和专车等候,610主任在下面亲自指挥。我还是不配合它们,既不换衣服,又不准备行李,同时发正念求师父保护,就在邪恶抓住我胳膊打算往外拽我时,我甩开它的手,冲進卧室,拉开窗户坐在窗台上(五层)向下面喊:“有人要抓人了,不让做好人……”它们立刻退出卧室,一会儿就下楼走了。同修听说后建议我流离失所,就简单拿了些衣服和书籍出来了,心想现在都这个时候了还被迫害得流离失所,总觉得不大对劲,不知如何是好,一定是那做错了,让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打开《转法轮》一看正好是这句话:“她睁眼一看飘到那张床上去了;她一想,我得回去呀,就又飘回来了。”这时我心里觉得踏实了,静下心来与同修切磋后找到了被迫害的原因:我给它们写的书面材料把师父的话当作自己的话讲了,没有注明出处。原因找到后,就结束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沐浴法光中

有一次,同修告诉我要注意安全,她家周围可能有蹲坑的。出来后不久,就有一个穿蓝色汗衫的外地人从我身边经过,盯着我看了几眼就过去了,当时我也没在意。后来我发现他总回头向这边张望,我快骑他也快骑,我慢骑他也慢骑,总保持一段距离,我就开始警觉起来,放慢了车速。这时已经到了矿山之中,除了这条比较宽的土道偶尔有辆大货车经过外看不到一个人影,回去也不现实,我就求师父帮弟子把这个尾巴给甩了,同时不承认我的空间场有特务存在。这时从后面开过来一辆大货车,乌烟瘴气的,我索性下车等这辆车开过去,前面的那个人也停下来了,不时的向后边看。这时,我突然发现在我左侧有一条羊肠小道,不知通向何方,当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趁对方假装向前看时,迅速向左转。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条小路竟然也能通到外边去,而且一点冤枉路也没多走,很快与同修汇合。我当时还驮着孩子带着资料,要是没有师父的呵护,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还有一次也是经过这里,一阵大风把我的右眼迷了,痛得不敢睁开眼,眼泪刷刷往下淌也出不来,周围荒无一人,眼看天就要黑了,最后痛得连左眼也不敢睁开,就用手捂着右眼,静下心来发了一会正念,求师父帮我把这个东西取出来。等我再睁开眼时觉得眼里真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了,眼球也敢转动了,让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后记

现在我周围的环境特别好了,单位负责监视我的人也成了我的好朋友,还能保护我。我父亲在明白真象后,每天都默念“法轮大法好”,高血压也好了,现在什么药也不吃了。亲戚朋友之间也正常来往了,还有几个人也开始得法了。尤其是我丈夫转变更大,现在对我什么事也不干涉了,使我能全身心的投入到证实大法中来。

这五年来,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只有信师信法,才能正念正行,只有信师信法,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有走师父安排的路,才能走向圆满。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