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著再精進

【明慧网2004年11月14日】

  • 去掉执著再精進

  • 谁能给咱个好身体

  • 去掉执著再精進

    我今年28岁,99年得法,下面将我在正法修炼中的一段经历写出来,希望同修引以为戒。

    我家在7.20以前是我们村的一个炼功点,我母亲是98年得法的弟子,她是负责人。当时炼功点有十几个人,他们炼功我就在一边看,时间一长,我也开始学法炼功。那时候我们都很精進,每天除早晚炼动作外,其余时间都学法交流。在我修炼后20天左右,我开天目了。看到了另外空间,看到我们炼功场上空红光一片,大法轮层层叠叠,旋转着,金光万道,辐射我们的炼功场,看到从师父的像里飞出雪片样的小法轮。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个大光圈,我站在光圈中间,还有一个无数法轮组成的红光罩子,把我罩在里面。我一下看到了这么美好的景象,就起了欢喜心,总想跟别人说一说。我母亲跟我说:你千万别起执著心,要多看书多学法,勇猛精進。我听了以后也明白,但是控制不住,总想炫耀。就这样一直在这个层次上提高不上去。

    到了1999年7.20,天就像塌了一样。村里的干部(由于此人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后来患心肌梗阻死于路上)领镇上的邪恶人员到我家,不让我母亲炼功。由于当时在高压迫害下,我有了怕心,就附和了邪恶,在家不敢炼功。慢慢的我不看书也不炼功了,也不敢走出来讲真象,救度世人,我的天目也由看不清到后来什么也看不见了。

    今年,我与一位同修在一起干活,他跟我说现在必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跟他说,我从7.20以后基本不看书、不炼功,还能行吗?他说,只要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师父不会让一个弟子落下。从那天以后,我们俩人就在工作的地方讲真象,发真象材料。回家以后就学法炼功发正念。就这样,不几天我又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景象。我很高兴,但不敢再起执著心了。

    由于我在农村,到了收麦子的农忙季节,我又把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放下了,给了邪恶可乘之机,让我一看书学法就困,看电视却很有精神。一天夜里,我做梦掉到了厕所里,而且出现了一次严重的病业状态,母亲说是师父在点化我,提醒我:又掉下来了!师父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要求我们:“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我一看明白了,从那天开始,下决心放下所有执著,完成讲真象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

    2004年10月18日,我们这里召开了一次法会,到场50多人,很多人都发了言,我也把我悬崖勒马的经历给同修讲了讲。当讲到师父一再挽救我时,我泣不成声。我从炼功以来,从没双盘上一回。那晚回家后集体炼功时,我产生一念:铲除干扰,我要双盘!果然双盘上了。

    夜间12点,我发完正念,拿起真象材料出去,一路发正念,一路发材料。忽然,我发现身体周围闪闪放光,一开始我还认为是两边工厂大灯照过来的,又一想,不对,工厂的灯照不过来,我再一看,这不是我自身在发光么!抬头一看,头顶一片红光。我激动得热泪盈眶,下决心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走正以后的路。

    2004年10月19日


    谁能给咱个好身体

    我叫冷秀,今年41岁,家住山东诸城市郝戈庄。99年以前我是本地辅导员,99年7.20邪恶势力开始对大法、大法弟子進行打压。诬陷大法的谎言铺天盖地,到处都在逼迫法轮功学员交出大法书,决裂法轮功放弃修炼。因我不交书,就被关在本村大队办公室里,晚上不让睡,白天站在烈日下晒。因我不妥协,恶人又用警车把我拉到郝戈庄党委,一天一夜不让睡,我在被逼无奈下不炼了。当时心里很难受,这是什么世道啊,这么好的大法却不让炼,我难过的大哭。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炼功以前的腰痛病又开始痛了,并且经常恶心呕吐,有时痛得饭都不能做。丈夫和儿子回到家,我就对他们发火,心性怎么也守不住了,我内心烦乱极了。

    一天下午我到另一个功友家,我们回想起99年7.20以前,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的情景。那时身体所有的病都没有了,家庭也和睦,生活的舒心快乐,浑身充满活力。通过交谈我们都认识到:今天大法在世间洪传,我们能得到这是多大的缘份,静下心来想一想,谁能给咱个好身体,只有师父和大法能。而今天我们却不知珍惜,拿师父的大法不当回事,说不学就不学了,多么令人痛心。我们都发自内心的认识到,这么好的大法不能放弃学炼。

    回家后我心里又开始害怕,想到这场镇压,想起恶人对我的迫害,内心不寒而栗,炼功时不敢用炼功音乐带,怕被别人听见。2003年4月30日,腰痛令我难受的死去活来,一会儿吐黑水,一会儿吐黄水,一会儿又吐血,吐了至少两斤多的坏东西,直到5月1日,在痛苦难熬的时候我又想到了师父,想到自己曾经从大法中受益,在大法和师父遭受迫害时,我不仅不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反而放弃了修炼。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曾经健康的身体是学大法后才好的,现在因为不学不炼了才又犯病,重新遭受病痛折磨。这一刻,我内心后悔极了。我咬牙下定决心,今后无论如何我要好好学法炼功。

    到了晚上,奇迹出现了,10点左右,我又吐了几口血后,心里开始好受一些,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丈夫见我不吐了,也很高兴,赶紧给我热了一碗小米饭喝了。我丈夫的二哥过来看我,见我稳定下来,还能喝米饭了,心情也轻松了,连说:好好,就放心的离开了。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我从内心感谢师父,我一定要好好学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