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电白县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修炼而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14日】我是在96年10月得法的,修炼前是个执著迷信的骗子,对择日、算命、宗教等都略做一些。得法后我诚心改过,不骗人了,烧掉了所有低层的东西。经过学法炼功,我身体健康,什么苦活都能干,比以前坚实,吃苦耐劳,常人见我总是说“真傻子”。我也不计较,我知道这些都是修炼要过的关。1999年7月20日我签了名上访,想为大法讨个公道,不料中了邪恶摆下的圈套。

7月22日,周明、温汝辉、韦国、康胜、郭荣华等几恶人到家中翻箱倒柜的抄家,把我的身份证、户口簿、收录机等都抢走了。农历12月28日将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了两天一夜,29日晚放我回家过春节。

2000年正月初,不法人员又非法将我拘留两个多月,关押在坡心治江指挥部,没让我回家参加春耕生产,说要开完什么会议才会放人,还逼迫亲人交担保费、保管费等,还要写三书。家中亲人抗拒不交。

2000年国庆前不法人员又到我家抄家,没有什么可抢的,就监视我,叫我哪里都不能去。我说:我要生活,子女学费要负担,我要出去干活换钱,难道叫我去偷去抢吗?他们就溜了。

2001年正月初二晚,潘智海几人到家抓我,并强行把我押送到电白看守所,关在18仓。在狱中,我受尽地狱般的痛苦:天气特别寒冷,不让带多一件衫裤,单着衣、赤着脚,被押到吸毒者的虎口。监犯陈观儒、林江、梁森、潘水龙等十六人,见我一入门,就拳、脚、手一齐用,拳打脚踢,我没有招挡,也没有还手。

那晚我被拳打脚踢二百招,监犯说是坡心派出所与看守所早有安排,一仓安排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它们玩,贺新年的。在江氏一伙邪恶集团下达的“打死算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下,我被毒辣的打得死去活来,真是生不如死。打晕后,一盆水淋来又将我浇醒。监头怕我自杀,轮班管着,想死都难啊!

在将我绑架入监仓中时我剩一百零九元带在身上,被看守所的看门的人员抢走,探监时家中亲人带的钱被值班人员骗走。我在监仓中就每日二餐,一餐约二两米饭。天气寒冷没衣穿,又吃不饱。早上四点就被逼起床做操练,念监规,被逼迫做任务工至夜里11点,晚上还被迫洗仓,洗监头、监霸几人的衣服。操练不好时,手、脚被打得动弹不得,还被逼要坚持操练。恶徒们还不给水喝,造成我便秘一个多月,不能大便,体重从130多斤下降到只剩90斤。

直到监头监霸议论说我活不久了,担心人命关天给他们加罪,才将我转送西16病夫仓,在那儿做工轻一些,任务不这么重,我的境况才渐渐好转一些。

后来我又被转押到茂名洗脑班强迫接受精神迫害,被逼看邪恶炮制的自焚事件及谎言,真是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