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法轮大法的小故事(2)──真象篇


【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千古以来的乾坤正法,虽然短短的十几年,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是震撼环宇的。法轮大法传于世间,教人按照“真、善、忍”修炼,使人心向善,显露出多少赤诚闪光的真金,谱写出多少沁人心脾的诗章,见证了法轮大法的伟大恢宏。这里只是沧海拾珠,根据所见、所闻和所经历的,采集一些小故事,基本是真人实事,只是隐去了不便说明的姓名、地址等。按着不同的时间、环境发生的事情,划分为两部分:《洪传篇》和《真象篇》。

(1)我还往哪里“转化”?

1998年去省里上访时,同修们向接待人员说:“修炼法轮大法,使坏人变好、好人更好。”“使坏人变好?”接待的人语气里充满了怀疑。一个小伙子插进来说:“我就是由坏人变好的!原来喝大酒、耍大钱、打大仗,偷厂子的东西变卖,拘留所、劳教所都呆过。学炼了法轮大法,现在变好了。”

接着,他讲了大法怎么使他懂得了人生真理,使他脱胎换骨,按照“真、善、忍”办事,处处为他人着想:尊老爱幼、救灾捐献、拾金不昧等等。

他的现身说法,使接待人员频频点头。当时在场的人都为之感动:法轮大法不但能使他变好,还能使他襟怀坦诚、敢于暴露自我。然而,1999年7.20以后,就是因为他继续“现身说法”,又被关进了劳教所。

那些狱警施用酷刑强迫他“转化”,他理直气壮的说:“我在这里呆过,你们都知道我的劣迹,是法轮大法把我变好了,堂堂正正的做人。你们现在让我‘转化’,你们说说:我还往哪里‘转化’?难道还‘转化’回坏人吗?!”狱警们也都没了词了。

(2)还是为“希望工程”捐款,结果不一样。

有一对老夫妻修大法以后,经常到建设银行储蓄所为“希望工程”捐款,每次都是一两千元,不留姓名。所长一再问姓名,他们只说是法轮大法弟子,所里员工一再表示感谢。1999年7.20江氏一伙镇压法轮功以后,这对老夫妻还是按照“真、善、忍”办事,继续到建设银行去捐款,还是不说姓名,只说是法轮大法弟子。结果,不但没有对他们表示感谢,还报警把他们绑架拘留了,罪名是宣扬×教、蛊惑人心,影响安定团结。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黑白颠倒,权力大于法律。

(3)“连鱼虾都不杀了,还能自杀、杀人吗?”

一个亲属跟我女儿说:“炼法轮功有自焚的,你可得注意你爸。”女儿回答说:“放心吧!电视上造假。我早看出来了,人在天安门自焚,警察很快就用灭火器把火熄灭了,哪来的灭火器呀?从广场到附近去取,赶趟吗?警察在天安门巡逻时带着灭火器,从来没见过。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不许杀生,自焚也是杀生。我爸最爱钓鱼了,原来购置的上千元渔具,修炼大法以后全都扔了,从此再也不钓鱼了,凡是杀生的事都不干,连鱼虾都不杀了,还能自杀、杀人吗?所以说自焚、杀人全是假的。”

亲属又问:“国家的电视还造假呀?”我正好走进来,接上话茬说;“那亩产万斤田,刘少奇是大内奸、大工贼,大叛徒;当官的为公、为民,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哪个不是假的?大法洪传十几年了,中外上亿人修大法都很好,怎么偏偏就这几个人出事呢?他们怎么不敢让外国记者来采访呢?”

亲属感慨的说:“现在真的东西太少了,只有法轮功求真!”

(4)是中国大陆水土善生邪吗?

星期日,我去看望一个经常出国的朋友。他亲眼看到,法轮大法学员在多个中国驻外使、领馆门前请愿。有的是不分昼夜、不避严寒酷暑、不畏风霜雪雨,最长的已经坚持1000多个日日夜夜了;在世界一些名胜之地,象富士山麓、埃菲尔铁塔下,自由女神像旁、悉尼大剧院前,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修大法的人在炼功;很多世界有名的机场,都有法轮功的人发真象资料。他就看过这样的资料,他说:法轮大法广泛流传于全球60多个国家,到现在受到的褒奖1200多项;江××被告上了海牙国际法庭。

于是,我俩你一言我一语,讲起了脍炙人口的故事--《晏子使楚》。说齐国使臣晏子来到楚国,楚王故意假造个盗贼扮成齐人,对晏子说:“齐人本来就善于偷盗?”晏子回答:“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楚王理屈词穷,尴尬地苦笑着说:“圣人是不可以戏弄的,我反而自讨没趣。”其实,齐和楚本无盗,楚王为抬高自己侮辱别人,假造了个盗贼。而如今,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国不邪,唯在中国大陆独邪。是中国大陆水土善生邪吗?非也,就是因为一个小丑的妒嫉,利用手里的权力,硬是强行假造出个×教。反右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曾有多少好人被打成坏人,不知中国大陆人整人的闹剧何时了?!

(5)也放心也不放心!

我的孩子去外地工作很长时间了。朋友们问他: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你的二老都年近古稀了,你放心吗?他说:也放心也不放心!

放心呢,凡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没有病。我们大人和小孩都经常感冒、拉肚子,他们什么病都不得,以前的病还都好了,是真的!十来年了,没有吃过一粒药,没病吃什么药啊?这是我亲眼所见的。

要说不放心呢,就怕那些整人的、专整好人的人,办班洗脑、绑架、酷刑呀,谁心里能安定?老头老太太在公园炼炼功,有什么不好?招谁惹谁了?还有下岗的、收入少没钱看病的。这是人民安居乐业的一种景象,何乐而不为?江××一伙非要搞人整人、折腾人,怎能让人放心呢?

上亿人修炼法轮功,有多少像我这样的亲人,这是人民,这人民的心能服吗?安定团结是强压出来的吗?国泰才能民安!

(6)天安门警察:“骂人的人是好人!”

有一家人去北京旅游,兴高采烈的来到天安门广场,正准备搞个全家合影,上来一个人就把照相机抢夺过去,把胶卷拿出给曝了光,把相机摔在了地上。他们定睛一看:是警察。原来,法轮大法学员去国家信访办上访就抓捕,以后干脆就来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警察在这里对大法学员抓呀打呀,可又怕恶毒的行为曝光,所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既施暴又严禁拍照,特别怕大法学员拍照后在电脑网上公开发表。而这一家人既不是法轮大法学员,又没有拍照什么别的,他们气愤极了,指着警察大骂起来:“什么××人民警察!就是不让老百姓安生?白披了这身警服……”广场上的人都围上来助威,警头连忙挤进来说:“好人,好人!骂人的人是好人!炼法轮功的不骂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大家走开,走开!”

(7)法轮功令海外华人自豪和骄傲

一个同事告诉我,他儿子在英国打来越洋电话说:一年一度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盛况空前。约15万观众观看了团体游行,来自世界各地的99个民间团体参加了今年的游行表演。洋溢浓郁东方文化的法轮功表演队伍,继去年获得头奖之后,今年再次蝉联第一名,西方人树起拇指交口称赞,各大传媒争相报导。爱丁堡国际艺术节法轮功再获头奖的消息,使旅居西欧的中国人为之振奋,纷纷打电话给中国大陆的亲人,说法轮功绝不像国内宣传的那样,法轮功令海外华人自豪和骄傲。

(8)你给的“报纸”看了,很有说服力!

C同修把《就法轮功焦点问题向各级干部说几句真话》这份资料(2004年7月14日明慧网),给了一位中层干部。过后来电话说:“以前有些‘报纸’都没怎么看,你给的‘报纸’看了,用事实说话,很有说服力!”

C同修还通过秘书,把上述这份资料送给了一位省的主要领导,这个领导认真的阅读了以后,一声没吭,并把这份资料精心的保存起来。看来是默认了。

(9)比小日本的“保甲制”还厉害!

我的一个亲属从乡下来,说对法轮功的整治真下了功夫,层层包干可真整啊!他们乡有两个上访的,就把乡长给撸了,比小日本的“保甲制”还厉害!这个社会不是说听老百姓的意见吗?古时候都允许拦轿喊冤,怎么现今上访都不行?农村老百姓没钱看病,炼炼功多好,法轮功让人修善,谁炼谁没病,真是那样,要么咋那么多人修炼呢?无论怎么抓怎么打,人们还是炼!要是对贪污腐败这么下功夫整就好了,可没下这个决心。

(10)“你也别说平不了反!”

D同修说:那天,两个警察到家里来,我就向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警察甲说:“都到中国驻外使馆去静坐,对国家的影响太不好了!”我没有立即直接回答,而是由拉家常再切入主题。看警察甲年岁大面色不好,祥和的问:“你身体怎样?”“不好,心脏病。”他掏出保险盒说。于是,在了解了病情后,讲了我原来心脏病的严重症状,怎么医治也没好,他们的心完全被引导过来了。然后讲修炼了法轮大法全好了,所有修炼者都身强力壮。有个老大姐肺心病下不了床,病魔缠得她痛苦难看、生不如死,修大法痊愈了。她多想告诉别人,大家都修多好啊!可报社、电视台讲“三不”,对气功不宣传、不报导、不批评。然而有的人非在报上说大法坏话,老大姐找到报社,说我这第二次生命就是法轮大法给的,你们可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呀!如今镇压法轮功,又不让上访,他们只能到天安门去讲,到人民群众中去讲;国外的大法学员到中国驻外使、领馆去讲。警察甲还是说:“那也平不了反。”警察乙听明白了,对着甲说:“你也别说平不了反!历次运动哪个没平反?反右派、大跃进、反右倾、文化大革命,邓小平打倒三次又解放三次。”最后他们没有再说什么就走了。

(11)狱警头:“法轮功真行!”

E同修讲了他在狱中的故事:我认为自己没有违背任何法律,是被他们强行绑架来的,处处修善做好人,应当堂堂正正的。所以,号衣不穿、监规不背、夜班不值、监中饭菜不吃、板不坐。(普通犯人要在木板床上坐板反省,每天规规矩矩的坐七八次十几个小时。)狱警头一看气急了,让几个犯人强制性的给我穿上号衣、戴上手铐,使自己不能脱下号衣来;还戴上沉重的脚镣,死刑犯戴的是五节的,能活动,给我戴的三节的更重,不便活动。铁镣固定在木板床上,使双脚都不得活动。可是我仍然坚持打坐炼功,坚持做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狱警找来了副狱警头,看我戴着固定在木板床上的三节铁镣还打坐炼功,狱警头感慨的说:“法轮功真行!”

他们不知道我的名字,只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看来,我做得好与坏,直接就是在证实大法,我必须做好。

(12)犯人:“学了法轮功就能做好人了!”

E同修继续讲:我每天都坚持对狱警和犯人讲真象。也经常穿插些神话和善恶报应的故事,如《唐太宗地府还魂》等,犯人们都很愿意听。我告诉他们:“台湾的监狱,请法轮功学员去传功,真使犯人学好;大陆把法轮功学员关入监狱,不让说不让讲,还强迫犯人看着。”明白了真象的犯人都想学法轮大法。特别是几个牢头更想学,我凭着记忆,把《论语》和师父的一些经文,给他们背写出来。大牢头把“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实修》)抄一遍,送给二牢头,让他背会。

那天二牢头说:“我今天没背经文,拉肚子又犯了!”大牢头还利用废烟盒纸等,制作了小法轮图形。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按照我给画的图样,每天制作一点,最后做成了还很像,真不容易。二牢头、三牢头都要了一个,揣在上衣兜里当做“护身符”。有两次查号,他们都精心的把经文、法轮图形收藏起来,过后又拿出来。

我炼功时,他们用眼看、用心记,还给我放哨。三牢头让我在他的床边炼,他说我炼功的场使他脑袋不疼了。他还想办法传话给他妻子,让她也学法轮功。他告诉我说:“我不在家时间长了,怕她学坏,学了法轮功就能做好人了!”

(13)犯人们非常同情和支持

E同修又说:我坚持多日绝食,精力仍然旺盛,而身体较虚弱,犯人们非常同情和支持。有一次提审,两个犯人用力搀扶着我走,还偷偷的向我说:“以后你就说走不动,我们抬着你!”

还有一次从医院回来,狱警叫犯人给我戴上脚镣,他们只把螺丝轻轻的拧上了。晚上睡觉,脚镣固定在木板床上不舒服,我就自己把螺帽拧下来,早晨再拧上。身旁的犯人关心我不让动,怕狱警发现了挨打。后来想我不应该戴这玩艺,再拧上不是顺从了邪恶嘛,干脆就不戴了!早晨起来,犯人们看我在地上走,脚镣脱掉了,都很惊讶。狱警跑过来一看也很惊诧。

(14)“为大法弟子办事,再坐牢也心甘情愿!”

E同修还讲:社会上的你争我夺是隐蔽的,监狱中人与人的关系是赤裸裸的,恃强凌弱,一个欺负一个。这个号里最弱的是个姓边的农民工,给老板干活不给工钱,就偷了老板的照相机,老板找时又归还了,目地是想讨工资。可是老板疏通了政法部门,把他判了刑。他不服就收拾他,再加上窝火,结果得了一场大病,好了以后记忆力减退,都记不得出狱的具体日子了。由于我事事关心他,大家也都不太熊他了。特别是牢头们,我一说“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时,大家的态度都好转了。

这个农民工很感激,他说:“你是我碰到的最好的人!”我说:“法轮大法学员都这样!”“那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当他要出狱的时候,我写了一封信给家人,告诉他怎样带出去。内容是让亲人以我的名义到检察院去,状告“保安队”(归610管的国保警察,大家都这么叫)对我的无人道迫害。大牢头发现了说:“被检查出来可要加刑的。”我忙说:“那就算了吧!”我原来还真没想到这一层,怎么不替别人着想呢?我坚持往回要,他执拗的就是不给。

最后,他坚定的说:“为大法弟子办事,再坐牢也心甘情愿!”眼看他把藏在衣缝里的信,毫无惧色的带出了监狱,我的泪水不由的流了下来,内心感到大法的无边威力!

当我从魔窟出来时,知道家人并没收到这封从狱中带出的信。可能是他把藏在另外地方的亲人电话号码丢失了。信虽然没捎到,而他铿锵的话语:“为大法弟子办事,再坐牢也心甘情愿!”,时常响在我的耳边。

(15)到底是谁“残忍”?

F同修说:“保安队”的警察假惺惺的说:“你进来了,你的妻儿老小都跟着遭罪。你不是讲善心嘛,不要光为自己,要为他们想想,不然不是太残忍了吗?”我义正词严的说:“你好像还有点人心,你把我放了,不就没有‘残忍’可谈了吗?!”“那哪行呢。”

“那么就谈谈这个‘残忍’,是‘残忍’,到底是谁‘残忍’?你们把善良无辜的老百姓绑架来了,对我本人和我的妻儿老小,才是‘残忍’的!历史上邪恶的坏人,在迫害好人而不得势的时候,往往拿其亲人来凌辱,还说其没有善心、‘残忍’,这不是强盗的逻辑吗?!”“这都是上头命令干的。”“江氏是首恶,可你们不能跟着邪恶跑,助纣为虐。文革冤案中,人各有不同的表演,做恶者不是都报应了吗?”

(16)610头的太太:“你们真是坏人整好人!”

深夜,区里610的头头,领着其随从们在娱乐城饮酒作乐,有三陪小姐陪酒、陪舞,正在兴致勃勃时,610头的太太闯了进来,摔碎了酒瓶子,掀翻了餐桌子,大声吼道:“你们人前口里唱‘三个代表’,背地什么坏事都搞,还整治法轮功呢,哪有人家的一丁点德行?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你们是吃、喝、嫖、赌!世道变了,你们真是坏人整好人!”

(17)钱哪来的?

有个朋友问:“你们搞那么多资料,钱哪来的?一定有国外支持吧?”我告诉他说:“江氏镇压法轮功,用的是金钱;大法弟子讲清真象,用的是金子般的心。江氏规定举报一个大法学员悬赏3000元,警察抓捕一个大法学员奖500元,还有什么和奖金挂钩;大法弟子讲真象也要花钱,不过用的是自己劳动所得的薪金,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政府和团体一分一毛的资助。有位老年学员退休金有限,可他还省吃俭用,比如节约用水:用自来水洗脸,然后洗脚,最后冲厕所。就这样每月还拿出300元来,送给资料点。大法弟子为造福众生,什么都可以放弃,还在乎金钱吗?!法轮大法深入人心,谁也破坏不了,将永世长存!

(18)“老百姓要修炼法轮功,谁也阻挡不了!”

那天,表妹和妹妹到一起,谈起了法轮功的事:“你说我哥也不傻,智商也不低,对法轮功这么打压,他还修炼得那么坚定,想必有道理。”

“是啊!国外修的人都是高学历,越有知识的人越修炼。”“开始江××说3个月消灭法轮功,可30个月、3年都过去了,快6年了,也没有消灭掉。镇压一气,原来修的更坚定了,折腾得外国人都炼上了。”“在监狱中的大法学员坚贞不屈,在各国大使馆前请愿的不分昼夜、不分寒暑,再不解决不行了。”“整死不少人,真是造孽呀!强制不能改变人心,老百姓要修炼法轮功,谁也阻挡不了!”

“这个功确实让人学好修善,谁修炼谁没病,不然咋那么多人修炼呢!”“从我哥的善心,脾气的改变,不但没病了,还越炼越年轻,我看这个功就是好,明个我也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