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那是2001年的冬天,我和姐姐回老家,我一路洪法、讲真象,觉得能面对面的和他们讲确实很好,我觉得很高兴,可能是欢喜心!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钻了空子,到家后因为农村人吸烟的多,我就觉气管不舒服,开始咳嗽,到晚上开始高烧,39度多,当时家里人都跟着急,我侄女是搞医的,就让我打针、吃药。我说:没事一会就好了, 她们拿来姜水让我喝,我也不喝,他们急的直打转,我看他们的样子,就把姜水喝了。

可是,第二天早上起,咳嗽更厉害了,小舌头上就好像是贴一块大布丁,唿嗒,唿嗒的呼吸都困难。我就觉得奇怪.从修炼以来,每次消业也就是三、四个小时就好了。是不是自己哪做的不好,我想可能是旧势力它们不让我洪法、讲真象,它不让、干扰,我就想正念一定要强。我背《论语》,背《洪吟》,背经文,能背下来的,我就反复背,同时也在找自己有漏之处,为什么越烧越高,浑身没劲,一下悟到不该喝姜水,那不是在用常人的办法吗!我找到原因后,不到两小时就退烧了,但咳嗽还不止。

一周后,回来打坐,我发现原来她们在姜水里放了药,而药在身体里就象牛奶掺的锅底灰一样让人恶心,我看到身体里都是药,怎么办?师父给我们净化身体,净化身体,我还自己往身体弄这些,哎!一天下午四点多钟,我去接孩子,回来就觉得脖子后特别刺挠,用手一摸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疙瘩,钻心刺挠,一挠就象无数的针扎的一样疼,我知道这是在给我排那黑色的物质,我在打坐时看到那些黑色物质变小了,就这样长达三、四个月的时间没了。

就说近期讲真象吧: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就在十一前夕,我和老伴又一次蹬上回老家的列车,我们一边旅游,一边讲真象,一路我们经过的城市,农村,只要有亲戚的地方我就去,一路上我们讲着、发着觉得这次比以前人们好接受,也耐听了,所以我们做得非常顺利,而且也出现一些非常神奇的事。

我就说一下小护身符,不管城市,还是农村,护身符非常受欢迎,每家大人小孩都争着戴,而且我告诉他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次,我小外女,她来长春上货,装车时,一切正常,等开出市内后面的车胎好像没气了,车子往一边偏,当时司机非常害怕,怎么办?我小外女,当时坚定的说没事,你就正常开吧,她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说师父保佑我们,司机说,你真是孩子,我都急死了,你还来这个。车子没开多远,咔的一声,司机吓了一跳,再一看,车子正常了,司机惊奇的叫着,车子好了,不偏了,你还别说,你还真行。

小外女拿出护身符给他看,那司机说“真谢谢李老师!以后,我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法神奇的事太多了,这些真实的事,激励我更加精进的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