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问我:“又要到哪儿洪扬大法了”


【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我于99年幸运得大法,快七十的人了,我一生中做梦也没想到我能得这么宝贵的大法,得到师尊的亲自救度。

我没得法前,身体上大病没有小病不断,有点儿胃病、有时腿疼、鼻子经常出血、感冒、耳背、眼花、蹲下后起来费劲等症状,现在基本上全好了,三四百度的老花镜不用戴了,干活一身轻、不累,这都是修大法而带来的转变和幸福。

通过学《转法轮》,首先明白要做个好人和更好的人,我得法后每天去邻村的炼功点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因俺村就我自己修炼),学了几个月就听说了何祚庥写歪曲大法的文章挑事端,紧接着国内各地骚扰炼功的事时有发生,特别是天津和山东潍坊等地。一直到99年7.20流氓政治集团首恶江××这小人因妒忌而伪造事实、编造谎言、欺骗群众,诽谤大法、诽谤慈悲的师父,把这样最好最正的大法铺天盖地的污蔑、打压,大搞一言堂,乱用手中的权力迫害修炼人。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出炉。举国上下恶浪滔天,大有天塌之势。

我觉得大法是正法,所以从7.20打压迫害后,我心里并不觉得有什么怕,尽管电视那时成天放诬蔑大法的新闻,我还是照常在院子里放着音乐炼功。

迫害开始的初期,没有大法资料也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间也都基本上不相互往来,我就到处随时宣传大法好,不管当时人有多少。近一年的时间才接到师父的经文,后又接到部分资料,明白了师父叫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和向世人讲清真象,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精進要旨(二)》之《理性》)。起初的做法都是晚上往世人的门缝里投真象传单,因传单很少,我就和同修商量,用标语纸自己写出去贴。同修很同意,同修的小商店里有标语纸,就这样我们俩写了贴、贴了写,后来我们俩商量得多写,叫邻村的女同修也出来贴,同修小商店的标语纸不够用,我们就去买,大量的写,分人、分工、分片去贴,有时出去十几里地去贴,越是迫害重的地方或那里大法弟子不敢学不敢动,我们就往那里多贴。一是为了鼓励同修勇敢的走出来,二是为了震慑邪恶。

再后来我和同修们商量,头天晚上把赶集的村贴满,特别是集上,叫南来北往赶集的人都看一看,明白真象。公路的电线杆上、村碑上都贴满了,人们都在惊奇的看着,纷纷在议论着法轮功。有力的惊醒了世人,震慑了邪恶。

2001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并正念顺利返回。因70多岁的老伴儿双目近乎失明,什么都得我照顾所以没再去。

2001年正月17日,公安分局两人来我家问我看了‘北京自焚’电视没有?我说没看。但‘自焚’这事儿绝对不是我们法轮功干的。因为我们师父对此强调很严,修炼不能杀生,自杀是犯罪。谁去杀生?这是其一。二呢,自焚的人说冒白烟是圆满了,冒黑烟是业力,你翻遍大法的书和资料看一下有这样的话没有?这说明她是外行,外行人不能说内行话。他们又说这是国家给定的×教,我说我们学的这个大法,简单说就三个字——‘真、善、忍’,哪个字邪又哪个字反动?他们没话儿说,只是说这事不该他们事上面叫行动他们就行动。

也就是这年,我们县各乡镇都办洗脑班,师父经文和资料都中断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同修们商量,由我出去联系,结果与外县同修联系上了,这会儿好了什么讲真象的资料传单、同修体会、师父讲法经文都有了。

我每次拿回真象传单,自己都多留点儿,自己多做多发。也是这年的冬天,接到一份真象材料说,中央开会研究法轮功的平反问题。我没顾上吃午饭就公开按村分发,雪很厚,我先在俺村分发完有去发了两个村,并当面给人讲真象。从此我就公开面对面的发传单资料,走到那儿发到那儿,也讲到那儿。不管是走亲访友还是赶集,也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身上老带资料,资料不离身。兽医站、学校、政府、公安分局都去讲过真象或发过传单资料,在公安分局我还炼第五套功法给他们看,有的还学练。讲真象的地区最远的是离家有八九十里地。所以很多一些世人也都认识我了,我只要到哪儿有人看见了,一个是摸我提包,一个是摸我衣兜,问有没有传单,有没有小报,有没有资料,要不就问又要到哪儿洪扬大法了。县610抓我的都知道我随身带资料。

2001年我们县城里的资料点或地区性资料点基本上都被邪恶破坏了,资料中断了。县城的大法弟子联系上我们从我们这里输送资料,后来他们又有了自己的我们资料点。

7.20迫害打压后,有很多学员不敢炼了,有的怕心很重走不出来,有的走出来也有怕心,我就用不同的方式在法理上提醒帮助他们。有的登门拜访;有的一遇见我就和他(她)讲。根据情况我主动的和同修商量,成功的开了几次几个镇边缘的大法弟子法会,来鼓励同修大胆的精進。

通过我的学法修炼转变,加上经常念师父的讲法经文以及明慧资料给老伴儿听,并向她讲真象,老伴儿也知道了大法好。尽管她不修炼,但也能主动的向亲戚朋友邻居们讲真象,甚至能向来我家的政府和公安人员讲真象。她确实也受益了,她自己都说近乎失明的双眼比以前强多了。大法的神奇事也在她身上发生了,70多岁的人,被自家170多斤重的猪撞倒后,腿疼的厉害,躺在炕上。同修来对她说,你不是知道大法好吗?默念‘法轮大法好’,下炕走走试试。老伴儿念了‘法轮大法好’下炕一试,腿神奇的不疼了康复了。

因为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强、悟性又低做了这么点儿小事,并且也都是师父安排的。我做的还是相差的太远。我一定按师父说的去做好三件事,去掉人心救度世人,勇猛精進。

个人的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