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钦州市看守所和广西第一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16日】我是广西钦州市西牛脚镇西合村公民苏树山,于1998年“十·一”期间开始得法。经老乡介绍初次接触大法,看了有关同修的心得体会,马上找《转法轮》看。一开始看书我还吸烟,看到师父讲的关于吸烟、喝酒的一些影响,我就无法再吸烟了,我便知道师父在管我了,从那天,开始我一直在修炼的路上弯弯曲曲走到今天。我决心坚定正念走好最后的路,不会辜负师父交给我们的历史重任,做好三件事,从而救度众生。

自从1998年至1999年的一年时间里,我修大法所得到的是无法用语言来衡量的。身体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真正知道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知道了怎样做一个真正的炼功人,知道了做人的目地和意义,从而更加明确了法轮大法对社会的贡献,明确了师父为度我们而付出的代价,我们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表达。

在2000年6月,我与同修切磋后决定进京上访,表达我们的心声,证实法轮大法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学真、善、忍没有错。6月28日上北京,我们到达上访局的街头,全都是全国各大城市派去把守当地法轮功上访的人群。从路口到上访局大门,一百米左右,每三五步两边路旁都站有人,每天去上访的人群最少有四五百人,但实际到达上访处写材料的人数不到三分之一,余下的三分之二的人已被各地派去守在路边的人拦走。而国家设立的上访局成了公安局,我同成千上万无辜的同修一样,已进入他们存心设下的陷阱,被绑架回到钦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捕1个月,并罚现金150元。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每天被迫超时劳动,被他们剥夺了人身、通信、生活各方面的自由。

同年10月31日,我回去后和同修切磋,决定揭露邪恶的真实面目,讲清真象,开始发放真象资料。后来因我们修炼不够扎实,被邪恶钻空子。在10月15日至11月5日几位同修先后被非法抓捕,我于11月1日被邪恶绑架,第二次进入看守所。

我在看守所被超期关押的时间是2000年11月1日至2001年6月25日(共计7个月24天)合计234天。在没有足够证据起诉我的情况下,他们定了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非法判我劳教二年。

2001年6月25日,我被劫持到广西第一劳教所一大队,一进去邪恶之徒就马上派一个吸毒仔夹控我,不让我同其他的同修讲话,如有要讲的话必须通过夹控传话。过几天邪恶开始使出招数:第一,不准单独出入;第二,按时间大小便,晚上不准下楼;第三,早上起床不得洗漱,要排队开饭;第四,吃饭要快,夹控吃饱了你就不得吃了(他们说谁叫你吃得慢。吸毒犯叫赖红军是被邪恶指使的);第五,强制劳动,早上6点起床到晚上11点睡觉,一天劳动17-18小时,肉体精神上受到严重的摧残,不到一个月体重下降20斤左右;第六,恶人抓紧时间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专门灌输有关歪理邪说的东西,播放一些造假的电视节目,诽谤大法,扰乱人心。

未转化的不准家属接见,恶警不批准写信你就不得写信。恶警公然违反宪法,剥夺了学员的通信自由。我亲眼看到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方才桥被打、带手脚链的,迫害成疯,还有数不清的实例。

我于2002年1月左右,在高压下,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执著太重,写下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回来后,回想此事真是痛心疾首,知道自己错了。后来通过学法炼功,和同修切磋,多看师父的经文,知道师父一再慈悲的救度我们。我又开始走上了修炼之路。

2003年12月20日左右,深夜1点多,我再次被非法抄家,拿走了有关的书籍和资料,恶警绑架我到南宁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受尽了种种的折磨。我由于不穿马甲被恶警农家锋戴上手铐和脚铐连在一起一个小时。当时扣我时高声叫:“法轮大法好!”在关押的十五天左右,恶警把我带到一个不得见天的地方秘密审讯我,一出看守所大门把我戴上手铐、脚铐,蒙上眼睛,到达审讯地方不准出门,24个小时三班人轮流出门。时间长达两天两夜不准合眼,我精神上受到严重的摧残。

我遭受的迫害给家庭带来严重的伤害,精神上的创伤,经济上负债累累,现总欠债超过二万五千元左右,这都是江××流氓集团的迫害造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