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讲真象的


【明慧网2004年11月17日】

一、从法理上认清讲真象的重要性

几年来,随着不断的学法,我逐步认识到,我们讲真象一定要在法理上认识清楚,只有明确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就会不等、不靠,不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而积极主动的自觉履行我们神圣的职责。

我认为,讲真象是学法、修心、去执著心的过程,因此,我希望自己要用心去修、用心去做,不流于表面形式。我们是同化“真、善、忍”的生命,讲真象的过程是用法的力量善化众生的过程。只要有滴水穿石的耐心和锲而不舍的信心,就会在讲真象中不断完善着自己的经验和智慧,从而达到法在各层次对我们的要求。

二、 方式、方法要灵活多样

我们讲真象的时候,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对象,同时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这就要求自己不能就事论事,不能千篇一律、一成不变。不同的对象要用不同的方法去对待,这一过程的确是对我们很好的锻炼。近年来,我在讲真象过程中的一些具体做法是:

1、有地放矢、因人制宜

讲真象时,我们要在思想上始终占主导地位,不被人心带动,有时要采用脑子急转弯的方式,以免形成僵局。

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群,由于为生活所迫,往往比较麻木,正面跟他们谈法轮功显得唐突,容易得到“我吃饭都成问题,不想关心别的”的回答。为避免出现这类僵局,在与他们接触时,我一般首先随意与他们唠叨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就像朋友一样对待他们。

当得到回答是哪里人时,我就会举一个他家乡人的修炼人祛病健身、被迫害的例子。对方往往回答说“政府不是不让炼吗?”或“法轮功炼不得,自焚、自杀”等,这时我就说:现在的人都不是傻子,买一把小菜,擦一次皮鞋一元钱,如果觉得吃了亏,下回就知道上当了。法轮功被镇压这么多年,却还有这么多人要炼,国外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众多的人也在炼,难道这些人都是傻子吗?难道人家外国人的命不贵吗?不!这是因为他们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他们会说“对呀,有道理”,接下来再往下谈,就会水到渠成,自然会收到好的效果。

在我们的熟人、亲戚朋友中,也有一些明白真象、但不赞同我们讲真象的人,他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好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讲、出去发,容易出危险”等。这时,如果我们顺着他们的思路讲,就会越讲越使他们不容易理解,甚至在人身安全的问题上发生争执。这时如果我们变换一个角度,说你们都知道法轮功问题平反是迟早的事,如果将来平反了的时候,你们怎样来看我们所做的一切呢?他们通常会说:“我很佩服你们的精神和勇气!但××党很强大,搞不赢他,何必吃眼前亏,法轮功炼不成,炼别的功也可以做好人。”这时我就说:你们说的是一个选择的问题,我们强调的是一个是非曲直的问题,既然真、善、忍说成是邪的,难道假、恶、暴是正的吗?所以,这实质上是一个正与邪的选择,你们同情、理解并支持我们,也是在选择真、善、忍。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也会碰到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一次,我正跟人讲真象,一个基督教徒插话说:“法轮功不能炼”并直呼李老师的名字,大有不敬的样子,我有点火往脑门上冲,情绪有些激动的说:我们师父也说,耶稣是一个伟大的神。对方马上有所收敛。我接着说:我们大法现在遭受磨难,就像当年耶稣受难、基督徒受难一样。她听后若有所思。

我回到家里,检讨了一下自己当时的心态,在第二次碰到她时我说,上次我有些急,你知道吗,耶稣说“人啊,你是有罪的!”是什么意思吗?天上也和人间一样,有很多国家,在银河系里就有一百多个天国世界。白人有白种神的天国,黄种人有黄种神的天国,我们法轮大法也有法轮世界,你可以认你的主,但你不能诋毁别人的主,否则就会“造业”,耶稣把这叫做“有罪”。人们往往用人心来想佛的事。你以为让人都修到你们的世界里去好?你们的主可不高兴,那不把你们的天国都挤破了?她听后哈哈大笑,然后问我们是怎么修的,我说早上炼功,晚上学法,主要是按真、善、忍修心。她说:“我们唱圣歌、读圣经。真佩服你知识这么广,还知道我们这一门的事。”我说,这些都是我们大法里讲的,同时,我又打趣的说:你如果有空,我们一起再论一论,如果你论不赢,跟我修。她连连点头称好。

在买香的地方总会有很多敬佛的顾客,我常问他们是信什么佛的,如是修阿弥陀佛的,我就说那是“极乐世界”,这时她们就会问我是信什么的,我就说我是信法轮大法,正当她们不知说什么时,我马上就说“信神的人都是有希望的,只有某某党不信神,难道说它们不信神,神就不存在吗?”说的她们频频点头,然后就讲大法真象,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有一次,为减轻同修的磨难,除去邪恶对她的迫害,我想去见当事的女法官,同时也想给她讲讲真象。在接待室与她通话时,她找理由拒绝不想见我。我恳切的对她说: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良知、有能力的女法官,听说你在我朋友的问题上很担当,我谢谢你!同为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可你在我朋友这个问题的天平上,是一个重要的砝码,她关系到一个家庭的命运。话未说完,她马上爽快的答应与我见面。我的真诚感染着她,谈话的气氛也不错。我说,平时我喜欢读一点书,记得《读者》有期卷首语中写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作家在回忆自己的奶奶时说,奶奶虽然不认识一个字,但她却是一个哲学家。文革时期,作家忙于对所谓走资派的批斗,回家拿草帽再出门时,奶奶对他说:“孩子,当你每做一件事的时候,你都要摸摸自己的胸口,认真想一想,十年之后会不会后悔……”

奶奶的这句话,影响了作家一辈子。她说:“我也是《读者》的热心读者,我理解你的心情。”我又说,我的曾外公是晚清时期的一个县令,相当于今天的县长和法官。当时,弃女婴之风严重,有的人家甚至把刚出生的女婴放進水桶中溺死,曾外公非常气愤,认为这太残忍太不人道了,孩子养不活,可送给人家做童养媳。于是颁布了法规禁令,一张文告使多少无辜的生命免遭扼杀。民国初年,我的外公做了一名律师,也与百姓的身家性命相关。因此,我从心底对法官和律师非常尊敬。你说你在我朋友的事情上做了作为女人、妻子、母亲该做的,这是你的良知。你爱国、为党工作这没有错,但是你要知道,江泽民凌驾于XX党和国家之上,以权代法、以权乱法,对法轮功的处理是完全错误的!这是没有人性的一场迫害!你们的部门是国家的专政工具,但你们却不是工具啊!

一天,听说一同修被非法判三年劳教,老公、弟弟、小叔、等亲人都在公、检、法部门工作,但无一人出面过问。于是我就去找她小叔(某市法治报资深记者)。

我和他是多年不见的熟人,我见他时是中午11:30,因他有饭局相约,他抱歉说只能给我20分钟时间。我只好单刀直入说:“到目前为止,我不知道您对法轮功的态度如何,但我要告诉您:对于《转法轮》这本书,我和您嫂是经过了近十年以上认识、实践、再认识、再实践的过程,因此我们自身就是个科学的实验品,而对于那些没有看过书或只看书而没有实践的人来评价他是科学还是迷信,哪个更客观、公正?”他听着若有所思,我又说,凭你们对法律、人权知识的理解,明知道嫂子炼功、修“真、善、忍”没错,以你们的自身条件为什么不为减轻嫂子的磨难付出一点努力呢?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将来屏幕播放我们大法弟子在磨难面前的大善、大忍的壮烈场面时,您的孙子会问,我奶奶遭受磨难时,你们做了什么,您那时将如何面对后人。这时,他马上说我该如何做?我就跟他提了一些建议,如取保候审、保外就医等等。他说他会努力的,接着我给了他一些光盘和资料。

2、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在方法上,尽量少用或不用灌输式、说教式、下结论式的方法,多用启发式、沟通式的语言;在语气和用词上,多用疑问句、反问句,在问题中回答问题。

如对“自焚”问题,我经常是这样讲的:法轮功被打压前,在中国已经弘传7年了,有着广泛的社会影响和媒体支持,不仅没有听到一例自焚、自杀事件,而且多次获得相关部门和团体的褒奖;如今,法轮功在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传扬,也没有发生一例所谓自焚自杀事件,相反,在国际上却得到了众多的奖项和赞誉。而1999年7月20日遭打压以后,又是自焚又是自杀的,这符合逻辑吗?况且,法轮功珍爱生命,崇尚‘“真、善、忍”,对当今人类社会的精神回归和道德提升有着重大作用,怎么会去自焚、自杀呢?

我这样引导听者的思路,目地也是想唤起他们的理性与良知,让他们在单一的宣传舆论中分析问题,从而激起他们关注和倾听的兴趣。

一次在公汽上,我边发正念边听人谈话,前排坐的一人声音很熟悉,我连忙接上话茬说,你是哪里哪里人吧?他说:“是呀!”我说,乡音很亲切呀!聊到轻松时,我给他递上一封信,他一看是关于法轮功的,马上十分抵触,并用力的给我推了回来,说:“法轮功的,我不看。”我接过信,始终面带祥和之意的发正念,还没有念到第五遍,对方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笑眯眯的说:“给我看一看吧”。他边拿边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说:“我看你也不过三十多岁,这么虔诚,你包里有一大包吧?”我说:大哥,我四十多岁了,十年前都疾病缠身,不是我师父和大法我可能活不到今天,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无以为报,在大法和师父遭到诬陷时告诉有缘人师父是冤枉的,大法是冤枉的,就像自己的父母蒙冤,儿女告诉人们我父母是冤枉的一样。父母一天得不到昭雪,儿女一天不停止喊冤。

说到这里,我声音哽咽,周围的人被我的真诚感染,我看到了他们善良的目光。我接着说:我包里没有一大包,我们的资料来之不易,都是同修们省吃俭用、从牙缝中省下的钱做出的,有的下岗同修一个月才二三百块钱,为的是让受谎言蒙蔽和欺骗的人们明白真象,以免干出助纣为虐的事。他听后很感慨地说:“××党只有这点狠,还有什么能耐?”(意思是愚弄和欺压百姓)他准备接着看,但又边看边说:“我是党员,所以不能看。”我说更应该看,看他们把党引向何方?看他们怎么样对待善良的百姓,他听了一震,又说:“我是管法轮功的,不能看。”我说那更应该看,十年文革,有多少好人被打成了走资派,有的人却在艰难的条件下保护了不少人,一念之差,后果差别多大!他听了眼睛为之一亮。我带着大法力量的正念打入他生命的微观。我趁机说:你把资料收起来,等回家没事时静下来好好研究研究。他顺从的把资料小心的叠好放入口袋,然后我们接着聊……到站时,他和其他听我讲真象的人带着敬佩的目光再三和我道别。一位小伙子正准备把看完的资料还给我,我问他看了是不是明白很多事情,他默默的点点头。我说:今后是不是可以做一个明白人?他又点点头。我说:你如果愿意给你的亲人和朋友们看,我就把它送给你。小伙子高兴的接受着走了。

3、因势利导、自然而为

三年前,我参加小侄儿满月酒会,当时有5桌客人,其中大多数是来自农村的亲戚。我坐在女客席,她们基本都是我的晚辈。席间,我对她们的家人一一问候,聊收成,聊老人的身体、孩子的学习,并夸奖我们家族有福气,娶的都是贤惠能干的媳妇(这也是事实),气氛非常热烈。然后,我因势利导把话题一转,说:姑姑这几年的经历你们都听说了吧?我被劳教一年。她们说都知道。我说:我要跟你们谈法轮功的事,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吃饭过日子都艰难,姑姑你这么幸福的家庭,也不缺钱花,为了炼功宁可坐牢,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不是?她们都笑着说不是(我感觉到她们内心有这样的想法)。我说:你们看我精神正不正常?她们说正常。我问:我会不会害你们?她们说不会。我说:那好,你们听姑姑说,如果不相信,可当故事听。听人讲啊,人做了坏事死后進了地狱,阎王爷问你在人世间做过什么坏事?你说没有做什么坏事。这时,小鬼会领你到一面镜子前照一照,原来在人世间干的坏事像放电影一样,历历在目。那么好,就按你做的坏事对号入座量刑。造口业的,会放進一个粪池里泡着,粪水淹到你的头顶,踮起脚尖才能让鼻子露出水面。踮累了歇脚时,鼻子和嘴巴就会扑扑喷粪水,“满嘴喷粪”的成语就是这样来的。根据罪业的轻重,决定三十年、五十年不等。罪业重的转生人世当哑巴,继续还业。所以,一些瞎子呀哑巴呀,都是上世造的业。姑姑给你们讲的事情对每个人都很重要。法轮功的师父是佛,你们因为不了解真象也跟着电视一起骂,将来结果不是很可怕吗?所以,这些资料(每人一封信和自焚真象)带回去好好看一看,如果你们能给更多的人看,那可是积大德的事。

我母亲也是大法弟子,她老人家讲真象也很用心,平时对弟弟、弟媳、亲家、妹夫、妹妹、舅舅、舅妈等真象讲的很到位,因此他们不仅对大法理解支持,特别是弟媳和妹夫有机会经常跟人讲真象。因此每当我当众讲真象时,他们总是很自然的圆容着我所要做的一切(当时只有我父亲被邪恶操控对大法有抵触情绪)所以舅舅和妹夫故意和父亲坐一桌与他讲话,我发资料时故意用身子挡住他以免被干扰。当客人开始离去时,我就站在楼梯口,给大家发一份资料(除不识字的外,90%的客人接了资料),不少人留下来看了光碟。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

一般在公共场合,如公汽上、菜场里或早餐、快餐店等处,人多的地方,我通常是边发正念边静心倾听人们谈话,只要做个有心人,不管时间长短,总会找到讲真象的机会。

一次,一位大娘摆一张桌子正在看报,我马上从同修处拿了一本小册子递上说:老人家,你把报纸看完了,再把这个当报纸看一看,看明白了会得福报的。她见我热心平和,连声说“谢谢,谢谢!”刚一转身,又碰到一位约70多岁的老大娘,她手里也拿着一份报纸。我连忙迎上前说:老人家,您的眼睛看得见吗?她说回家戴眼镜看。我顺手递给她一本问答和一封信(此种搭配较齐全)说:年纪大的人见的世事多,又有头脑,又会分析,拿回去好好看一看,看明白了给亲朋好友也看一看,会得福报的。大娘连忙双手合十说“谢谢、谢谢!”

还有一次吃早餐,有两个人正在议论报纸上关于某电影明星起诉谁的事,其中一个说:“起诉赢了也是一个演员,哪个要是敢起诉江泽民,那才叫有本事。”我连忙接过话说:在国外有十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正在起诉江泽民。自然,接下来我就比较顺利的讲了这方面的真象,效果也不错。

一次在一个体商场购物,我心想,做生意的人心难静,如何抓住他们的注意力呢?突然,我灵机一动,递给老板一份资料,说:这里面是讲镇压法轮功的阴谋是怎样出笼的(《一位老党员给各级党员干部的一封信》),她一听二话没说接过去就看,生意也顾不上了,后来我们在附近购物转悠时,发现她是一口气把它看完的。

以上这样的小例子有不少,我的体会是:当面讲,要从引起对方想听的地方入手;当面发资料,要从引起对方想读的兴趣入手,这样,因势利导、自然而为就不难了。

但是,在讲真象的过程中,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也常会出现让人措手不及的情况,这时,只要你稳住心态,沉着应对,就会化被动为主动,并最终让对方体会到大法的力量。

一次,我们到一家餐馆吃饭,一位60岁左右、看上去很有修养的白领顾客不断与我们搭话,说他是这里的常客,并主动热心的为我们推荐菜谱,谈话的气氛非常活跃。鉴于此,我适时给他递上《一封信》,他一看是关于法轮功的,马上脸色一变说:“法轮功的矛头直指共产党,直指江泽民”。我说:大叔,您看完再说、看完再说。同时,我和一起的同修不停的发正念。他看完后,把资料往桌子上一拍说:“我不发表看法,免得伤了和气。”我说:大叔,不伤和气,你有你的来言,我有我的去语,我不会与你发生争执,强迫你接受我的观点,我们摆事实、讲道理。他说:“从我记事起,就知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八国联军、日本鬼子……是共产党救了中国人民,毛主席伟大。”我说:首先,共产党执政,江泽民当主席,法轮功不关心政治,不发表看法,更不想把矛头指向谁,而是江泽民以权代法、以权乱法,把矛头指向法轮功,法轮功蒙受巨大冤屈,只是要求还清白而已。其次,你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台湾人民、香港人民是不是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呢?再说,您说毛主席伟大,那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等都是他发动的,最后不都被历史所否定了吗?这时,他随着我的思路点着头说:“毛泽东是犯了极左的错误”。我接着说:马列主义的精髓是什么?是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吧?这时,他逐渐显示出心悦诚服的样子,不断的点头重复说:“对,要辩证看问题,让历史下结论!”

4、重视材料的选择与积累

本着把每一个救度对象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负责对待的心态,我认真阅读真象材料,仔细筛选(常让家人参与并听取他们的意见、建议),如适合无神论或有神论的、适合知识分子或社会底层大众的等,并把选择的资料熟记于心,这样无论是发还是讲,都能做到心中有数,有地放矢。

我常选用的资料有:

1.《给各级党员干部的一封公开信》。材料的特点是客观、理性、逻辑性强,使用范围广,特别是党员、干部以及知识层面,现在仍然实用。
2.自焚真象(传单、光碟、问答都有)。
3.各种传单、小册子。只要介绍大法弘传的内容均可。
4.直接引用师尊的讲法内容(不知是否恰当,在此与同修切磋)
如:“实际上人干坏事都在后来一个什么时候会遭报应,只是人不悟,不相信,出了事认为是偶然的。”(《为谁而修》)
又如:“在中国大陆,要想打倒谁,要想镇压谁,包括国家主席,不会超过三天就不会再存在了。”(《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再如:“我的一点感想”(《精進要旨二》)全文(适合的对象当面给)
还有:“我们没有参与政治斗争,无论我们走到天安门去,还是去了中南海,还是在各种环境中向人讲清真象,因为呢,邪恶不去迫害我们,我们根本就不会向人讲什么真象,我们也不认为现在的上访与讲真象是干扰任何人。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以上经文如能恰到好处的运用,效果就会非常好,就会带有大法的无穷力量。

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没有法就没有我们的一切。离开了大法,就像一滴水离开了大海。溶入法中,就有无限的生机与活力。证实法,讲真象,救众生,是履行着自己的史前誓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