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清真象中破除邪恶黑手利用情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17日】师父《转法轮》中讲:“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很多同修的文章都谈到困扰我们最多的是情。怎样破除邪恶利用情对我们的迫害呢?我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暴露出自己没去掉的情,使我看清了邪恶下手之处,及时归正自己,否定迫害。在救度世人的过程中,升华自己。举几例,谈谈体会,与大家切磋。

一、找出执著,否定邪恶的迫害

我三次被绑架,就是关键时刻放不下情,使我摔跟头,走弯路,挣扎在危险的边缘。出来后,我又被情困扰着,变得怕心很重,不敢讲真象,也不知道怎样讲清真象了。同修告诉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否定邪恶的迫害,可我不知道怎样能做到。我被这种状态困扰了一年多。我想:师父告诉我们做的三件事,我一件也不能少做,我必须讲真象,救众生,这是我的使命。

我是一名教师,在我被关洗脑班时,一位学生家长几次去探望,又找人疏通,虽都未能如愿,但我感受到他的正义。出来后,学校不让我教原班,他仍偶尔打电话,让我找他儿子谈心,帮助教育,说我善良,很信任我。

事隔近两年,他又打电话说:“没啥事,挺想你,就想唠几句嗑,你这人太善良,一直教我儿子多好!”我恍然大悟:这是他明白的一面在呼唤善良,呼唤大法真象呀!我感到一个生命渴望被救度的迫切!我认为他就是那种等待已久,一下子就能同化大法的人,我甚至很激动。约出他,一口气讲了很多,恨不得把我多年修炼所悟到的和知道的都告诉他。他表情很紧张,问了一些问题,但还是很排斥、回避,说了一些注意安全的话,就转移话题问我丈夫的情况。我为了说明修炼人的“境界”,又举例说了自己与丈夫离婚时如何如何。他听说我离婚了,非常惊讶,仿佛害怕什么似的说:“我送你回家吧。”这一下我的自尊心好象掉進了万丈深渊,生怕他误会什么,尴尬中送给他两张真象卡片。

回家后我懊恼,沮丧,吃不好,睡不好,心脏疼痛。学法、发正念静不下心,邪恶象从瓶子里被释放出来的魔,瞬间巨大无比,任意肆虐我。我没能从法上认识,及时挖出魔难的根源,却还想人为的挽回影响,过两天又写了一封信捎给他,自认为写的很明白,真象讲得清楚,(同样的心态、同样的层次“讲”、“写”还不都是同样的效果?)一周后,不见回音,我忍不住打电话,他只是敷衍。我更加懊悔、自责、叹息,无法排遣,持续了三个月。一天我背《道法》这篇经文中“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我不是叫你们人为的做什么,只是叫你们明白法理,这方面的认识要清楚。”我处于魔难之中这么久,这不是邪恶在迫害吗?我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起作用呢?

我站在法上认识这件事,静下心来向内找:究竟是什么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呢?我虚荣心很强,别人说我好,我就沾沾自喜;说我不好,我心里就不舒服。还有显示心,不清楚自己是在证实大法,还是利用大法证实自己,讲真象时不理智,没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还有人的心,人的情,带着感激对方的知遇和帮助过我的情来讲真象,甚至利用讲真象来排遣自己孤独、封闭的沉闷。我自己没能清楚的认识这些漏,却被邪恶的旧势力黑手看得清清楚楚,并被放大千倍万倍利用来干扰和迫害。不但使我当时讲真象陷入窘境,而且长期纠缠不放,置我于泥潭之中,没完没了的加重迫害。我完全用人的一面滋养着邪魔,这不正落入旧势力黑手的圈套吗?我认清了邪恶的本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什么是否定邪恶的迫害。这些不好的“心”和“情”就消失了。我明白了在纯净的心态下讲真象,才能展现出法的威力,“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才能达到目地。

一天,他打来电话说谈谈,我想是师父给我安排的重新做好的机会。我带了真象传单、小册子。他用电话引导我到他的单身宿舍,他在五楼摆着手,告诉位置,让我别出声。我心“通通”跳了起来,我立即明白是邪恶制造假象想干扰和迫害,便发正念铲除邪恶。我走到三楼时,心还是跳,我求师父加持,瞬间平静下来。我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更加坚定了我讲清真象的正念。来到五楼他房间,他单刀直入问我与前夫还有没有联系,找没找男朋友,想不想男女之事。我心静如止水,稳如磐石,理智而平和的回答他,并告诉他:我们修炼人按“真、善、忍”修心性,不做错事。他又问:你就那么有毅力?我就讲:修大法的人,把这个心逐渐看淡,达到的状态也很自然。他又问了一些问题,我就有针对的向他讲真象,谈得很自然,我送了他传单和小册子。

第二天,他打电话来,感慨的说:“这回我看了,真挺好啊。”我为他高兴,又让他看了光盘。

这以后,我打开了向认识的人讲真象的局面。如果没有迈出这艰难的一步,我就只能困在原来的状态无法突破,走不出人来。只有在讲真象的实践中,才能暴露出自己的根本执著和隐蔽很深的执著心,用正念消除它,境界得到升华。我真正体会和感受到,在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的过程中,师父把我们的修炼和提高放在了第一位。

二、否定邪恶黑手利用亲情的迫害

由于我遭绑架、罚款,给亲人造成很大的打击和压力,原来明白真象的,甚至学过大法的,后来也站在对立面上指责我。我找到自己太执著亲情,这情千丝万缕束缚着我无法从人中挣脱,也牵动着亲人的每根神经,使他们呼天喊地的痛。这情使我生不出慈悲,对他们讲真象用的都是私心。我苦于连自己的亲人都救不了,又怎么去救世人?我在学法中不断提高认识,多为亲人着想,我们大法弟子的亲人比别人承受的压力要大,而我们又带着对亲情的执著去向他们讲真象,这双重的障碍阻挡着我们救度亲人。但不能放弃!不管有生生世世的约定在先,还是为了种下将来修炼的机缘在后,我们都要必须做好。我母亲也学法炼功,我给她送大法资料,家人就反对,并用生气的表情怒视我(但不敢说我),背着我给母亲施压力。母亲也躲躲闪闪不让我送,我照样给她。每次去母亲家,我依然给他们讲真象,讲大法在世界各地的盛况,读明慧周刊上有趣的修炼故事,讲江××等恶人在国外被起诉,并常发正念清理背后的干扰。我不断向内找,多从他们的角度去着想,过去我没有体会他们面对自己无辜女儿、姐姐被抓進魔窟遭受迫害,他们的痛苦与无奈,他们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百姓,没有奢望,只求家人平安。那些被打死打伤的大法弟子的亲人们,何尝没有这种痛苦与无奈?我们大法弟子应该使亲人们从这种痛苦和无奈中走出来;我们有能力让他们看到自己生命崭新的希望!

一天,父亲看见我抄写新经文,沉默很久,极力克制自己尽量心平气和的“劝”说我,让我别再与同修联系,并说:“你能保住工作,要感谢××党,他们对你还很宽大,没象文革时那样。”我听了心里格外难受,说不上什么滋味。然而这次我理智了,没有争辩。我想让父亲明白哪怕一点点大法的法理,都能让他从现在的困扰中走出来。这也许是我生出的一些慈悲吧。我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心态平和的告诉父亲:我要感谢的是那些前赴后继和平上访、理智抗争的大法弟子们;感谢那些放下个人一切,坚持不懈的向政府、向人民讲真象的同修们,是他们用自己失去的一切,甚至生命的代价,使更多的人明白了真象,不做江集团的帮凶;也感谢海外的大法弟子的声援,他们把江氏及帮凶告上法庭,使这个罪大恶极的东西越来越难以维持迫害,才使一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获得自由,也使你们没被更多的牵连;更感谢师父赋予大法弟子无边的威力和无私无畏的正义,能抵制迫害!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手段卑鄙残酷集古今中外之大全,它想把法轮功“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三个月铲除。可是五年后,大法洪传世界,受到各国的欢迎和支持。

我还告诉父亲,从前我被疾病和感情的双重痛苦折磨得死去活来,直想自杀,若不修大法,有几条命也没了,你们都爱莫能助。得法后,我健康快乐,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义。

我说得十分坚定,父亲没有说话。想不到,这以后父亲一改往常的态度,也谈论大法如何好,江××如何坏了。我悟道:我们的慈悲和对法的坚定能够化解障碍。

我弟弟和父亲一样固执,也是受谎言毒害最深的,每次向他讲真象,他唯恐避之不及;他还干预母亲修炼。看着弟弟艰难的生活着,辛苦劳作,身心疲惫,还时有坎坷,迷在常人苦难中。我就给他讲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福份,大法能使人健康快乐、生命有美好的未来,也会在天灾人祸中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却反驳说:“谁不生老病死,爱咋的咋的!”我大声质问:你的生命只属于你自己吗?你的生老病死,你的父母妻儿谁负责?说完我转身走了。

回到家我向内找,我发火,又让邪恶黑手钻了空子,这是对亲情的执著阻碍了我救度亲人。我发正念铲除干扰和迫害弟弟对大法正信正念的一切邪恶因素,铲除干扰和破坏我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一切邪恶因素。第二天我把弟弟叫到我家,他在厅里修电器,我在里屋盘腿立掌发正念,然后我拿明慧周刊让他看封面――大法在世界各地洪传的盛况彩照,告诉他江××已在多国被起诉,它迫害好人、践踏宪法、罪大恶极。在中国权大于法,可是在国际法中,它没有特权。我又说:其实你过去也不反对,只是因我受迫害,你才反对的;其实你不该反对我修炼,也不该反对这宇宙大法,应该反对的是这场无端的镇压和迫害。

这次他听得认真,平和,我又送他祝福卡,他接受了,我又和他一起到医院给他生病的岳父讲,他再不反对了。我98岁的爷爷出现病危状态,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写在纸上让他默念,他第二天转危为安,过几天又到外面溜达了。家里的人都明白了真象,都知道大法好。今年“五一”放假,妹夫开车一家三口带着我父母去旅游,在高速公路上由慢车道向快车道转道时,被后面飞驰过来的车撞飞左前轮,车轴也撞折了,车停下了,车里人毫无感觉。妹夫说:“快下车!”母亲说:“还没到呢,下什么车?”看到车撞成那样,母亲明白了,说:“你们都借光了,是我师父保护了这一车人!”再说另一辆车也冲出老远才刹住车,保险杠也撞折了,人却安然无恙。事后父亲说:头天晚上梦着死去的×××跑着追他;妹妹也同天晚上梦着撞车。是他们明白了真象后,师父救了他们。我如果还没去掉对亲情的执著,还没有向他们讲清真象,他们又怎能见证大法的神奇与威力呢!

当我们执著于亲情时,邪恶黑手不但迫害我们,也给我们和亲人之间制造矛盾,阻碍大法弟子救度他们,这就是破坏师父正法,我们认清邪恶的本质,放下人心,才能破除邪恶的干扰和迫害,救度世人。

我们把亲人当做众生之一,不执著于亲情;我们把众生当亲人,减少麻木和冷漠。我们要珍惜每个生命。

三、跳出恩恩怨怨、慈悲救度有缘人

99年7.20之前,我向婆家三十来口人洪法,都没有人修炼,婆婆开公司很有钱,却问:“给钱不?不给钱谁炼。”我告诉她,可以得到钱买不到的好处,她根本不信。孩子的婶子看我炼功,“咯咯”笑声老大。

丈夫有了外遇,全家人都袒护他,由于我没真正放下情,没明白《道法》经文的更深内涵,一直以个人修炼过关的心态“忍”了六年,也没能挽救这个家。我对钱财的心也没完全放下,旧势力利用常人迫害我,离婚时婆家人帮丈夫转移财产,伪造债务。我心有怨恨,阻碍自己修好的一面正法。只是在想:我是修炼人,不执著世间得失,看淡这一切。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要求我们加大力度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每一个有缘人。我想:虽然和前丈夫离婚,但他一家三十来口人与我缘份这么大,我应该让他们明白真象,特别是前夫,我过去讲过多次,他就是不听。我向内找自己,是我没放下情,对他们的恩恩怨怨总是不能完全放下,没有用慈悲去救度他们,讲真象也只是流于形式,那怎么能达到让他们明白真象的目地呢?我在不断的静心学法中纯净自己,逐渐修去了由怨恨而产生的不想救度他们的肮脏的私心。我不断的发正念清除败物,纯正自己。在2004年元旦,我诚心诚意的给离婚一年的丈夫写了封信,用我修大法后的身心巨变,用他亲眼见证的事实,用一颗完全为他好的祥和、慈悲的心给他讲了真象,并告诉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按“真、善、忍”去做,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会带来福份。通过写这封信,我真正彻底的放下了对他的爱恨之情,心生慈悲善念。这慈悲也化解了我对原来婆家人恩怨的,我发自内心的想让他们明白真象,生命有美好的未来。

一天听孩子说她二伯父肝上长瘤要做手术,不知良性、恶性,都吓坏了。我立即想到:“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早上起床我用2个小时在上班之前给原来婆家全家写了一封信:从我的身心变化、讲到大法使上亿人身心健康;从大法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到荣获1000多项褒奖;从现在的瘟疫、怪疾,讲到天象变化;觉者下世传法救度世人于危难之中。并告诉他们:人自己左右不了命运,只有法轮大法能给人美好的未来。不要被江氏谎言蒙骗,它迫害大法、践踏人权,已在多国被起诉,自身难保,不要因害怕错过机缘。心中常念“法轮大法好”。最后我告诉他们:我带来百分之百的诚意,就是为了让你们和我一样健康和快乐,千万珍惜机缘,我又随信放了一张传单《善缘》。

中午下班回家,从窗户看见他家好多人,传出嘈杂的说话声,我先盘坐立掌发正念,然后打电话让他家人来取信。然后我还发正念。过一会,吵声消失了,很静,我想大家一定在传看信和传单,在真正思考,对自己的未来做出严肃的选择。我没有再打电话,我只知道我是在用最纯正无私的心在做,我是在用我修好的那部分的最大能力在做。

通过讲真象,使我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含义有了更深的理解,对于在证实法中修炼自己,在讲真象中提高,在否定迫害中走出人来,有了新的领悟。感受到师父时刻在帮助我们归正自己,把我们的提高放在了第一位。

四、把握五分钟,向单位150多人讲真象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明显感受到师父给我开智开慧。江氏迫害大法弟子大搞株连,给我单位领导造成很大压力。领导再把压力转嫁给我,晋职称时,我参评三年也不给我,很多老师为我抱不平,问我原因。我就向同事讲真象,被有些人举报,学校就勾结派出所把我又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我回来后,静心向内找,我讲真象是带着名利心和怨恨心,不是纯净的心态,被邪恶黑手钻了空子。这怎么能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呢?我不能让他们在无知中再害人害己,今年我要利用好第四次参评机会,让全校领导、老师明白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堂堂正正。我得到学生的爱戴,得到多项荣誉,来自于我按“真、善、忍”的标准教书育人。一切对大法弟子的打压和迫害都是不公的、冤枉的。

距述职还有两个多月,述职时间每人仅仅有5分钟,我决心把握好这机会。我立即提笔写《述职报告》,我一起笔智慧就源源不断,一气呵成,用诗歌的形式风趣幽默、合仄压韵的写出来了。写完后,我不断在学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修正一字一句。也征求同修的意见,帮助我修正心态,这过程是很好的修炼过程。刚开始,我发现自己的欢喜心,我就去掉它。后来一个想法又冒出来:你没有直接喊“法轮大法好”,不能算讲真象,你敢喊吗?你怕了吧!你怕评不上,你怕抓。

我就向内找:我是否心不够纯净呢?讲清真象、救度世人,自己晋职称,我把哪个放在了第一位?我觉得我是把前者放在第一位。上次我被从学校绑架时,我也喊“法轮大法好”,可是我回来后,别人都躲避我,没能使他们真正明白。我想证实大法,要用纯净的慈悲心去讲真象,把每个生命明白的一面唤醒,同化“真、善、忍”大法,生命才能有美好的未来。

过几天,又有东西对我说:你在证实自己,不是在证实大法。我的心又动了,我甚至想放弃,我不断发正念清除干扰,在学法中提高心性,又去掉了不纯的部分,认清邪恶又想钻空子,破坏我讲真象,我坚定的说:“我如果连自己的清白都证实不了,还怎么能证实大法呢?我就是想通过证实自己的清白、高尚、真诚、智慧,来证实大法教人向善,开智开慧,法正人心!证实大法的超常和伟大!我看穿了邪恶,也就破除了邪恶。”

开会前一天,我看到去年投票结果,除了晋升职称的,我与另一个人得票最多,意味着今年两名额中一定有我。能不能因为我讲真象受影响呢?心刚一动,就立即归正:不管结果怎样,我不能再错过难得的五分钟,我要用百分之百的纯正、慈悲的心,正念正行,我要用我现在最大的能力做好。

我提前很多天就发正念清除这150多人背后的邪恶的干扰,并请同修帮助我发正念,整体配合,取得很好的效果。

述职很顺利。我在叙述自然情况和工作成绩时,风趣幽默,全场笑声、掌声不断,烘托出最佳气氛,做好完美的铺垫,当读后面证实大法部分时,我求师父加持,全场鸦雀无声,大家静静的听,每一字一句象滴水穿石,坚定而有力的打动在场人的心:

我时刻将我的做人原则信守,
为人正直、单纯、忍让、宽厚,
人际间寻找真诚和坦白,
走出相互提防、相互利用的壑沟。
抛开世态炎凉的险恶,
凝聚善心铸造真诚与大家共同拥有。
做好人,做更好的好人是我不懈的努力和追求,
请相信你们亲眼所见、所知、所感实实在在的我
心灵的世界“天清体透”!
莫被无端的猜测、联想、谎言所迷惑和误诱,
我需要您今天的正确认识和肯定,
我不需要平反昭雪于若干年之后!
握紧你的手,
我亲爱的朋友
祝你们健康长寿!

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我读懂,那是他们发自生命本源的欢呼!是他们生命明白的一面对“真、善、忍”的渴望。在这次证实法的过程中,我真正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坚定正念,师父就会帮助我们去做好;还感到同修间配合的重要性。讲真象时,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做,用自己证悟的法理去讲,不能盲目效仿,强为。我们还要理智、清醒、放下常人心,才能更利于世人接受真象,我们也不想留下任何机会给邪恶钻。这次讲真象为他们从不同的方面明白真象奠定了基础。

我每突破一个层次都很吃力,写出来自勉,也想给与我从前一样状态的人以借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