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吉林省榆树一中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2004年11月17日】

  • 致吉林省榆树一中的一封公开信

  • 给内蒙古满洲里市人民的信

  • 致云南大学全体师生员工的公开信

  • 致吉林省榆树一中的一封公开信

    校长、老师们:

    最近听说榆树市一中领导又通知被强行下岗的炼法轮功的教师写什么,不写的话就如何如何。听到这件事,我真的为你们的未来担忧。目前,榆树市的很多老百姓都清楚:榆树一中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充当了打手,恐怕再不醒悟的话,也许榆树一中的臭名会远扬世界。

    历史上惨痛的教训实在太多了,仅就在这五年多来,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还少吗?做为一个知情者,我想就此事谈一下自己的看法,目的是警醒那些至今还随波助流参与迫害的人,真的不想再听到榆树一中再出现遭恶报的事情了,令真心为你们好的人在心痛了。

    对法轮功的迫害五年多了,在这场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中,人人都充当了一个角色,是畏惧强权,站在邪恶迫害者的一边,还是顶着压力维护正义,那都是人自己的选择。也许有人会说,大法弟子们为了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有的失去了工作,有的劳教、判刑、甚至有的被酷刑折磨致死,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也太傻了!然而我却要告诉你们:大法弟子的这一壮举,正是“牺牲自己,唤醒世人的良知”,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体现哪!

    99年7月20日江氏邪恶集团镇压迫害法轮功,原榆树一中校长李范,他用文化大革命积累的经验来看待法轮功,紧随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早在99年8月,李范就擅自将本单位坚定修炼法轮功的教师停止工作。99年10月1日之前,江××集团下令如果哪个单位炼法轮功的超过5人进京上访,就把该单位领导免职。99年9月21日怕丢掉乌纱帽的李范,伙同原教委领导将一中的几位坚定的炼功教师骗到学校(说学校开会),超越他们的权利范围,置宪法于不顾,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擅自将本单位的炼功教师非法劫持到公安局,事后一直不敢通知家属。在公安人员填写拘留证时,一教师质问公安人员:“我们没做任何犯法的事,为什么要拘留我们(我们都是按“真善忍”标准去做好人)?”公安人员说:“不是我们把你们抓来的,是你们单位领导送来的。”

    由于李范等人这一举动致使榆树一中的几位炼功教师被非法劳教一年,炼功教师的家属,亲朋好友也饱尝了精神、肉体上的痛苦折磨。事后李范还造谣说“他们不顾及家庭,不要工作”。后来教改时,李范等人却一马当先,强迫本单位大法弟子全部下岗,迫使其他学校领导效仿,给各校的教学工作带来了损失,直接违法教改的总的指导思想:“一校一制,在高中不存在下岗问题”。更为严重的是私自停发了他们的生活费近2年,后来在有文件的情况下,有正义感人的帮助下才补发。李范并擅自上缴他们的身份证。几年来,他们饱尝生活的艰辛(没有身份证,出外谋生都成问题)。

    虽然李范一心想保住乌纱帽,不但没保住,他和他妻子还得了一身病,唯一的儿子又患了肺癌,善恶有报是天理,这就是他为一己私利,出卖良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得到的报应。据知情者透露,李范在事实面前,有所悔悟,见到大法弟子就说“法轮大法好”,我再也不反对法轮功了。可是李范等人给大法弟子造成的伤害和给自己及家人带来的报应已成事实。全国各地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以涉嫌贪污、腐败、营私舞弊被双规或判刑,出车祸、患绝症等遭恶报的例子不计其数,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迫害者都会说,这是上边让干的,可今天的报应却是无情的,上边哪个人能替李范等人承担痛苦。

    目前,法轮大法已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洪传,大法书籍已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发行,对法轮大法的褒奖有1223项。江泽民、李岚清、罗干、曾庆红、周永康等多名高官因迫害法轮功而被海外起诉,“法网恢恢”万维网站已收录了近二万五千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详细单位及个人资料。

    最近消息,陈至立以中国国务委员的身份在访问了南非,津巴布韦之后,于2004年7月17日到达坦桑尼亚做为期4天的访问,他在离开坦桑尼亚之前被法庭传唤,接受了庭讯,成为目前被法轮功学员起诉的江氏亲信中第一个被唤入法庭应诉的被告。

    吉林省某大法弟子,将迫害事实告上法庭,庭审结果事实成立,在正义之士的帮助下,将扣压5年多的全额工资全部补发,这是正义战胜邪恶的开端。一旦时机成熟,试想一中的炼功教师必将运用法律武器维护他们的合法权利。现在,大陆各地大法弟子及正义之士(包括各级官员)都在广泛收集迫害法轮功的各项证据(人证、物证)。为此邪恶迫害法轮功不敢形成文件,多数是口头传达或暗发书面材料,传达完即刻销毁。请收到此材料的人注意留下上级让你们迫害法轮功的证据,给自己留下后路。

    令人痛惜的是榆树一中现任领导班子,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一次将一名男大法弟子骗到学校送入洗脑班施以迫害。2002年9月14日,一名大法弟子去单位要工资存折,结果被学校一恶人打电话报告派出所,在大法弟子回家时恶警早已在大法弟子家门口等候,将大法弟子非法绑架到派出所进行迫害,致使该大法弟子在精神上受到严重刺激,导致家里的孩子身体严重伤害,一年不能上学。被逼把住宅楼都卖了,全家人流离失所。

    清醒吧!别再充当迫害好人的工具了,历史上参与迫害好人的人,最终都逃不脱历史的公正审判,也希望你们能够听一听、看一看世界各国是怎样看待法轮功的,为什么法轮功在那么多国家受欢迎,只有江氏邪恶集团反对。请记住“法轮大法好”,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给自己和家人及亲朋好友留条后路,这样才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吉林省榆树市第一中学部分参与迫害的人员电话号码:
    孔祥阁:0431-3626170 手机:13596450059
    赵若忠:0431-3616599 手机:13364647111
    吴祥阁:0431-3655900 手机:8310195
    姜建伟:0431-3645662 
    方增范:0431-3632117 手机:8206196
    杨宝清        手机:13943150801
    宣黎耕:0431-3626176
    崔绍信
    张立恒:0431-3627895(现任榆树市实验中学校长)
    王敬东
    王春杰
    李范(已退休,可将信转寄给李冰玲转交)


    给内蒙古满洲里市人民的信

    满洲里市广大民众及各级政法官员们:

    江××利用手中掌握的大权,以个人的意志把我国法律踩于脚底,凌驾于宪法之上,悍然发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血腥残酷镇压的五年以来,法轮功弟子始终以真善忍的胸怀和平、理性的向广大人民讲清真象,默默的揭露这场对善良无辜者的迫害。

    2004年5月13日,内蒙古满洲里市法轮功学员张春杰、崔宏、张国云在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时,被恶人举报,遭到不法警察绑架,被非法押于满市看守所近一个月。在强行洗脑后,满市公安局以1-3万元的高额罚款将她们取保候审释放,而暗中又卑鄙的将三人秘密上报劳动教养,于2004年11月9日再次将大法弟子张春杰、崔宏绑架,欲非法将二人送去劳动教养,张国云被迫流离失所。现在张春杰、崔宏被非法关押在满市看守所。望广大正义之士来共同关注此事。

    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这种谋财害命的行为,严重践踏我国《宪法》第35条:“公民有言论自由”第36条,“信仰自由”第37条:“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没有行使监督批准的情况下,公安局擅自抓捕是严重违法违宪的行为,是绑架。

    满洲里市公安局赵立实、王清海、马英等人以欺骗的手段,跟随江氏流氓集团残害善良法轮功弟子,肆意敲诈法轮功弟子的私有财物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假取保候审的方式将张春杰、崔宏、张国云三人总计7万元高额血汗钱敲诈到手,再极其卑鄙的将她们秘密上报劳教。公安局这种欺骗把戏,已经不止一次了,到现在为止,通过公安局国保大队先高额取保候审释放,再以欺骗等手段非法绑架,而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劳教的人数已经达十几人次,非法掠取法轮功弟子私物,据不完全统计已有30多万元人民币。

    几年来,不法公安人员赵立实、王清海、马英等人无视国法,草菅人命,对无辜百姓肆意掠取财物达到了疯狂的地步,难道满洲里检察机关真的一无所知,还是在装聋作哑?

    乌云遮不住天,法轮功真象即将大白于天下。“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以及世界一切正义的力量,将彻底追查满洲里公安局赵立实、王清海、马英等人践踏国法、国际法,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丑恶罪行曝光。同时,满洲里市和各级党政机关及民众团体的正义之士将共同配合调查赵立实、王清海、马英等人在各个领域所犯下的罪行。无论时日长短,直至追查将其绳之以法!

    内蒙古满洲里市法轮功弟子
    2004年11月


    致云南大学全体师生员工的公开信

    云南大学全体师生员工:

    今年以来,云大发生了两桩事。一桩是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在校学生马加爵杀人案,人们对杀死了4个同学的马加爵倾注了不同程度的关心和同情;另一桩是法轮功修炼者、云大图书馆副研究员马玲因写了14封向校领导、党委、纪委、保卫科和同事们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遭迫害的信,和云大电教中心管理员王瑾杰因向校领导发送法轮功遭迫害真象资料,就被昆明市五华国保大队和云南大学610、保卫处等不法分子非法绑架、关押,判劳教,但这桩严重侵犯人权的违法犯罪行为却不被人所知。难道不许问个究竟?

    众所周知,自99年7-20以来,江××一伙政治流氓,为了权欲,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不顾,动用国家全部专政机器、宣传工具和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使用最卑劣的构陷手段,把修炼法轮功的上亿群众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当成敌人来打压,视人类最基本的道德规范真、善、忍为异端邪说来铲除,并把这场邪恶的迫害推向全世界,对法轮功修炼者实行“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摧垮”,的法西斯“群体灭绝”政策,造成了至今最少有1100多人被迫害致死,10多万人被劳教,数万人被判刑,许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遗留下了无数孤儿。

    目前法轮功已洪传全世界60多个国家。秘鲁政府轮训警察时要学法轮功;印度尼西亚把法轮功列为全民健身功法;美国、加拿大、台湾等国家和地方政府允许法轮功学员创办“明慧学校”修炼法轮功。以此相比,一个自称“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国大陆,却容不下真、善、忍的修炼者。云南大学是一所高等学府,具有悠久的历史,是造就人才的地方,本应该倡导真、善、忍教书育人,但是却帮着邪恶去迫害信仰真、善、忍的职工,这究竟为什么?

    人们在议论搞捐赠的“希望工程”,议论马加爵犯罪是因家境贫寒,议论政府官员的腐败和社会道德下滑的种种丑恶。据“中纪委”提供的资料,平均每年处理13万腐败分子;近几年携款外逃的相当一级政府官员多达万人,资金超过8000个亿,仅云南省就外逃200多人,其中地厅级干部达40多人,资金达60个亿。如果没有这些贪官,何必搞什么“希望工程”,如果没有社会的权钱交易,尔虞我诈,也就不会有为钱铤而走险,杀人害命之事了。大家不妨问一问公安、问一问纪检部门,这么多年中所处理的腐败案子中,有没有真正是修炼法轮功的;大家不妨看一看你周围的法轮功修炼者,谁不在做好人?大家静心思考一下,如果人人都象法轮功修炼者一样去做人、做事,一心为别人,那么社会不就安定、家庭和睦、这不是统治者所期求,人民所想往?那真会有盛唐时期的“贞观之治”。

    我们十分清楚,作为主管云南大学610的纪委书记李平和保卫处副处长余晖,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爬到这个位置,现在又继续助纣为虐,把坚持信仰,向你们写信的马玲和向世人发真象资料的王谨杰绑架送进劳教所,已经严重违反了《宪法》,侵犯了《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违背了人的基本道德良知,使马玲80多岁的老母亲失去女儿的赡养,使马玲还在校读书的女儿失去母亲的关爱,让一个三代单亲的家庭分裂;使王瑾杰八岁的幼女失去母亲的照料,这难道就是你们对 “三个代表”的实践吗?

    近来网上传闻,中共的新领导层在讨论给法轮功“平反”问题。近日又传出“中共甘肃省委书记苏荣2004年11月在访问南非赞比亚期间受到法轮功学员的控告,警方正在搜捕中。这是继前教育部长陈至立在坦桑尼亚被起诉出庭后,第二个中共高官在非洲被告,也是中共高官首个在接到传票因蔑视法庭躲藏被外国警察通缉者”。一旦法轮功“平反”,你们如何向被你们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及其亲人朋友们交待?如何向你们自己的儿女、亲人交待?“文革”最终结局你们是知道的,“善恶有报”这是天理。现在你们只有立即停止对法轮功作恶,释放被非法劳教的马玲、王瑾杰,弥补自己造下的罪过,才是唯一选择!

    各位教授、老师:你们都是明理之人,你们教育学生要有良知、敢于坚持真理,匡扶正义,现在你们周围的同事、熟人无辜被绑架、遭迫害,明知《宪法》被践踏,人权受侵犯,善恶不分,是非不明,你们就一点也不动心?就不想做点什么?如果你是一名学生,当你知道一个只因信仰真、善、忍就被非法绑架劳教的老师,无辜的被迫害,你的良心和道义不会使你想一想为什么吗?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各位师生员工:五年多来大法弟子在迫害中为什么不放弃修炼?为什么要冒着被开除公职、被抓、被关押、劳教、判刑的风险,用自己省吃俭用下的钱去印发传单、资料,不辞辛苦的向世人讲真象?这在古今中外史上可从没有过的呀!大法弟子完全都是为了众生好。法轮功学员的目地只是希望在不久将发生的天惩恶人时,使善待真善忍的世人免此一劫。

    愿你们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云南大法弟子
    2004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