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市温江区胡雨珍四年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18日】2000年元月3日,我去北京上访,家属发现把我从成都挡回,下午6点过回到家里,本村村长王怀成已带着派出所人员罗永林、乡政府人员李宏元等已在家门口等候,并非法收缴了我的身份证,而后把我抓走,在乡政府派出所冷冻一夜,当日被一起抓去关押的还有玉成村四组的大法弟子王永凤、姜丽蓉。第二天姜丽容被放回,我和王永凤(我大伯哥)被送往温江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然后又转入县年守所迫害30天放回。在这45天关押期间,胡冬祥等向我丈夫敲诈1500元,王永凤家也被诈骗去1500元,胡冬祥一伙对家人说那是对我和王永凤上京上访的罚款。

2000年农历3月中旬,胡冬祥一伙拿走了我家电视机,并威胁我以后还要抄我的家。村长王怀成隔几天又带领乡政府人员胡冬祥、王景善一伙到我家及附近大法弟子家進行骚扰、恐吓:谁再炼法轮功就罚款300元至上千元,还要抓去关押,并强迫写保证。我不写又把我抓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滴水未喝过,强饿两天还要给他们打扫卫生、扯草。四月初王怀成又把我通知到乡政府進行为期10天的洗脑、晒太阳,并读诽谤法轮功的报纸给我们听,当日非法关押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由胡冬祥、杨碧群负责,王景善监视。

2000年6月6日,我又踏上了北京上访之路,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拉横幅“法轮大法”而被抓,后由派出所罗永林、乡政府姚兆成接回温江拘留所。路途中罗永林、姚兆成不给我们吃东西,别人给我们面包也被他俩威胁:不准给他们吃,不然连你也抓起来。那被威胁的是一位都江堰的姑娘(放假回家),她真的就不敢与我们接触,眼巴巴的见我们铐在卧铺上无吃无喝。下火车后乡政府派出一辆车来接我们,当我们上了汽车,姚兆成就开始打我和姜丽蓉,叫童玉华看着怎么打我们的(我们三位是一起上京,又一起抓回),还说这就是炼法轮功的下场。姚兆成把报纸卷成一个筒子,对着我和姜丽容的脸猛打,从成都到温江不停的打,我的脸被打黑,鼻子被打的鲜血直流,姜丽容的脸也被打肿,在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放回。

2000年6月29日,我正在帮隔壁邻居扯田里的草,上午10点过,乡政府人员张喜龙和一个刀疤脸及下村干部陈青华,把我从田里连拖带打揍上汽车抓到乡政府。张喜龙把我叫到政府大礼堂后边,叫我叉马步,我没叉,他便用脚狠劲的踢我大腿,用手打我的耳光。过一会儿,张喜龙把我叫到他们住宿的巷子里跪砖头和小尖石,刀疤脸走过来用手打我许多耳光,他手打痛了又脱下脚上皮鞋,用鞋底猛打我头部、耳根、脸部,当时我只感觉我的头象要扭下来似的,发麻、发疼,耳朵里嗡嗡直响,嘴里牙骨疼痛,因为他一手一只鞋,左右来回狠打,直至他打累了才罢休。过一会儿我看见姚兆成又一手一只鞋提着走到大法弟子杨德君(家住和盛镇16村)面前,象疯了似的对杨德君的脸、头、耳根又是一顿毒打,只听见杨德君被打得大叫。大礼堂里还非法关押30多名大法弟子,胡冬祥一伙见太阳晒着大坝时,便把30多位大法弟子叫到大坝里晒太阳,不准动,监视者随时想打谁就打谁,胡冬祥一伙人的拳头、脚踢时不时的便落在大法弟子身上,玉成村大法弟子王永凤还被抓到派出所那边挨一顿毒打。6月30日上午10点左右全部放回。

6月30日午后3点半,胡冬祥、王景善等开着警车、小车和拖车凶恶的来到我家园子里,他们先砸了姜丽容家的门窗、锅碗,抢拿走家具后,又来到我家,胡冬祥问我:你说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回答说:法轮功教人学“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上访也是按宪法程序做的,公民有上访的权利,我要炼到底!胡冬祥马上叫李宏元用手机向上报我的态度后,便一声命令:砸!只见胡冬祥一伙有拿棒子打我门窗的,有抱石头砸锅的,有摔碗的,有抢拿家具的,他们来的20来人几乎全部动手。几分钟后,我的家成了一片狼藉,一抄而光。我见状,便大步向外走了,我想再去上访,控告胡冬祥一伙的犯罪行为。当我走了两里多路时,被陈××追上(乡政府人员),他劝我回家,王景善见状叫嚣着:“把胡雨珍拖上我车。”杨碧群(乡政府人员)便下车把我拉進警车里,抓到乡政府大礼堂。刚下车,姚兆成便叫我跪在礼堂台上,用穿着皮鞋的脚踩我脚心,用一根细细的铁丝抽打我脚心,脚肚子,还不过瘾,姚兆成又把电丝线扭成几股,对着我乱抽乱打,打累了张喜龙、李宏元等六七个大个子、还有刀疤脸,他们又轮番的接着用电丝线抽打我全身及头部,直到一个个被打累了才住手,扬长而去。而我被打的几次昏迷,无法站立,全身乌黑,两脚浮肿。第二天上午才叫我丈夫把我接回家,并叫我丈夫不知保证了什么。

2000年9月1日,我连写了四封控告书给县书记、公安局长、成都中级人民法院及县法院;控告胡冬祥、王景善一伙利用职权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弟子及家属。2000年11月22日左右,我正在洗衣服,派出所罗永林、杨华便开着警车穿着制服将我绑架。在派出所冯志勇向我宣读了非法劳教通知书,大概内容是我两次为法轮功讨公道而上访,9月1日写控告书为法轮功辩护,以“扰乱了所谓的社会治安”罪名而被非法判处劳教一年。我不服,我说我还要告你们。他们说你告不准的,现在是江泽民的天下等。就这样,我被送往成都监狱转运站,呆了十几天,在里面我又写了一份申诉书,给一名叫李干事的监警叫她帮我带交给法院,不知她给我交没交。

2000年12月14日我与其他被非法抓关在一起的法轮功弟子及女犯们被送往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那里我受尽了七中队队长张小芳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它们经常指使女犯、犹大对我实施二十四小时全天监视,站军姿、坐军姿,不准洗刷、晒太阳,关小间等。一年后,于2001年11月26日由乡政府人员李××、派出所干警(戴眼镜高个子)和县公安一名,三人把我接回乡政府。而后李××又叫我丈夫当天晚上把我给接回。第三天,也就是11月28日,李××又突然开车到我家把我非法抓走,说是新镇长要见我。结果是非法关押我,胡冬祥把我叫到办公室,宣读诽谤法轮功的报纸,我警告他:胡部长,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这样做,古人有句话我送与你:多行不义必自毙,请你自尊。他气呼呼的丢下报纸大叫着把我关起来,就这样我又被非法关押了15天。

2003年8月28日午后3点左右,派出所李代春由村长王怀成带着闯進大法弟子王永肖、李群芳家,串上楼到处搜查,没什么收获,王怀成又把李代春带到我家,串進屋里到处乱翻,最终抄走了我学的大法书《转法轮》,并叫来一车乡政府人员示意绑架我和王永肖、李群芳。我见此情景在那车停下之前就离开了家,王怀成、李代春没得逞,又到王永肖、李群芳家,他俩在养的大黑狗面前乘机从后门跑出脱险。李代春一伙见人没了,便对着王永肖、李群芳的儿媳(身怀有孕五六个月)威胁说:下次再有人举报你妈他们,我们就不客气了,抓他们去关押等。而后气势汹汹回乡政府去了。

玉成村的村长王怀成与他妻子张大琴自从江氏迫害法轮功以来,就开始上窜下跳,勾结不法官员胡冬祥、王景善、李代春一伙,经常在王怀成家扎营,谋划不法行为迫害本村大法弟子。它们还经常在园子里到处诬陷、造谣栽赃法轮功及法轮功弟子。比如:张大琴诬陷说:我园里的雷红琼是练法轮功疯的,了解事实的人(不是炼功人)正言说:你不要乱说,雷红琼是在法轮功没传到我们这里前就疯了的,你怎么说她是炼法轮功疯的?再说法轮功也有要求,精神病人不能炼法轮功,危重病人也不能炼法轮功,人家有明文规定的,请你不要再瞎说了,我们都很清楚。只要别人揭穿她说的,她便气的瞪大眼。他们夫妻俩还经常监视本园子的法轮功修炼者,只要不见人影就问法轮功弟子的家属。2004年我到外地打工很少回家,即使回家都天黑了,一早又走了。王怀成、张大琴见不着我的人影,便向我婆婆打听。

然而我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这五年多的迫害中,我本着“真善忍”的原则,和平、理性的向民众讲述真象,从未有过过激的行为,没有埋怨、没有憎恨,包括迫害我的人,我同样经常告诉他们:作为一个生命,要懂得怎样去珍惜自己,珍惜别人,善恶都有果,善良会给自己给人类带来无限美好,恶行会给自己及子孙造恶果,劝他们做什么事都要良心对待,不要断送自己美好的未来。即使这样,它们至今还在作恶。今年5月份胡冬祥一伙又非法抓走法轮功弟子张青树,同月在和盛镇大街上大肆抢翻大法弟子的背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