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2000年一次到信访办上访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18日】2000年6月份,我再次踏上了進京上访的路。在去的路上,我遇到了我们地区的十几个大法弟子。虽然在这之前,我两次進京,也做了自己想做的,却始终没有去信访局,所以这次我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我也要闯進信访局。

背着师父的《洪吟》:“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我与一行十几位功友来到了信访局门前。刚走上台阶马上被一群警察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极其粗暴的推搡着我们,企图阻止我们進入。当时我心中只有一念,那就是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進去说个理!凭着这一念,我与另外5个功友闯了進来。

按照上访程序,我来到接待窗口索要表格,发放表格的工作人员问道:“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坦坦荡荡的回答:“是!”他听后立即拿着扬声器走出来喊:“炼法轮功的马上出去!”随着他的话音刚落,進来了一群凶神恶煞的警察,要将我们带走,眼看上访已是不可能的,我便将随身携带的有关苏刚被迫害经过的印刷材料硬塞给那个工作人员,并告诉他:“你一定要看,要明白真象啊!”

我们被带到了信访局西边一所住满了北京公安的房子里,他们故意拿出表格要求我们填写,当看到我填的住址是潍坊的,马上与潍坊驻京办事处取得了联系,当时我心想,我来京上访,为的就是说清事实,讨个公道,让世人对我们有一个客观的认识。我不能什么也没说就被“押解”回潍。何况,我堂堂正正来,也要堂堂正正回去,我是在行使《宪法》赋予我信仰自由和上访自由的权利,没有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

于是,我在那张表格上写道:“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立刻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写完之后,我决定离开。而这时,警察已经挡在了门口,见我想硬闯,他们夺过我的包摔在地上并将我打倒在地。他们将我摁在地上直到各地驻京办的汽车纷纷开進院内,便要将我及房里的大法弟子一个个拖到车上,我们拼命反抗,于是两个恶警野蛮的架起我来一路将我仰面拖了出来,我一边反抗一边大喊:“看看吧,这就是人民警察,他们就是这样对待大法弟子的!”喊声引来了许多上访群众围观,大家一片议论纷纷。

那些恶警将我拖上车后,反拧着我的胳膊将我摁到车座下面,我不想放弃任何可以讲清真象的机会,开始给车上的警察从善恶有报的理讲了起来,讲了一会儿,车上几个年龄稍大的警察对仍拧着我胳膊的那个说:“放开她吧,反正也跑不了。”

这次回到潍坊,我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