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18日】我1998年得法,修炼后身心受益。1999年7.20恶首非法打压后,欺世谎言铺天盖地。为了揭穿邪恶谎言,救度众生,我到某单位讲真象。当时他们受毒害甚深,表情都很冷漠,不愿听、不接受。我由于心态没掌握好,方式有些过激,把真象资料放在办公桌上一放,转身就走(后悟到明显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办公桌上的资料他们谁也没看,被恶人举报到镇派出所(此人不长时间遭报身亡)。

2001年8月27日,镇派出所的人把我从家中绑架到市拘留所。几个月后我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一年半,送到沈阳市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一大队二分队。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凭着对师父、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念正信,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之徒的一切要求。劳教一年半期满后,他们仍不放人,又非法加期6个半月。在一次“洗脑转化”会上,恶警以恶毒的谎言诬陷大法,我立即站起来大声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们当即和几个恶人把我拽出会场,一顿拳打脚踢……。小队长石宇恶狠狠的说:“你再不遵守监规纪律,我就给你加期!”

在那邪恶的黑窝里,邪恶天天在诽谤大法,隔几天就开会。在一次诽谤会上,不少大法弟子站起来证实大法,我也是其中一个。我们集体的正念发挥了作用,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在师父的保护下,他们没有对我们用刑。

2002年12月初,劳教所开始了强制“转化”。一次做早操,因我不配合他们,石宇(小队长)和王××(大队长)把我双手反铐吊起来,双脚不沾地,然后用棒子打我脑袋,不知打了多少下,我已昏死过去了。象这样被打得昏死过去已有好几次了。他们用针扎我,我醒过来时,问我做不做操,我说:“死也不做!”他们把我放下来,用各种酷刑折磨我,把我半蹲铐在铁管上,那种姿势站不起来,又蹲不下去,痛苦至极。晚上不让睡觉,一反铐就是几天。

一次省里来了一个什么教授在劳教所开报告会,在会上此人恶毒攻击大法,谎言不堪入耳,我实在忍不住了,一个人站起来,对他们说:“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最正的大法,不许你们诽谤!”这时冲上来5、6个恶警,强行把我拽到办公室,把门关上,几个恶警轮番打,拳脚相加,嘴巴打了无数,脸肿很高,嘴张不开。恶警狠狠的说:“打死你!”打完后把我反背铐上,不让睡觉,脸不能洗,吃饭手抬不起来,手腕被铐的伤痕至今仍很明显。

一次我正在打坐,被恶警发现了,恶警把我双手反绑在背后,两腿用绳子捆上,队长石宇用棒子打我头部,捆绑时间长达三个半小时。后来又用绳子把我脖子和膝盖连在一处,脸几乎贴在膝盖上,蜷得我上不来气,心闹得厉害,我觉得精神就要崩溃了。这样连续长期用多种酷刑折磨,我的承受力、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这时我想到死,转念一想:不对,我不能死在这里,早日出去证实法,才是我此生的使命。就这样我以坚韧的毅力顶着精神上和肉体上的非人折磨活了下来,于2003年9月11日被“释放”。

臭名昭著的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恶首最得力的几个爪牙罗、曾、刘、周、陈等亲自多次来此坐阵,还把马三家“洗脑”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凶残手段向全国推广。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致死,还曾经把18名不放弃信仰的女学员脱光衣服扔入男牢房。这群恶警个个丧失理智、人性全无、残忍至极。它是人世间最邪恶、最残忍、最黑暗之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