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带给我俩彩色的人生


【明慧网2004年11月19日】“我们要结婚了!”家弘和瑞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宣布这项喜讯,“我们希望在结婚之前,将心中的喜悦及法轮大法带给我们的美好告诉所有的人。”

九年前一位热心的同学告诉家弘,有个美丽的女孩和他有夫妻脸,就在这样奇妙的牵引下,家弘和瑞美谱出了一段恋曲。

*约会由看病揭开序幕

恋人交往的初始,甜蜜的渲染总是模糊了对方的缺点,但慢慢的缺点就一一显露出来了。“家弘那时候的身体很不好,脾气也不好,好像哪里都不好……”瑞美数不清到底当时的家弘哪里不好,只记得他们 交往的前五年,每一次约会总是由“看病”来揭开序幕。家弘说:“从有健保卡开始,我就每个礼拜看病一次,是真正的药罐子。”看病和约会的时间重叠,看病、 针灸、拔罐就成了约会的例行公事!

“我从小就常感冒,一年有三百天在感冒中;国中时期得了胃下垂,吃东西不能消化;一吹到风就头痛欲裂;还有过敏性鼻炎、偏头痛、关节痛、疝气、心绞痛、干眼症、贫血、痔疮、慢性腹泻……冬天上学,我必须一手捧着头颅、一手捂住鼻子,弯着腰走路!”约会期间,瑞美陪着家弘看遍了中医、综合医院里的每一位医师。一身的病促使家弘研读中医书籍,对穴道、舌象、汤药、处方都略有心得,却仍改变不了虚弱多病的体质。

*那段身体差、脾气躁的日子

“他还常劝我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瑞美突然记起来家弘的另一项苦恼。家弘说:“生病的人也没有口福!”体质加上胃病,让家弘严格恪守吃的禁忌,冰的不行、甜的不行,酸的、辣的、炸的、苦的……都不行,最后家弘只能吃清淡的素食,同时不忘提醒纤弱的瑞美也忌口。“只是,像我这样体质不好的人,怎么吃还是一样一身病!”

长期谨慎的养护身体,也长养了家弘拘谨而自我中心的坏脾气。瑞美说:“有一次我感冒不舒服,还上了全天满堂的课,家弘临时打电话要我坐公车到台北陪他一起去索取演唱会的票,我很不想去,拖延了一些时间才出门,结果到了台北打电话给他,他居然咆哮说:你这么晚了还来干吗?!就要我自己再坐公车回学校去!我在公车上就一直哭、一直哭……”事过境迁好几年了,家弘回应瑞美的笑里有腼腆的歉意。

“那时候我性子急,也不懂得为人设想。开车跑业务遇到塞车常常十分烦躁,一股冲动让我一个人在车上就开骂起来。有一次上交流道时,我如往常一样对着前面牛步前進的车子一路猛按喇叭,没想到那辆车停了下来堵住我的去路,从车上走来一位彪形大汉,我吓得赶紧锁上车门,也猛然惊觉自己的歇斯底里!”家弘反思,实在不解自己平时脾气蛮好的,怎么一上车就变了一个样?

*身心跌落谷底

身心最低落的一次,发生在2000年。家弘刚从电脑多媒体班结业,在补习班的出色表现使他急切的想在职场一展身手,没料想班上同学都找到工作了,唯独他还在家待业。日子一天天过去,心理压力转向以生理的病症为出口,家弘的身体出现了莫名的疹子,遍布全身,晚上奇痒无比,如有无数只虫子往肉里钻,苦不堪言,整夜阖不了眼。中医对此束手无策,家弘的皮肤抓烂了,指甲缝填满残败的皮肉屑,双腿留下大片抓伤而黑色素沉淀的疤痕。

由于胃承受不了猛烈的西药,一直避免看西医的家弘,这回在连续几个月夜夜煎熬的痛苦下不得已求助西医了。医生开的药只有第一次有效,几天后复发再去求诊已不起作用了,医生只能开安眠药。这对年纪轻轻的家弘打击很大,他觉得几乎没有路可走了。

*喜得大法十天之内挥别顽疾

抱着碰碰运气的侥幸心理,家弘开始寻找气功锻炼。2001年2月,家弘从家中信箱收到一份传单,上头报导了一些教授、医师、律师修炼法轮功的故事,看了很心动。但是,当时电视刚转播了大陆中央电视台提供的天安门自焚案,那个骇人的新闻像一片阴云罩住了家弘求道的心,使他对于学炼法轮功产生了迟疑。

传单上列着法轮大法网址,还提供书籍免费下载。谨慎的家弘决定先自行下载《转法轮》,阅读看看再说。粗略的浏览,家弘读到了许多做好人的道理,觉得很正。虽然参加了法轮功九天学法炼功班,但心里还是有点担心。观察了三、四天,家弘发现法轮功学员真的都如书上所说的严守心性、注重道德、不收费、不收礼,才放下忐忑不安的心。

“《转法轮》一开头就说法轮功不是治病的,只为真修者净化身体。”家弘当时想:好吧!豁出去了!就花一年时间炼炼吧!不去想病的事了,就照书上说的真、善、忍去做,一年后如果有效就继续炼,身体没有改善就不炼了。结果让他痛不欲生的皮肤病竟然在十天之内痊愈了,长年困扰的几十种疾病在一年之内不知不觉中都悄悄远离了。“我很快从四十六公斤长壮到现在的标准体重。修炼三年多来没看过病了。”家弘很满意现在的体格,不高,但健康。

*识破中共谎言 见证大法美好

再深入了解,家弘惊讶于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受的惨烈迫害(镇压五年多来,至少1,120人被迫害致死!)他发现那个自焚的新闻根本是中共一手造假出来的伪案。为了污蔑法轮功,江泽民竟然公然导演这出丑戏,并向全世界散播谎言与仇恨!家弘想起自己走進大法修炼之前踌躇迟疑的脚步,一份帮助世人明白真象的使命感便油然而生,同时也乐意主动来到九天班协助教功。

在一次九天班上,家弘见到一位太太,穿着打扮看起来不下四十岁,神色憔悴,面容犹如风干福橘皮一样干缩黑瘦,让对中医稍有涉猎的家弘印象深刻。原来这位太太罹患癌症末期,医生刚宣布她只剩下七个月时间了。绝望、伤心、恐惧翻涌来袭,她只身在公园里惶惶度过一整夜,清晨天蒙蒙亮,来到公园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发现在一旁哭泣的她,给予安慰也鼓励她来炼功。半年后,家弘带母亲参加学法组时,再次遇见了那位太太,这回却几乎认不得了──她不但推翻了医师宣判的死期,更从风干的橘子变成了皮肤光滑、气色红润的美丽少妇!亲眼目睹这判若两人的巨大变化,更坚定了家弘修炼大法的心。

*美好的修炼伴侣

家弘体质的迅速改善,女友瑞美看在眼里,同时也在观察着家弘的心性变化,“他修炼之后比较体贴,比较会为别人设想了!”去年五月,瑞美也加入了法轮大法修炼行列。

“修炼后有一天早上炼完功,我骑机车载妈妈回家,肩膀突然被什么东西重重击打了一下,回头一看,那是一条正在解冻的大鱼!一阵恶心让我想破口大骂,但话刚到喉咙,有一个念头在脑中闪现:我是修炼人,不能骂人!然后立即嘲笑自己真是修得不好啊!”过去那个脾气暴躁,动辄骂人的家弘,笑说着自己最近遇到的事,天真无邪,有份洗净尘泥般的素净。

“未来的日子,希望我们俩都可以依循着真、善、忍的法理去做,一起携手,共同精進!”挥别过去晦暗的日子,金色的阳光正洒在这一对佳偶身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