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信仰的金领人士

【明慧网2004年11月2日】
  • 坚持信仰的金领人士

  • 王大姐的故事

  • 坚持信仰的金领人士

    詹志坚(化名),30多岁的小伙,1米8的个子,五官端正,器宇轩昂,96年得大法。

    1999.7.20江氏集团对大法开始疯狂迫害以后,詹志坚上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非法抓捕,经过其父母的一番艰苦周折才将其保了回来。江氏犯罪集团对修炼法轮功的民众随便关押、非法判刑、打死算自杀的残暴迫害现实使詹志坚的父母极其害怕。他的父母把全部积蓄和精力都花在他的身上,送他去英国留学,获得金融某专业硕士学位,把他培养成了国际注册会计师,成为国内紧缺的经济专业人才。回国后,受聘在沿海经济发达的一个市的某外资公司担任财务负责人,年薪20余万元,是地地道道的金领人士。在他父母的眼中,多年的精神和物质的投资已经开始回报,儿子正在“成龙”。但是,儿子正是被江泽民迫害的修炼法轮功民众之中的一员,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父母可就什么指望都没了。所以,詹志坚的父母和他的美貌妻子共同对詹志坚做“思想工作”,要求他放弃修炼,避免被迫害。詹志坚在巨大亲情的压力下不为所动,还告诉亲人,没有大法就没有一切。他的母亲见儿子坚决不放弃大法,几乎近于疯狂的主动与警察将儿子抓進了邪恶的洗脑班,企图“转化”詹志坚。在洗脑班里,詹志坚心态平和,面对一个个“说客”,面对各种魔难,始终不为所动。一年过去了,美貌的妻子受不了警察要将詹志坚判刑的威胁,流着眼泪和丈夫提出离婚,想以此让詹志坚回心转意放弃修炼,詹志坚平静的对妻子说:“对不起,我让你受苦了。如果你不爱我了,我不反对你的离婚要求,财产全部都给你;如果你还爱我,希望你坚持下去,黑暗一定会过去,法正人间就在不远的将来。”但是,妻子终于走了。

    警察说:“你那么好的工作,那么高的收入,那么漂亮的妻子,那么美满的生活,你都不要了,你要什么呀?”

    詹志坚说:“我要法轮大法!”詹志坚还说:“好的工作,高的收入,我的妻子,美满的生活,我都想要,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把这些给剥夺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祸国殃民,你们要深思啊!不要跟江氏集团再干害人的事了,善恶有报呀。”

    就这样,詹志坚在洗脑班坚持信仰,一年半后被无条件释放,堂堂正正闯出。不久,詹志坚就被一家外资大公司聘为财务主管,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他尽心尽力,兢兢业业,广受好评,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大法。


    王大姐的故事

    红扑扑的圆脸,一身南方普通乡镇妇女的装束,短发,50多岁,憨厚朴实,不苟言笑。在共同的学法会上,没见过她有什么豪言壮语或惊人之念,见到的只有点点头微微一笑,倾听还是倾听。显而易见,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村乡镇妇女。

    几次见面后,我知道她叫王大姐,因为别人都管她叫王大姐。1999年7.20江氏集团对大法开始疯狂迫害以来,我们都在用各自能够采用的方式证实着法,与王大姐等同修在一块共同学法的机会少了,见面也少了,印象也就自然淡了。从2001年至2002年这二年中,由于公安迫害我被迫离家出走经历了风风雨雨,有过精進,入过牢笼,走过弯路,又幡然醒悟重新精進。当我突然想起要与往日的同修联系时,最后一个才想起王大姐。几经询问,我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比学比修让我愧疚,发人深省促我精進。

    从2001年开始,她与同修一道正念正行,每天都在做着发真象资料救度世人的工作。她散发真象资料的方法很简单,顺着街道走见到信箱就往里投。这一天,她正在把真象资料往一个信箱投时,听到门里有人问:“你干什么呢?”王大姐头未抬就回答:“发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资料。”那人就说:“你胆子不小啊。”王大姐这才仔细观察,原来这是一个公安派出所的大门。就这样,从里面出来警察把王大姐抓了進去。警察审问一天,王大姐除了“我是在救你们,你们不要做坏事”之外,其余什么也不回答,转天被送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牢房中,王大姐坚持炼功,恶警给她戴手铐,王大姐坚持打坐,恶警又给她戴脚铐,还指使坏人对她進行体罚迫害,并且一天十多个小时的苦役折磨,体重减了几十斤,人被折磨得脱了像,强迫她“转化”,但王大姐心如磐石生死不怕,严正表示坚决跟定师父修炼到底。恶警又将王大姐的老伴和儿女找来,叫他们用亲情逼迫她转化,王大姐心静似水不为所动。就这样一直被非法关押了8个月,恶警一看没了招,气急败坏的非法定她2年劳教,把她往劳教所送。从上车开始,王大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师父,我不去劳教所,我要出去救人。”她一路不停的默念这句话。到劳教所進行体检,她的血压高得出奇,吓得劳教所的警察不敢收,退回看守所,看守所也不敢收了,怕出人命,结果3天就放了出来。从此王大姐更精進的走在证实法、救度世人的伟大征途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