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正法最后的关键时刻,我们做了些什么

写给绥化地区的大法同修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师父在多次讲法中提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当这些不该发生的事,实实在在的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的心是怎么想的?采取了什么措施?扪心自问,愧对师恩。

我们绥化地区最后也相继出现了:有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有的同修被邪恶非法抓捕,有的被邪恶迫害致死,在这种残酷的事实面前,而做为本地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为他们做了些什么?

据我个人了解,同修间有知情的,有不知情的,到一起互通一些情况,只是对此事深感同情、痛心,并指责一些出事人的“漏”,就此而言,做事的人出事了被指责为有“漏”,而不做事的人没出事也没有人指责,向内找了自己,用法衡量一下,没出事的人的“漏”比出事人的“漏”还少吗?只是表现不同而已。即使他们有“漏”,在修炼还没达标的情况下,也在所难免,在今后的修炼途中,逐渐的把“漏”修掉,也不允许旧势力的邪恶迫害。你们可知,他们在那血腥的险恶环境下,家不能归,亲不视颜,流离失所,只能靠翻垃圾箱捡来一些吃的、用的,真可谓四壁空了难遮体、寒食淡淡盐水稠,即便这样,他们还是不畏生死,冒着随时被邪恶抓捕的危险做着大法资料。而我们呢?坐着沙发,喝着茶水,吃些水果,磕点瓜子,看看电视,跷着二郎腿,在这种安逸享受的同时,想没想到那些正在魔窟里受煎熬摧残的大法弟子。

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道:“大法弟子还都是在迫害中,你叫我高兴啊我也高兴不起来,有多少大法弟子此时此刻在中国那些邪恶的劳教所里遭受迫害。”想了这些,真是眼在往下流泪,心在往外淌血,我们采取了什么要救他们出魔窟的措施?发正念都不能保证时间,而又有几人发正念时能想到他们呢?讲真象又有几人去做?又有几人真正去邪恶处面对恶徒能坦然不动的洪法,讲真象,往出要人呢?“当他们出来时,你有什么脸面对他们?你为他们做了什么?”(《也棒喝》)虽然他们出事,不仅仅是他们个人的事,而是我们地区整体有“漏”,洪法不到位,讲真象力度不够,没有象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的那样:“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如果真是那样,邪恶还能钻谁的空子,那些恶徒也在逐渐的明白迫害大法弟子的下场及善恶有报,形势是否又進一步宽松了。还能存在继续非法抓捕、摧残、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吗?

希望绥化地区大法弟子加大力度做好师父一再要求做好的三件事,这三件事也是给自己在正法中树立威德而做,并不是给大法,给师父做。决不能有等、靠、早点结束的念头。也许有人想早点结束吧,也许能顺水乘舟,捎个方便!可能吗?真的一旦正法结束,应好好想想自己是否达到了圆满的标准。不能把师父的慈悲做为侥幸过关的“通行证”,记得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讲:“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但我也绝不要不够格的弟子。”你做的好与否,能达到什么程度,师父知道,你自己也知道,骗了别人骗不了师父,也骗不了自己。

别再昏昏然了,别再被常人的亲情琐事所羁绊了。快醒吧,趁正法没结束,还有机会,否则,再没有余地了,“清醒吧!这场历史上最邪恶的魔难都不能叫你们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间时惊悔与急恨自己太差劲的绝望中看着真修的大法弟子圆满的壮观了,这也是自己种下的因果。”(《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最后,让我们共同重温一下,师父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的经文:“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

以上有不当之处或语言过激之处,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