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法 疾病痊愈黑发生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

  • 走進大法 疾病痊愈黑发生

  • 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 走進大法 疾病痊愈黑发生

    我家住在辽宁省凌源市,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今年53岁。我曾是一名患有多种疾病的人,重活干不了,钱又挣不来,还得整天吃药,妻子是个聋哑人,所以日子过得很苦、很累。

    1996年我有幸得了法轮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功。几年来,没花一分钱,没吃一片药,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多年的光头,亲戚朋友都知道,特别难看。所以不论天怎么热,我都不敢摘帽子。得大法不到半年,竟长出了一头乌黑铮亮的黑发。

    还有一事,我左边的一颗牙松动,牙根也出来了,只有一点点儿血丝连着,只要舌头轻轻一添就得掉下来。第二天早晨,奇迹发生了,我竟忘了那颗要掉的牙,照常吃饭。吃完饭后,我突然想起了那颗要掉的牙,怎么吃饭得劲了呢?是不是掉下来随着饭咽下去了呢?没成想一摸,牙纹丝没动,长上了。

    这还不算,2004年7月的一天,我下班回家,发现我的又聋又哑的妻子正在炼动功,晚上一觉醒来,发现她正在炼静功,我从来也没教过她。后来我让她听师尊的讲法录音,一听就是二、三盘。她还是开着修的,很多东西都能看见。比如师尊怎么给学员演化功,学员的身体怎么放光。

    1999年7.20以后,我也是受害者,监视、绑架、罚款,尽管邪恶们用尽心机,机关算尽,都无济于事。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这颗心永远不变。

    现在我们全家健健康康,幸福美满。所有这一切都来自于大法,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

    清醒吧,世人们,千万不要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缘。走進大法,得福无边。


    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辽宁省凌源市三十家子镇大法弟子于菊英,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今年64岁。1996年喜得大法,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曾经患有风湿性腰腿痛病,严重时不能下地行走,常年吃药。这病没好,又患脊椎结核,每一年都得住几次医院,花了很多钱医治,也没好。还患有气管炎、胃病、低血压、脑血栓等,手脚麻木,整天迷迷糊糊,抬不起头来,不能睁眼睛,一睁眼睛就感觉天旋地转的,就得吐。还特别怕热,四月的天气就感觉热得受不了,就得住院。1992年5月,因昏迷不醒,被抬到急救室,急救两个多小时,才苏醒过来。我家本来就很困难,为我治病又花了一万多元,都是向亲戚借的钱,丈夫发愁的说:实在没有办法了。父母流着眼泪也是干着急,没办法。这样我只好躺在家里,无奈的等死,丈夫已在为我准备后事。自己每天偷偷的掉眼泪,心想: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呢?

    就在我痛苦绝望的时候,亲戚到我家说:“法轮功很好,炼功还能祛病,你弟弟、妹妹都在炼法轮功。”1996年农历9月26日,我丈夫把我送回娘家,在弟弟、妹妹的帮助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开始时,弟弟、妹妹让我听老师的讲法带,看《转法轮》,我只有小学四年文化,很多字不认识,只好问别人。刚看时我就觉得这是一本宝书,这是我生命得救的唯一希望,我就把吃的药和注射用药全部扔掉。炼功第三天,老师开始给我净化身体,晚上八点,开始胃烧、胃痛,到十点多才好,这两个小时上厕所好几次,排出去一些黑乎乎的东西,当时不知道怎回事,从那以后胃病全好了,什么东西都能吃了。炼功半个月左右的一天晚上,开始发高烧、抽搐、头痛,眼睛也看不着什么,心想:我不行了。可是两三个小时后,出了一身汗,第二天我能坐起来了,头迷的病好了,法轮大法真神奇呀!第三天我能下地了,走到屋门外,看到外面的田野心情格外舒畅,感动得我流着眼泪,对着宝书《转法轮》说:“我要永远修炼法轮大法,按着真、善、忍去做。”

    不到半年的时间,我浑身的疾病全消失了,能下地干活了,村里的人问我病怎么好的,我说炼法轮功炼好的。后来村里也有些人修炼上了,每天晚上在一起集体学法、炼功都很精進的。

    可是1999年7.20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功,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邪恶还经常到家里骚扰,不让炼功,让写不修炼的保证,我没有被邪恶的谎言所迷惑,一直坚修大法,学法、炼功、讲真象,按真、善、忍去做,不断提高心性。我是从大法中亲身受益者,我得法七年了,什么农活都能干了,也不觉得累,走路一身轻,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我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