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关进精神病院遭受迫害的经历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讯】我家住成都市温江区和盛镇。我以前因看病打针,身体变成过敏性体质,一旦生病,任何医院都束手无策。1999年4月的一天,我偶然看见一个认识的原来全身是病的人健健康康的走在街上,便好奇的向熟人打听,人家说她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就借了本大法书,在家对着镜子偷偷的学炼起来了,坚持一段时间后,果然我的肾盂积水、肾功能极度衰竭、尿毒症、严重风湿、心动过缓(约40次/分)等病在不知不觉中好了,仅剩过敏性支气管哮喘未全好。

1999年7月22日,政府宣布党、团员、干部不能练习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准炼呢?我认为是不是政府搞错了?2000年元月15日就和另一位功友进京上访,准备向政府讲讲道理,法轮功是好功法,不要取缔。刚走到天安门广场,有警察问: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吗?是来护法的吗?我们说是。马上就把我们拉上警车,送到天坛公安分局,叫我们报了姓名,通知四川派人坐飞机进京,将我们带回。其中的政府人员李洪元、派出所冯志勇,搜了我们身,拿走我680元现金,也不打收据,在北京火车站为他们自己买了几大包东西。回到温江就把我们非法治安拘留15天,行政拘留32天。

放回后3天,因本地又有几名功友进京上访,派出所说是我叫去的,把我骗去又非法治安拘留15天,行政拘留31天。放回后不准我住原来的房子,叫我搬到一处阴暗、潮湿的烂房里。从2000年2月开始扣发我的退休金,每月只发120元生活费,其中2000年7月是分文未发,到2001年9月下降为50元,让我无法过活,被逼流离失所,吃尽了人间苦。

2000年7月1日,镇政府叫我3点到办公室,刚进门,镇党委副书记黄洪石就给我一阵耳光,还弯曲着中指关节猛敲我的头和脸,直到全部青紫,把我打倒在地用皮鞋头踢,在把我拖到外边的坝子里踢打,其中狠狠的一脚踢断了我的手表带子,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又把我拖到大会议室,分管企业的副镇长黄岷、分管后勤的张钊与黄洪石三人轮番毒打我,把我推倒,跪在地上,逼我脱去袜子,用拧成股的铜芯电线暴打脚心,持续到晚上7点过,把我双脚打得又黑又肿,我妈在隔壁听到后只有无助的痛哭。恶人们在打我的同时,抄了我的家,拿走法轮大法资料,拿走所有他们认为值钱的东西,我以前收藏的不少铜钱、银圆、像章,衣服、被褥、蚊帐、水瓶、电视机、刀,甚至挂肉用的吊钩。当天晚上就用汽车把我和我妈强行送回老家,恶人们说12天后,等我的外伤好得差不多了才准许我回到镇上。

2001年端午节前一天,我和两个同修在郫县品东寺外200米处写“法轮大法好”,被不明真象的和尚抓住报警,关到郫县看守所。因我不报姓名、地址,在监室炼功,一个已退居二线的陈姓所长,叫两人各抓紧我一只手,他就用胶皮棍暴打我全身,直至青紫。给我戴上它们自制的铁枷,它们称作“带烟杆儿”。我回监室后,大小便不能自理。10天后,才把铁枷给我取下。集体洗澡时,杂案(对看守所里犯普通案件的人的称呼)看到我的伤,哭了,说恶警心太黑了。

2002年4月25日,在机投镇龙门村二组,犹大带着蒲江公安局恶警抓捕了我,判劳教2年,7月3日押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被退回。

镇政府和派出所不甘心,7月5日,把我关进万春精神病院。里面全是高高的铁窗铁门,每个病人都似木偶,流着口水,全身发抖,望着人傻笑。看到这,我说: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镇武装部长、专负责迫害法轮功的胡东祥邪恶的说:是送你来疗养的,我们想了又想才选中这里,还带来了3700元,不然别人还不收呢。地税局有个杨崇玉在里边,你们可以作伴儿,还可以炼功呢。

我问“医护”人员有关杨崇玉的消息,他们不告诉我。一到晚上我就到各病室去问,终于找到了她,她整个人已被迫害得脱形了。交谈中才知道,她被关进来快一年了,早不炼功,不学法了,每天都跟疯子一起乱唱歌。她说政府先后派了两个人来给她灌输报纸、电视上诬蔑大法的东西,到后来,她也分不清是真是假了。我把外面的真实情况告诉她,说这些都是谎言,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没有错。师父还说,现在的人都是为得法而来的,得到了就应该珍惜,要抓紧时间修炼,要向世人讲清真象,要救度世人。第二天我们就开始炼功,背诵师父的经文。“医护”人员看到了,就来阻止我们学法炼功。精神病院里主任邓前智最邪恶,当天就叫其他精神病人把我们拖出去“电疗”,先把杨崇玉捆在“电疗”床上,逼我在旁“观看”,电源开关一打开,杨崇玉就惨叫,大喊“师父救救我”,不一会儿,就再也喊不出来了,全身皮肤发青,没有一点血色。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忍不住哭着说:“你们不是人!你们这样做是要下无生之门的,是天理不容的。”邓前智说:“反正人都是要死的,不管那么多了。”

“医护”人员还逼我们吃精神病人吃的药,吃后全身无力,老想睡觉,流口水,吃东西无味。我不吃,就叫疯子们把我按倒,用开口器把药和着开水强灌,开水烫着了我的头发和脸,第二天脸就开始脱皮。灌完药还要拿着手电检查舌下和两边,直到确认已咽下去为止。恶人们不再让我和杨崇玉在一起,白天只要给我放风就要把她关起来,我们只能隔着窗户说话。恶人们看这也没用,就捆住我和杨崇玉的手脚,选了间前后都是厕所的病室,绑到满是屎尿的精神病人的床上,让我们喂蚊虫。然后给我们输液,一天要输好几瓶,第一天没捆住我,被我倒掉了,有个疯子看见后,报告给恶人,第二天就把我捆严了输。我单位信访办和镇妇联主任余秀芸假惺惺的来看我,我向他们抗议逼我吃精神病的药,余秀芸说去问一下,院方减少了药量,但仍逼我服用精神病的药。

恶人特意给我和杨崇玉安排的病室被用铁丝封死了窗户,不装电灯,室外的一间屋子住着两个老年精神病人,满屋都是屎尿,蚊帐上、被子上、床上、墙上、地上,没人管她们。我们来后,就发正念不让她们乱拉屎尿,果然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她们就真的没在病室里拉过一次。后来因修房子,把这两人安排到别的病室去了,她们故态复萌,又开始边走边拉屎尿了。

我在万春精神病院里被关了110天,每天都盼望能出去。镇上的胡东祥、余秀芸还给院方打招呼,不准任何人来看望我,除非有镇政府的证明。有一天,我妹骑着自行车来看我,被拒绝,就在院外喊我的名字,有个病人听到后就大声叫我,我赶紧跑去看,哪知被邓前智听到了,马上把我妹拖走了。

2002年10月25日,派出所和610恶人又把我押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体检又不合格,恶人们开后门、走关系终于把我关了进去。不管到哪里,我都会坚信大法,走好证实法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