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学员家属:我从迷茫中醒悟,理解了亲人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讯】
  • 大法学员家属:我从迷茫中醒悟,理解了亲人

  • 法轮功学员贷款 金融部门放心

  • 拾金不昧

  • 大法学员家属:我从迷茫中醒悟,理解了亲人

    去年年底,儿媳开始炼起了法轮功,我和儿子坚决不准她炼,最后儿子闹得要离婚,我在当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儿子听我的。

    我老伴1997年6月开始修炼,同年8月老伴的母亲、妹妹、妹夫等都修炼了法轮功,至今都坚定不移。1999年7.20以后,几年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整法轮功,整我老伴,抓去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劳教,多次绑架洗脑班、挨过打。

    2000年2月,三九寒天老伴儿被扒光衣服,挨过冻、吊铐、绝食、灌食、流离失所,听在耳里,看到眼里,记在心里。几年来,整法轮功、整我老伴整寒了我的心,我怕家里又多了一个受迫害、受整的,我就极力的反对,我认为我儿媳炼起了法轮功与我老伴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是分不开的,我骂我老伴,还说了一些对大法、对大法师父不敬的坏话、坏事,到居委会告了密,不想后果,使得老伴又一次绑架洗脑班迫害,我想到了善恶有报,但我不信,带气说:一个月不报、两个月不报、三个月不报,过期作废。

    事隔一个半月,突然间我的头痛得实在难忍,一阵阵痛,到医院急诊,诊断为高血压、脑血栓、心脏病,我从来没得过这些病,住院十几天左右很快得到了控制,医生说我比别人好得快,我思前想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知道自己遭报了,现世现报。

    这时我老伴已经被放回,她讲了绑架后迫害的经过是非常恶毒的,儿子女儿都哭了,全家都难过万分,都明白了很多,我恨邪恶、恨江泽民流氓头子、我恨自己不分好坏,我在心里忏悔。我找医生要求出院,当时清明节过了好几天,我惦记回老家上坟。

    出院的第二天清早老伴陪我上了去老家黄陂的长途汽车,车上正好前后两个空位,我坐前排和一个小孩同坐,老伴坐我背后与一位老人家同坐,刚坐稳,就听老人家对我老伴说:你是修佛的,还是个好佛。我老伴笑答到是。老人家又接着说:我是看相的,我直言相告:你老伴(指我)他的魂已经被阎王捏住了,他信你的佛就没事,不信就很危险了。我老伴拍我一下,问我听到了没有,我说听到了,接着就听我老伴跟老人家讲大法的事,老人家认真的听,时不时提个问题。

    * 迷茫中醒来

    在老家住了几天,办完事回家,不到一个半月,高血压、脑血栓、心脏病一起发作,来得真猛,赶快到医院急诊,所见医生个个都说快住院,很危险。我刚出院不久经济困难,没办法,在急诊室打完吊针开了药回家一点没减轻,一阵连一阵痛,痛得我抱头大声喊:受不了!受不了!死了都行,受不了!我想到了大法,我老伴经常在我耳边讲到大法的神奇,千千万万的生命受益,我总不太信,我不好意思的对我老伴说:给我读大法书。我老伴说:师父是大慈大悲的,法也是很严肃的,我坐在床上抱着头痛得前后拜,听老伴严厉的说了几句后,拿起《转法轮》在我床边读,读着读着,听着听着,不知读了多长时间,第二讲第三讲……我安静了,不疼了,睡着了,好了。我对不起大法,我对不起李老师,大法的师父太慈悲了,一再给我机会,我在迷茫中醒悟,我亲身体悟到了大法的威力。


    法轮功学员贷款 金融部门放心

    讲真象中,一天与一位金融部门信贷人员交谈,该职员深有感触的谈到金融部门信贷工作中的真实情况:目前银行发放的贷款到期收不回是一个普遍现象,并呈上升趋势。为催收贷款,银行成立了专门的催收贷款办公室,落实人员逐户上门催收。但是收效甚微,有的贷款户甚至耍赖“要还贷款没钱,要命有一条”。金融部门头疼极了。而修炼法轮功的人员贷款情况截然不同,贷款期限一到,有的没有到期,就主动到金融部门还清本息,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拖欠贷款的。问其原因,回答“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信仰‘真善忍’,要说真话,办真事,说话做事要讲真,讲信用。”金融部门对法轮功学员贷款放心,也愿意放贷给他们。


    拾金不昧

    邓大姐在街上见一位老者的钱掉在地上而他并没有察觉,继续往前走。邓大姐疾步上去将钱拾起交给老者。老者感动的说:谢谢你。邓大姐回答:不用谢我,是我们的师父,是法轮大法教我们这样做的,每个大法弟子都会这样做。老者说:你们师父真好!法轮大法真好!大法弟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