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各种条件让人知道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2004年11月21日】我1996年6月有幸得法。得法前我是一个心胸狭隘、自私、软弱、依赖性很强的人,特别在生活上处处都依赖于丈夫,甚至达到了丈夫不在家自己无法独立生活的程度。因心胸狭隘、自私,致使我体弱多病,吃了很多药也不见效。

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健康

1998年10月份后,我参加到集体学法炼功环境中来,听师父讲法带,看师父讲法录像。不到一个月时间我身体上的病全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好象又回到十八、九岁的年龄,我真正的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法轮大法使我道德回升,使我从自私狭隘、软弱、不能吃苦、依赖别人变成了宽容大度、忍让、温柔善良祥和。正象《明慧周刊》上同修讲的那样:大法给了我无限的美好。师父给我们的是用人类所有的财富都换不来的,是无法用价值衡量的。我也象同修那样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所有的人。我丈夫弟弟的妻子患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孩子无人照顾,想要把孩子送往千里外的婆婆家,婆婆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虚弱多病。我听到这个消息后,让他们把孩子送到我家,这期间我的工作很忙,女儿又面临高考,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我不顾这些不便把他们的孩子接到了我家,他的吃、住、洗、用都是我照理,变成了我们家的成员,直到初中毕业,达两年半的时间。左右邻居和单位同事以及亲朋好友都夸我好性格,善良。我告诉他们这都是因为我学了法轮大法才能做到这一切。

去省政府和平请愿,让我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纯净美好

1999年7月21日,我和同修去省政府和平请愿,要求省政府释放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给我们一个和平学法炼功的环境。最使我难忘的那种充满纯净祥和的场面至今还历历在目,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整整齐齐、安安静静的坐在政府门前的马路两旁,有七八十岁的老年弟子,二十几岁的大学生,还有各阶层的干部、工人、农民、商人。天上下起了小雨,没有一个人离开场地,不知是谁从哪里开始有秩序的一个传一个的把塑料布、塑料袋送到我们每个人手中当伞用。没有标语、没有口号,平静祥和、秩序井然,耐心的等待着政府领导的接待。

全市的客车、警车都调来了,还调来了大批的、全副武装的武警官兵,手握长枪,头戴钢盔显得紧张恐怖。但这一切在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面前什么也不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怖感,从而使我们更加坚信师父。上午10点钟左右,伟大慈悲的师父在天上给我们显现出法轮,我们激动的泪流满面,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震天动地、响彻云霄。下午2点在体育场里有上万的大法弟子围绕体育场坐一圈。我还从没有见过有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的场面,整齐而有序。有的同修背《洪吟》,有的同修背《论语》。我当时不会背《论语》,很惭愧,自己暗下决心,要精進学法。成箱的矿泉水、面包、火腿肠从体育场门外不断的传進来,大家都互相谦让的吃着不知姓名、没见面的同修们送来的这些食品。我又一次的感受到了法轮大法这块净土的纯净美好。也让我领悟到了只有法轮大法才会有这样祥和的洪大场景。这些也给我以后的修炼以极大的鼓舞。

2000年10月份,我参加了法会,很受鼓舞。决定要進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鸣冤。11月21日晚上决定第二天有6名同修進京上访,同修们一起学习了师父最近发表的经文,定好了出发的时间和地点。第二天上午我给孩子准备了一周的吃的和用的,这时脑子里不断的返出人心,听说到北京下车就被抓,给送到大西北没有人烟的地方,让谁都找不着。还有的说抓住后开枪打死等等,我立刻认识到这不是我想的,这不是怕心吗?是怕在作怪,那不是我;别说要送大西北,打死我也不怕。准备完要带的东西,安慰好女儿,因丈夫在外地工作,我们就去了车站,走到站台其他两名同修被截了回去,我自己一人上了火车,还没到沈阳我也被警察截住了,我向他们洪法,讲大法的超常治好我的病,净化了我的心灵,他们说好就在家炼吧,胳膊拧不过大腿。之后他们叫来沈阳北站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带到北站派出所关押一天一夜,我们单位来人把我接回来送到当地拘留所。从那时起,我在单位和当地公安局挂上名,每到节假日,他们就不断的骚扰,在拘留所里不写保证不放人,丈夫背着我给政法委2000元钱才让我回家。

讲清真象 救度众生

2001年3月份我上班了,我利用上班时的优势条件和同修找到一家较安全的复印店复印真象资料。因复印店是常人开的,他为了安全,让我一个人与他联系。早晨上班前我把需要复印的资料送给他,晚上下班后我带钱取回来复印好的资料。吃完饭后,把同修招集到我家,分配一下谁负责哪条街,再分给他们复印好的资料,各自行动。从每人十几份真象资料到每人五六十、七八十份用半个小时就全做完了。几个月后,由于复印点是个人的,又是常人,价格高,就停了。别的同修就从市内送。我利用中午的时间给分配好,送给其它小点,有时真象资料多而且有部分同修被拘留,因为当时邪恶迫害的较严重,我们的房前有蹲坑,所以我利用周日下午去农村和同修发真象贴标语,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我用粉笔和同修一起到乡下几十里路村子里写标语,回家后半夜十一点多了,第二天上班没有一点困倦的感觉,而且非常轻松。

由于真象资料少,而且附近农村有大部分世人都不了解真象,我们决定以卖袜子的方式下乡向世人讲真象,救度众生。为节省资金,我拿600元钱与另外两名同修骑自行车到市里批发袜子。我骑车的水平很差,就象刚会走路的小孩跌跌撞撞,路途遥远,市内的车很多,从早上7点半出发,下午5点多才到家。这在没修炼前我是做不到的。事后,女儿和我爱人感到很惊喜。我们早上7点多带着馒头背着旅行包骑自行车到几十里外的农村讲真象,边走边发正念,每到一个村口,我们都先发正念;把车子放在可靠的地方,挨家挨户的借卖袜子的机会向他们讲真象,讲述“天安门自焚”真象和邪恶江XX一伙对世人的欺骗。给他们讲大法的超常、神奇,并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醒悟的世人很感激,高兴的说:谢谢你们!我们走过了附近的村子,我们8位同修分成4组,两人一组,一连持续了十七天。但是我们当时执著于讲真象,忽视了学法,邪恶钻了空子,乡下大法弟子跑来告诉我们:不要去了,公安局开车带枪要抓你们了。我们只好停了下来。

这五年中,不论是上街买菜、购物、洗澡、理发、修鞋、做车、同学聚会、到亲属家过节等等,我都利用有利条件向世人讲清真象,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会有美好的未来。

我在单位里和另一位同修经常给我们车间里的工人和管理人员讲真象,给他们真象资料、传单、书签,他们都抢着要。我在工作中用大法标准“真善忍”要求自己,任劳任怨、兢兢业业的干活,在利益面前不争不斗,宽容大度,忍让,身心健康,他们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纯净美好,主动让我教他们炼功。

一次我公司的经理找我谈话,他们的目地是不让我去北京止访,撒传单、贴标语,别和其他炼功人来往,让我自己在家炼,怕到年末影响我退休。他讲完后,我就向他讲清真象,讲天安门自焚的疑点,法轮大法洪传世界40多个国家,别的国家都没有这些现象,两千五百年前古罗马暴君尼禄故意纵火焚烧罗马城,然后嫁祸基督徒,和当今天安门自焚有什么两样呢?他说这两本书他都看过,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会有美好的未来,他答应记住了。我说没事我走了,这时他才醒过来说:咱们俩谁教育谁?当时我们俩都笑了。

2001年12月25日,我和另一位同修撒传单60份,贴了100多张“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挂横幅15条,这时显示心、欢喜心一同而出,被邪恶钻了空子,恶人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里坐了一夜的铁椅子。我不停的背《论语》,发正念,背《洪吟》。第二天他们给我放开后,身体什么事都没有,我知道是师父为我承受了。我不说出同修的名字和真象资料的来源,我说都是我自己做的。另一位同修正念走出,我被拘留15天,因拘留所没有女管教,把我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和另一位同修天天背《洪吟》、《论语》、炼功,到整点就发正念,清除看守所里的一切邪恶因素。我想不能白来,得向犯人讲真象,救度众生。一周后这里的环境就变了,犯人之间也不象我刚进来时天天打架、哭闹,当时只有4个犯人,其中两个犯人跟我学炼功。

2002年“十六”大期间,当地的派出所街道单位公安科十多人带着警车,打来电话找我让我去一趟,我没有去。不一会,十一个人开着警车把我绑到了当地的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我和绑架来的同修每天整点发正念,炼功,背《洪吟》、《论语》和经文,我们向犯人、管教、所长、610讲清大法的真象,揭露江氏集团的欺骗谎言以及大法在世界上的洪传和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后的身心健康。犯人们都非常爱听,每天早晨管教没来时,几个犯人在屋子里喊起了“法轮大法好!”

610新调来了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本想要把我们“转化”后写篇材料上报以显示他的才华和工作能力,经过我们讲清真象后,他明白了不能那么做,很感激我们,回来时他们一直把我送上车。

回到家后,我利用邮信的方式向当地的公安局、派出所、法院、检察院、本地和外地学校、市委领导、恶警、看守所、公安局邮真象资料,并告诉他们要善待大法,会得福报,并祝他们有个美好的未来。

五年中,我被非法拘留一次15天,关洗脑班二次48天,被非法抄家一次,勒索钱款5000元,单位罚款1000多元。无论发生什么,都没有动摇我修大法的信心和决心。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同化这部宇宙大法,救度更多的众生,以纯净的心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