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多种慢性病痊愈 讲真话两度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2004年11月21日讯】在四川省广安华蓥清溪路有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名叫彭世群,可能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未修炼前个性很强,为一点小事都要与人争斗。她身患多种慢性病,如:偏头疯、风湿关节炎、慢性肾炎等。偏头疯是痛了几十年,根本不能晒太阳,一晒就痛,痛起来就只有吃头痛粉才能缓解,头痛粉都断断续续的吃了几十年,还找了短方子治疗,其结果还是不能根治。患慢性肾炎时,手、脚、脸等处都肿起多大,走路都没有力气,住院治疗过,都没有痊愈。在没有修炼法轮功以前,她连三十斤都背不上楼,通过修炼大法,才几个月以前的病全部消失,她在卖卤肉时,能背七、八十斤左右,双手还要分别提一包东西上楼。

她修炼至今快8年了,以前多病的身体完全达到了无病状况,一身轻松,不是电视上所报道的炼了法轮功就不准吃药,而是真正按照李洪志师父讲的法理修炼自己的心性,做一个好人就能够达到祛病健身的目地,没有病了就不会吃药。她通过修炼改掉了以前一些不好的心,如:以前买菜时她为了几分钱和别人讨价还价,修炼后别说在这些小利上不与人争斗,连在大利面前也能做到坦然而舍。她婆家的房子邻居都知道当初修房和装修时,她出了几万元。可就在她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第一次关在劳教所时家里的人没有与她商量就把房子卖了,卖了二十几万。她从劳教所出来她婆婆妈就说房子卖了,也没有说要给她钱。彭世群当时就说:妈你认为怎么处理合理就怎么处理就是了。彭世群当时出来时确实没有钱,连生活费都没有,就到市场上去买一角五分钱一斤的白萝卜用盐泡了吃。后来还是一位好心的姐姐想到她被迫害得生活都这么困难,女儿也因为炼功而失去了工作,就主动借了500元钱给她做生活费和生意头钱。就是这样彭世群对家里人不给她钱都没有怨恨。因为她修的是“真、善、忍”。所以她婆家妈和弟弟他们一分钱都没有给她,她心里也没有责备过他们,反而想到的是他们不给可能是他们需要这些钱吧,自己是一个修正法的人吃一点苦也没什么,只要他们过得好一点就好。她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家里的亲人。以前打人、骂人都来,从不服输,现在不但不打人不骂人,而且还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若不炼法轮功那就不会是这样的心性来对待这些。

她丈夫的父亲去世时,当时由于公安部门要抓她母女俩,她们只好离家出走,没法参加送葬仪式,但在她临走之前给了500元现金给她婆婆娘作为父亲的安葬费。她母女俩离家后没有地方伸冤,于是就想到了去北京向她们当时认为可信的国家信访办讲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为了省吃俭用在车上只吃了一顿饭,当时她们也没有多少钱,钱都被当地公安部门作为不合理的罚款收去了好几千元。就是这样她还是想到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就应该对生她养她的祖国和人民讲一讲她炼了法轮功亲身受益的真实情况。这是一个好功法,又不收费,是一个真正能够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返本归真的高德大法。不是中央电视台所播放的和宣传的那些不实之情。

她通过修炼使自己道德回升了,心性提高了,时时处处高标准要求自己,她用真诚和善念对待别人反而遭到迫害。江氏集团真是好坏不分、善恶不辨。讲真话的结果是被劳教两次,每次两年。第一次是于2000年2月9日——2002年元月18日,第二次是2002年7月30日——2004年7月29日。第二次由当地镇上干部与派出所所长从劳教所接出来后又非法将她关在华蓥市老武装部20多天。

她在劳教所里受尽了各种各样的折磨。在2002年10月,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恶警李霞、刘萍唆使杂犯十几人轮番把大法学员彭世群在8中队院坝里边拖边打,恶警李霞还叫拖高点。彭世群外裤、袜子被拖烂,内裤被杂犯撕烂。

2003年1月19日,有澳大利亚的人来楠木寺8中队调查有无水牢,当时是8中队队长李麒带队。他们看见9寝室里有十个左右的大法学员被体罚站军姿,就问李麒她们为什么都站着,李麒撒谎说:“她们坐累了,自愿站的。”当时被罚站的学员有罗蒙、高慧芳、彭世群都说了一句真话:“我们不是自愿站的”。话刚说完,彭世群就被包夹(杂案犯)按在床上毒打,当天晚上,队长李麒就叫杂犯把罗蒙、彭世群拖到院坝里,双手铐在树枝上,李麒用封口胶将她们两人的嘴封上,后来高慧芳也被弄到院坝里站,恶警并罚她们三人在院坝里呆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天没亮就把她们三人弄到一个空屋里,将彭世群、罗蒙两人双手叉开铐在铁窗上,高慧芳站在屋子里,次日上午,李麒又来大骂她们三人,骂后就大打出手,把彭世群打得鲜血直流。然后持续半个月不准睡觉,连眼睛眨一下,就会遭受杂犯的毒打。

尽管她遭受了这样的委屈和迫害,但她真心希望善良的人们能通过一些身边的真人真事更多的了解法轮功的真象,不要再被谎言蒙骗,真正的能够明白大法真象。也希望善良的人们明白真象后能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