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真急迫

【明慧网2004年11月22日】我是中国大陆一名新得法11个月的弟子,我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众生觅法等法如何之急迫,讲真象救众生如何之必要,请同修慈悲指正。

* 瞬间消去百丈冰

1998年春,丈夫的同学送来一本书,那是我第一次读到师尊的《转法轮》。当时感觉:一是从来没有人把修炼说得如此清楚;二是这本书说的理是圆容的,但心中还疑疑惑惑。恰恰此时,一个出租司机谈起法轮功,使我觉得法轮功“境界毕竟不高”,便再未做深入了解。

2003年11月24日,一位久失联系的外地朋友与我彻夜长谈。他已经修炼大法8年,他讲了自己的修炼体会,也回答了我的所有疑问。25日清晨,我回到家中,从书架上捧起《转法轮》拜读。通读下来,心中顿时天开日朗:这就是我要寻觅的真经啊!而且奇妙的是和我第一次读根本不一样了!当读到274页,“师父用功能把他储存的思维打开,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不是师父吗?”我的热泪夺眶而出,哽咽久久难抑,“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那幸福和酸楚无法用语言形容。

2004年正月十五,我专程到朋友所在地,他的夫人和女儿教会了我五套功法。我回家一段时间后,他介绍了一位本地女同修帮助我,这位同修为人大公无私,修炼严谨扎实。她帮我找全了师父的经文,又引见我结识另两位同修。她们三人每周辅导我1─2个下午,在我最初全面领悟法上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后来一位在外流离失所4年的老同修听说了我的情况,几次坐1个多小时的车来引导我,在她们身上我感受到了回家的温暖和净土的安恬。在大家的帮助下,在大法中我日新月异的進步着。

* 慈悲智慧讲真象

讲真象开始时我经验不足,往往一下讲高了,这边红头胀脸,那边无动于衷。我就反复讲、长时间讲,并细细体会师尊“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的精髓。渐渐摸索出规律:见面时间短的陌生人,从他立场找个角度切入,和有病人的谈治病、和下岗的谈政府腐败、和爱美的谈性命双修的效果、和信佛的谈不同法门,十言八语让他明白自焚、杀人是谎言;在破常人的壳时,文化程度不高的只要揭穿谎言,说明法轮功有健身祛病奇效就能使他转变观念;文化程度较高的各有执著,要针对不同情况破除障碍。

对无神论的,我从历史、从哲学,讲古今中外各家的不同立场、古老的修炼传统、耶稣和释迦牟尼是真实的历史人物、牛顿及爱因斯坦的思想走向,来说明无神论不是什么绝对真理,而是众家一说而已;对迷信科学的,从科学的历史讲它只是发展中人的认识,是有限的;对执著利益者讲,修炼大法强身开智是获利最大的好事……使他们能从不同角度破除偏见,理解和支持大法。

讲真象我们要坚定信心。师尊告诉我们,众生都为法而来的。我见过一个8个月的婴儿第一次看到师父的法像,捧在手里,脸上百感交集的表情,口中咿呀不已的呼唤。11个月时,她爬到床上对着我借给她母亲的《转法轮》,连连磕头。童心洞明啊!现在这个早产1个月、出生便吸氧的小生命,已经会喊“师父”了,俨然一个小弟子。一位善良的老人,一生辛苦向佛心诚,识字不多,却天天看佛教有关书籍,已经吃素好几个月。我送去了大法书籍并讲了自己对佛教的认识,她加入了大法修炼者的行列。看着那双瞬间亮起来的眼睛,怎能不承认人们等正法已望穿秋水?我们的使命不就是把师父的宇宙大法传递到苦盼的人面前么?

其次,讲真象一定有慈悲心。有一次我的一位朋友看了大法书,却出言不敬,同修不愿再理他,他却喊了一声:“你度不度我?”我听后心中一震,师父为了众生从大穹至高点一步步走到生命最低层,耗尽心血,吃遍苦楚,不计众生历史上所有过,冲破千险万阻来救度,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做到不计亲仇,不嫌难易?又怎么能在人中分出该救不该救呢?我们的使命是救度。

* 救度众生快快快

做得好的同修,真让人肃然起敬。一位被通缉的老同修,离家4年,颠沛流离中做了大量工作:发真象材料、讲真象早出晚归,走遍了哈尔滨大街小巷;给校友、同事不断发信件讲真象;即使擦肩而过的认识人,她一定叮咛:记住“法轮大法好”。她早忘了自己的安危,一思一念不离法。

其实,在人的世界我们能失去的,不过人的名、利、情或人皮,为了那无比美好的新天宇,化身齑粉又何憾之有?况且还并非如此,等待真正大法弟子的是师父为我们安排好的美好未来。

我做的工作十分微薄有限,但我一直坚信真理的力量,如今,通过我已有十余个结缘人走入大法修炼、二十余位有缘人拜读过《转法轮》,还有更多的相熟与陌生人了解大法真象后幡然醒悟,就象一个点燃大火的火种,这些人每一个又使多少人得救?多少庞大的天体免于毁灭?多说一句话,多救一个人。正法之势已如列车风驰电掣隆隆而来,世人犹如在铁轨间玩耍入迷的孩童,新宇宙的佛、道、神,快,快,快行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2/救度众生真急迫-89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