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恶警恶行


【明慧网2004年11月23日】我是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1999年7.20镇压开始了,单位领导找我们谈话,不叫我们再炼,不要去北京,把书交上来,我们谁也不听他们的。99年11月份,我和同修去了北京去证实法,回来后被行政拘留15天,罚了2000元。单位领导不叫我们上班,后来上班后,叫我打扫卫生,每月只给300元生活。当时只知道要修自己,不怕苦,不怕累,叫大家知道我们都是好人,我们没有犯罪。

2000年10月1日,单位领导把我们几个同修,一起关在长城饭店,不叫回家,怕我们上北京上访,把身份证也要了去,这完全是非法关押迫害人身自由,迫害人权。

2001年12月26日派出所非法到我家搜查,没有搜查证,我的大法书和材料被搜走。

2003年3月我被抓到辛集市洗脑班,要我交1500元转化费、生活费,我没有给他们。恶警和邪悟者,假言恶语叫我转化,不转化不叫睡觉,24小时给我灌输它们的谬论。由于执著与怕心,写了四书。

2003年7月我被非法判了一年劳教,家中电脑、打印机、扫描仪被抄走。他们没有搜查证,没有开物品清单。说我印传单揭露他们的犯罪行为是干扰社会秩序。

在石家庄第二劳教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学员30多人。从外表看,有草坪,有运动场地,楼也是新的。可是背后是黑暗,给我们吃的菜里有虫子、马蜂、草、树叶,没有油,菜里的土很多,吃完后饭碗底上一层土。还不叫我们睡觉,坐小凳。石家庄的王晟标的腿由于长期蹲着出现了残疾,不能正常走路,恶警每天只叫他睡4个小时。

恶警董新国把大法学员张增楼的牙打掉一个,因为张增楼把四书撕了;把60岁的老年大法学员张三星打倒在地用脚踢,说打死白打死。这些事他们都偷着做,不让其他人知道。

有一次,我们在楼下活动,看见来了几个人带着摄像机,不一会把王新中叫到楼上去了。后来我们知道是司法局的人,叫王新中在镜头前说几句话,王新中非常明白,邪恶要造假,就不说话,叫他们把摄像机拿走,不拿走就砸了它的摄像机。恶警无法子,走了。

后来我们二中队来了一位老同修,和大家交流,要多背法呀,这样不行的,功也要炼,要发正念。在教室里我们统一好,每个整点齐发正念,清除劳教所的黑手烂鬼。发完正念就背经文、论语、洪吟,这样脑子里全是法,除吃饭,睡觉就背法、发正念、炼功。

我出来的时候恶警怕我把里面的事情给他们曝光,检查我的东西。我早就想到了,有些重要东西我记在脑子里。出来后发表“严正声明”,把恶警的姓名、劳教所的电话和通信地址上了网。

后来我到劳教所给同修送鞋去,恶警说:你给他们写“严正声明”我们都知道,你出去了就算了,你赶快走吧。他们是怕我们的。


石家庄劳教所第二大队,地址:北郊赵陵铺村北;邮编050061
总机:0311-7776345,7777689
大队长赵志谦:分机628、663
二中队长边树强(极其邪恶)警号:1342428;(移动电话:13603113288):转二中队
恶警:张力(手机13932199787), 警号:1342352
恶警:董兴国 警号:1342330;电话:0311-7777689转63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