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明慧网2004年11月23日】

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文/湖南岳阳大法弟子:李梅秀

我叫李梅秀,今年69岁。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患有高血压、骨质增生、严重风湿等多种疾病,天天离不了贴膏药,打火灯,吃药,打针。晚上睡觉要用电热毯、胸口上还得放上热水袋,白天一盆火不离左右。各种民间医方用尽都无济于事,不见好转。

万般无奈之下,我把希望寄托于神灵,于是我拖着病体不顾路途遥远,去南岳求神。我带着常人肮脏的思想,求神给我祛病,保佑我平安,增长我寿命,还接回了所谓的“菩萨”。天天在家烧香磕头,满以为从此逃脱病魔,走向平安,谁知病情更加严重,而且还招来不好的东西。我已到了吃不得,睡不得,坐不安,站不得,走一步退半步,腰弯,低头的地步。在病魔的折磨中,使我失去了生存的勇气和信心。此时我真是感到生不如死,度日如年,队上的人和亲朋好友都说:“这婆婆活不了几天了。”我也自感不久将离开人世。

正在我生命危急时,五月我万幸有缘相遇法轮大法。大法学员弘法到了我队,他们把李洪志老师的《转法轮》第一讲读给我听,李老师的话真是句句说在我的心坎上,老师说:“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转法轮》)。我当即决定修炼法轮大法。老师讲学法必须专一,讲了“不二法门”的道理,脚踩两只船是修不成的,我一回家就把屋里供的狐黄牌位全丢了,接着就去了一同修家看老师的讲法录像。在同修家吃住九天,同修招待胜过亲人。看完老师的九课讲法,我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

我的身体在这几天也随着出现了奇迹般的变化,睡得着了。我真正感受到了没有病的舒服。李老师把我全身的疾病都拿掉了,我深深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李老师大慈大悲,把我从黄土堆里救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当即接回了老师的讲法录像、《转法轮》及其他宝书,接回了老师的法像,我要珍惜这万古难逢的机缘,利用这有限的时间修炼法轮佛法。

李老师说:“不知道高层次上的法就没有法修。”“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样去修炼。”(《转法轮》)。我知道了要修炼首先必须学好法,我这个读了几天夜校的老太太要把老师的大法学好还真有点困难。本来就不识不几个字,再加上我眼睛看字模糊,真是难上加难。尽管如此,我横下一条心学大法。我眼睛看不清,我就比别人多花二倍、三倍甚至更多的时间,有不认识的字就向儿子、媳妇及左邻右舍请教。就这样我坚持天天学法,我的眼睛神奇般地恢复了视力,读大法时字字清清楚楚,到如今我已通读了老师的全部大法书籍,还能背一些。从中我悟到了许多、许多……

今年3月的一天,我帮儿子干活时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浑身无力好象来了大病似的,我放下手里的活,马上发正念,把自己当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不到一会儿病就像飞走了一样,在老师的帮助下我又过了一关。在这几年中,我天天学法炼功,讲真象,我现在的身体大家有目共睹,红光满面,精神焕发。回想起从前的生活不是人的生活,常常止不住热泪直流。老师啊,您给了我们一切,而您博大胸怀无以言表,老师啊,我一定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把您给予我的第二次生命修炼成永恒的生命。

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

我是94年师父来我市传法时喜得大法的。当时由于我身体不好练了其它别的功,天南海北去找名师也没有找到,回来后正赶上师父8月5日来我市讲法。当时我抱着想得个法轮的心走入大法中来的。听讲课第三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听完课后,高兴得我不得了,这下可找到师父了,我可得到大法了,这就是我要的,我什么都不怕了,我有师父了。(以前我很胆小,什么都怕。)

我是一个自小会吃饭起就会吃药的人,身体有多种慢性病(低血压、心动过缓、冠心病、胃病、神经官能症……)什么活都不能干。得法之后一身轻,什么病都没有了。我爱人、女儿和我同时得法,我儿子、媳妇、妹妹、弟弟、弟妹、叔婶……亲人都相继走入大法中来。我见人就说:“炼法轮功吧,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2002年10月,因我坚持炼法轮功,被绑架到公安局,当天晚上10点就被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不配合邪恶,我就是个法轮功实修者,谁也别想转化我。那里的管教时常把我叫出去做我的所谓转化工作。我说:“我是大法受益者,我的师父对我来说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恶警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由于全盘否定邪恶的旧势力,开庭审判时无法给我定罪,七个月后堂堂正正的闯出来了。

大法弟子在几年的正法進程中都成熟了、清醒了。我也在大法的沐浴下、师尊的呵护下修去了许多自身不好的东西。今后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随师正法、救度众生,做我应该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