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亲人们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1月23日】五年多来,在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的家庭阻碍非常大,父亲曾在某单位任一把手(离休),弟弟是某集团公司总经理,妹夫是一单位的副手,丈夫也是一个单位的副手。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幸福家庭。2000年2月,我進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后,家里人直接把我送入精神病院迫害,为了阻止我救度众生、讲清真象,母亲亲自请求医生给我注射、服用药物,要把我治成呆傻。几年来,我又被迫流离失所,很少有机会回到娘家,自己还有很多障碍。虽然现在全家人都能做到主动保护、帮助我,变化真是天翻地覆。但是对我讲真象还不能完全理解和支持,有的家人甚至有时说对大法和对师父不敬的话,对此,我一直很忧虑、很困惑。前不久,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同修的修炼体会,对我触动很大。她在迫害刚开始,就与母亲、妹妹進京证实大法,曾多次受到迫害。不仅丈夫及家人对她不理解,甚至遭到他们的辱骂、怨恨。可是她在几年来的修炼路上,摆正与家人的关系,慈悲的救度他们,如今,家里17口人,已经有13人修炼,但剩下的4人中的3人,能够主动讲真象,帮助大法弟子发真象传单。这是大法的威力与大法弟子威德的见证。

我静思审视自己存在哪些问题,家里的人是我的至亲,我没能把他们当作众生,而是带着浓厚的亲情去讲。他们在某些方面,不同程度间接被迫害,把失去利益的怨及不满全发泄在我的身上,认为是我修炼所致,看不到我受益的方面,看不到大法的美好,固执己见,不愿思考,甚至不听。我为他们着急,结果事与愿违。同时,我潜在的有了怨恨,为了讲真象而讲真象,过程中有时要争出道理。最重要的是,法理不十分清晰,做事好偏激,没有圆容好与家人的关系,人为的制造了障碍,总看他们如何如何,没有找自己,对他们的牵挂、忧虑造成执著,造成抵触,从而有了放弃它们的念头,走向另一个极端。把自己的不足和执著找到之后,心里敞亮了很多。

几日后,我带着修炼人的祥和、宽容的心态来到了娘家,与家人共度中秋佳节。这是五年来唯一的一次中秋团圆,父母很高兴,弟妹们围在桌前说:“咱们以大姐为轴干上一杯”,我高举酒杯(饮料)只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全家人没有一个反对,我又建议十月一日为孩子们照相,他们全都赞同,非常重视,分头准备。

这次家庭活动,共用了七台小车,来了亲朋好友37人,他们是为了了解真象而来,到达目地,一长辈的亲属见到我,一把把我搂在怀里失声痛哭,旁边的人都跟着落泪,我能感到这哭声中带着对我失去的一切的怀念,以及对我坚定修炼的不解,还有对我遭受迫害的痛心。我平静的宽慰她,并不急于讲真象,我去给孩子们照相,边走边对一个上大学的男孩说:“请你转告你舅舅,我有一次被绑架是他保护了我,我一直没有机会当面感谢他,请你转告他,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对我的同修也应该象对我一样。同时告诉你父母,让他们记住真善忍,一定会得福报。”他回答说一定转告。另一名年轻亲属一直陪伴我,我对她说:你看我原来脸上的皱纹现在都没了,是因为这个功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她虽然不直接回答,但看到她和我的亲近劲儿,是没有抵触的。

午饭后,母亲和5、6个年岁大的老太太在客厅中闲谈,我坐在一个大娘的身边,她拉着我的手,掉着眼泪说:“几年没见着你了,你还那么年轻漂亮,我知道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做事先替别人着想,这没有错。”我竖起大拇指夸她:“你都77岁了,活得真明白,真了不起!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其实我妈也知道好,只是怕我遭迫害。”有的人也附和着说:谁不担心哪?我又告诉他们大法在世界上洪传盛况及大法的美好,每个人都静静的听,隔壁的小孩在嬉戏,我拉过一个小男孩:“你得管我叫大姑,大姑是炼法轮功的,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的。”回答:“大姑,记住了!”我把洪法的小卡片发给了每一个孩子,并嘱咐他们记住后面的话,孩子们都认真地看了起来,而后,都珍惜的收好。

随后,听到外面有人喊:“快来看哪,彩虹!大家急忙跑出门外,一道弯弯的彩虹悬挂在眼前,实实的、满满的,似通透的五色彩桥跨过宽宽的水面,两个端头落在两处山角,这一端离我们不足千米!近在咫尺,似乎随手即可触摸到,细细看来,就在山这边,透过彩虹看得清清楚楚山上的树木,这宽宽的彩虹就是另外空间的颜色,绚丽无比,殊美壮观!

大家争先恐后照下了这一美景。最先照到这一景象的亲属说:“这有多么不容易,一定是吉祥的预兆。”此时,我心里无法形容对师尊的感激,今天对亲属讲真象不急、不躁,心态祥和慈悲,只是迈出小小的一步,师尊便鼓励弟子,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刻!

晚上,大家看到了百余幅照片,都很喜欢。而我最珍爱的是那几张带彩虹的照片,它记载了师尊对众生的慈悲,对弟子的激励,我更清楚这是师尊对我的期望——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