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沧桑终得救 讲清真象救众生

【明慧网2004年11月24日】贵州紫云县大法弟子老权(化名),现年74岁,解放初参加工作,1991年退休,1997年7月开始修炼。得法前他患有游走性风湿关节炎,经20多年医治无效,另外还有高血压、脑血管硬化、心脏病等。修炼后,老权身上的这些病全好了,一身轻松,心情舒畅。

那时我们几个同修每天想的是如何到乡镇、农村、机关同事中洪法。经过大家努力,紫云县由初期的十多个人只有一个学法炼功点,发展到县城有三个点,共有100多人参加炼功,乡镇的猫云、猴场、水塘、洛河、狗场、平坝、猫场都有人炼功。正当越来越多的人得法修炼的时候,小人江XX却心生妒忌,害怕已有1亿人修炼的法轮功动摇它的政权,便于1999年7月20日公开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发动血腥镇压,其恐怖程度真有黑云压城之势。

老权虽没有像其他许多大法弟子那样被抓、被关、劳教、判刑、受酷刑之苦,但精神上受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他曾经历过镇反、三反、肃反、思想改造、整风、反右、大跃進、文革、清查四人帮等运动。在运动中,当老“运动员”,搞得很长时间抬不起头。人人都被整怕了,一有运动,人人自危,个个躲得远远的。

慑于当时形势,孩子也打电话喊他别炼了,亲朋好友也劝不要炼了,怕孩子被下岗,但他坚修不动摇。他家里电话被监控,有一次安顺朋友打电话叫国庆节去参加他儿子的婚礼,他们认为有法轮功的人同他联系,就叫管政法的县委副书记打电话问,他照直说了才了事。在“十六大”召开期间,县政法委副书记陆中林专门布置对他们的监控,叫单位的李中书、李德勤来家打招呼说猫云设卡、武警進驻电视台,不准走动,在外不要炼法轮功。在外面很多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他们,说他们顽固,和政府对着干,是政治问题,有人劝练其它功,有人劝他不要出去宣传,否则被抓吃不了那苦,把饭碗打了划不来等。但他始终不动心,我们为了师父的清白,大法的清白,很多同修因此被关被打,受尽酷刑,甚至牺性了生命。他的命是师父给的,要不修炼早都没命了,现在还怕什么死!一定要坚修不动摇。

为了让人们明白真象,老权积极向人们讲大法的实情。他开始发传单,虽因年纪大,右眼失明等不便,但他仍克服困难去做,虽少些,但终是尽了一份力。后来同修韦兴智、曹永昌被劳教后,有些人放弃不炼了,他就和一些同修去鼓励他们。2003年11月8日曾燕、寇金琴因散发真象资料被恶人举报遭非法关押后,有些人害怕不出来了,他就其他同修发正念除恶,并和其他同修一起在经济上帮助曾燕的孩子解决困难,负责传递资料,鼓励大家继续坚持,过一段时间后,大家的思想终于稳定下来了。

在讲真象中遇到的一个困难是人们被运动搞怕了,给他们讲时他们是思想保持距离,不信、不传、不沾边,比较熟的朋友,你给他讲他不反对,但高低好坏不说话。一般的人他思想反感、脸色不好看。后来他就采取开始闲谈,然后找机会把真象话题插進去,效果就好点了。近来他采取面对面讲真象的方式,效果就比较好了。

在传递资料方面遇到的困难不少,有时去给同修送一份资料要跑两三次,有时去没人只好放在他工作服里,以后再告诉他。有一个同修的爱人孩子反对他修炼,有一次给他送资料时被他爱人看到了,就被他家姑娘来骂老权并威胁说要举报,还有的怕别人知道他在炼功,就只有晚上天黑尽后才去,有一次是夏天晚快九点才去,可是他家有客人,就只好以后再去。

当然,这些苦作为修炼人来讲算不了什么,老权说只是把它记录下来作为修炼人的经历而已,与其他同修比差得很远,但决心紧跟师父坚修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