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慈悲对待亲情,用正念开创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1月24日】我从九八年得法到现在,走过了风风雨雨,曾经迷茫过,曾经摔倒过,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指导下,终于爬起来走到了今天,家庭和周围的人际关系迈入了一个祥和、友善的新阶段。这都是大法的威力所致。在此谈出自己在走出情的磨难这方面的点滴体会,让我们共同全面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突破三界根深蒂固、无孔不入的情的因素带来的干扰束缚,在神的路上得到更快的提高和升华。

开始得法时,我细读了三遍《转法轮》,从想做个好人到明确大法是真正的修炼,我发下誓言:一定要跟师尊回家!放下了治病之心,清除了一部分名、利之心。但在如何放下情,如何对待亲人、对待家庭的问题上,我却走了极端。我从小离家在幼儿园与学校中长大,父母由于南征北战无暇给我更多的关爱,我自认为自己没有太多的情,认为只要不去多想,不去管常人的一切事就是放下情了。因此就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对亲人有时冷淡、漠然,几乎凡事不闻不问了,对他们指责我“自私”、“只想你自己圆满”也不以为然,反而认为他们的悟性不好,是对我能否坚定修大法的种种考验,用这些当借口掩盖了自己的执著。

99年7.20残酷的迫害开始后,我经过反复思考,在师父《走向圆满》等经文的指导下,放下生死,两次背着家人到北京去证实大法。被非法抓送回来后,无论在戒毒所还是拘留所,我爱人和孩子都毫无顾忌的去看我,送吃、送穿,在我正念的作用下,他们没有说对大法不利的言论。我近80岁的婆婆双腿骨质增生不能打弯,还硬让她的女儿用车陪她坐了1个多小时,在过年前到拘留所给我送丸子、点心和水果,要同我一起过年。尽管看守所最终没有让我们相见,但她从不认为我有罪。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悟到这是我学法后善念改变自身后的结果(回婆婆家表现都是比较和善),反而动了人的情,对他们开始感恩了。

但此时我母亲的表现却大相径庭。我以前炼功她只是观察,并没有太多的过问,因为周围许多熟人都在炼。但迫害一开始,她就劝我放弃修炼,说练其它功吧。因为她经历了太多的政治运动,深知“政治帽子”一经戴上其残酷程度不堪设想。随着邪恶宣传毒害的加深,以及周围个别炼功人的动摇、不正的表现从反面刺激了她(其实这也是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她要求我不要到北京去上访,并让我爱人将所有钱、物收藏起来以备不测,这样逐渐引起了我的反感、不满。我没有从内心去悟她为什么这样做,是否自己存在什么执著,也没有用慈悲善念去感化她,向她讲清真象,只是更少的与她来往。我两次被抓后,她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怕我被打、被伤,甚至想到有可能提前离开他们。对我婆婆的行为她认为女儿不是她生的,当然她不着急了。渐渐的,她从怕到变成了怨恨我为什么学了法。我这时迷在了常人的情中,认为婆婆这边有正义,懂善念,而母亲那边是干扰、阻碍,是恶念。于是也产生了怨恨,恨她不了解女儿的为人,不理解大法,不明白师父的慈悲,進而产生了强大的求心,求她得法,求她看材料,求她改变一切不好的观念。实际上,此时的我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础上,希望她能赞同大法,以此证明我是对的,来平复我的气恨、争斗、委屈,同时又执著于亲情怕她遭恶报。没想到事与愿违,她根本不再听我讲的一切,完全相信电视的欺世大谎,矛盾越来越深,越僵化不可收拾。

这时我由于情的干扰,陷在各种执著中,被邪恶黑手钻了空子,头脑整日昏昏沉沉,看不進去法,脸色黑黄,无精打采。恶性循环中,邪恶扩大着我的执著,让我不敢去发放真象资料,不敢去见同修。我浑身阴凉阵阵,牙齿不断的出血,噩梦连连,都是往下走,向脏的地方爬,还梦见上下楼层都拆没有了只有我这一层在空中摇摆。我心中一阵阵的悲痛,恨自己不争气,怎么掉到今日这个样子,觉得师父不会再管我了,我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路该怎么走下去。这样的状态更激起了母亲的仇恨心理。因为没有一丝正念能够破除她头脑中的邪恶了,所以她就走向了大法的反面,以至心态失衡,最后得了不治之症于2003年初去世,临终前还怨恨我和大法。

在这巨大的悲痛及几个妹妹仇恨的眼光中我痛定思痛,开始反思自己。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为什么我没有给她们带来福份,反而产生这样的结果,我究竟错在什么地方?

这时同修们都来鼓励我,让我分清自我,这一切坏的念头都不是真正的我,都不要承认它,坚决将它们彻底铲除,师父在等着我爬起来。想着这么多同修在关心我,时刻惦着我,不就是师父还没有放弃我吗?我怎么能这么自私陷在情中不可自拔呢?师父说“谁言智慧大,情中舞乾坤。”(《回首》)我认识到就是自己心不正,不能时时处处把自己当作一个真修弟子才让邪恶钻了空子。于是我加大力度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自己,清除所有的邪恶烂鬼、黑手。我一天天的清醒了,一天比一天理智起来了。通过深入学法,我认识到真正断送我母亲的凶手是邪恶的旧势力和江××一伙邪恶集团,它们不但迫害大法、迫害我们大法弟子,还使世人被欺骗、毒害,而世人才是最可怜的。真正对众生负责来救度世人的是我们最伟大、最可敬的师父。由于我不能严肃学好法,带着根本的执著求这求那,才走了极端,在情的魔难中跌了跟头,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把本应该用慈悲救度的众生用常人的心推向了反面,这不是自己魔性一面的大暴露吗?悔恨的泪水不断的流着,我决心一定要走出人来,在哪跌倒在哪爬起来,补过这一关。

我放下了常人的情,生出慈悲心,决心用善来化解一切,宽容众生,救度世人。2004年春节我回家住了半个多月,一个人一个人的耐心诚恳的找他(她)们交谈,讲出真象,承认自己的过错,并用实际行动来关心、善待他们,忍受了巨大的心理痛苦(消业过程),在我真诚的感召下,他们都说“大姐又回来了”。他们的眼光里不再是仇恨、猜疑和冷淡,逐渐的静下来听進我讲的话,接纳我的同时接受了大法,开始看光盘和表示要做一个好人,师父慈悲的佛光照到了他们的心田里。

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又一次被师父救度了回来,是大法开创了一切,我明白了什么是真修,什么是正法,如何去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正从人中走出来。我悟到在一切矛盾中向内修、向内找是提高层次的根本,静心学好法,用法来指导自己的每一言每一行才能做到实修。一个修炼者是否符合高层次的心性标准,不是自己主观想的,是由大法来衡量的。如师父所说:“正念越来越强的时候,当你真的是慈悲众生的时候就不会再有情来困扰你了,而且所有牵扯到情的家人也不会再说你对他们无情了,也不会再因为感情问题发生冲突了。讲来讲去还是自己要提高的问题。”(《二00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感到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中我在成熟、理智,在提高、升华,我决心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给周围同事、朋友、过去的同学,亲戚分别讲了真象,揭露江××一伙的迫害,让人们树立正念,明白善恶有报。在买菜时,坐汽车时都给遇到的有缘人讲真象。同时向自己的家人和婆婆家的亲属讲清真象,使他们全都知道我现在仍在堂堂正正的修炼大法,身心健康,大法是最正的。不管他们学不学法,他们都知道了大法好,公认我是一个好人。

我在证实法的路上迈开了自己新的坚实的一步。当然我所做的离师尊的要求还相差太远,还有许多应该救度的世人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没有得到救度。但我现在坚信一点: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要为大法负责,要使自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真正宇宙的保卫者,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成为一个高尚的新宇宙的生命——大法的一个粒子。同时善意的提醒没有完全放下常人心的同修们,千万不要迷恋常人中的一切名、利、情,不要有利用大法得到常人社会安逸生活的种种好处的肮脏的常人心,不要被情所迷惑,为了今天的亲人而看不清真正的方向目标。修不好自己,救不了他们才是真正的过错。莫待真象大显的那一天,才感到深深的痛悔。记住师父的话:“清醒吧!这场历史上最邪恶的魔难都不能叫你们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间时惊悔与急恨自己太差劲的绝望中看着真修的大法弟子圆满的壮观了,这也是自己种下的因果。我不想丢下一个大法弟子,但是你们得在真正的学法与修炼中提高自己呀!在证实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精進吧,放下人心的执著,神路不算远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让我们整体成熟起来,坚信师父,坚定大法,坚定不移的走过所遇到的一切难关,多思念师尊的巨大承受和为我们付出的恩泽,让佛性在迷茫变异的末世中闪闪发光,照亮所有众生前進的路,救度世人,一同在师父的导航下回归我们真正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