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警官爸爸是这样做的


【明慧网2004年11月25日】我的家本来跟很多中国千千万万普通家庭一样,每天生活在自己喜悦和烦恼的家事中。但,那年那场全中国的浩劫,却让我们的日子不平凡起来,中国、世界,一切的发展和变故好像都离我们很近了。

我妈妈是全世界亿万法轮大法修炼者中的一员,1995年得法后,集体炼功、学法、开交流会就成了她日常工作中重要的一部分,看着她脾气一天天的变好,身体日渐健康,我和爸爸真打心里高兴。在大法的感召和妈妈的督促下,虽然我和爸爸没有走上修炼的路,但也在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我们的生活因为法轮大法而美好快乐。

1999年4月25日,妈妈在得知天津的学员被抓后,想和大家一起去北京上访,爸爸听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并没有反对,他怀着一丝忧虑嘱咐妈妈和其他大法弟子要注意安全。我知道爸爸的心情,他心里支持妈妈到北京声援天津学员,但89年的那场惨案还历历在目,妈妈的安全令他担忧,那天晚上爸爸用自行车把妈妈送到了火车站并对同行的大法弟子进行了嘱托。

4月25日以后我们那个地方的炼功环境就越来越恶劣,经常有警察在有人炼功的地方来回走动,不然他们就组织一伙居委会的人在一旁用超大音箱放摇滚乐干扰,甚至还在地上挖坑垒石头使学员打坐也没有地方。爸爸知道后义愤填膺:“明天我去陪你们炼功看谁还敢胡来!”第二天,许多法轮功学员正在炼功,突然闯来一帮秧歌队,放着强大的音响就穿插到法轮功学员炼功场地内乱扭乱跳。这时爸爸毫不犹豫的上去劝阻,爸爸对那些扭秧歌的人说:“大家都是锻炼身体,有个先来后到,你们这样做很不道德。”爸爸身边正在炼功的一位法轮功学员感动的对爸爸说:“谢谢你对我们的理解!”但是,因为那些人本身就是来捣乱的,因此根本就听不进去,连旁边一些围观的群众都气愤的说:“这也太不像话了!”

1999年7月20日来得突然又猛烈,谁都没有想到一场阴谋策划的镇压就要爆发。7月20日一早就有很多当地的站长都相继失踪,一时假经文泛滥。那天妈妈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准备到北京上访,结果刚到火车站就被警察带走了。爸爸得知这个消息就穿着自己的警服和另一功友巧妙的将妈妈和部分大法弟子带了出来。从那以后在日益严峻的形势下,并不是修炼人的爸爸为正法和帮助大法弟子做了很多令人敬佩的努力。记得那天天还没亮家里就聚集了好多人,显然都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爸爸冷静地对大家伙说:“这件事情肯定是上面出了错,你们不要过于着急,更不要盲目行事。”一天后,狂轰滥炸的造谣新闻铺天盖地,我记得那天爸爸坚定地对功友说:“你们没有错,是有人心虚害怕你们这么多人,怕自己地位不保才做出这种荒唐事来!”他还对一些在这慌乱中不知所措的学员说:“要相信你们的师父,相信自己的信仰。”很多大法弟子从那时起开始非常信任我爸爸,我们家也就成了以后很多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稍微歇息的宁静港湾,有时遇到很紧急的情况,那些在外面受苦受难的大法弟子也会第一个想到到我们家,因为在这里他们甚至能感受到像自己家的温暖。我也为爸爸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的理智和富有良知的选择感到自豪和高兴。在以后走南闯北的路上,我都能在真理面前坚定自己的信念,我认为这是与爸爸对我的好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单位的人都盯上了妈妈,不断的派人到我们家进行监视,有几次妈妈差点就被邪恶的坏人带走。开始爸爸还对他们客气的交谈,告诉他们在大是大非面前要心里清楚,不要让一时的糊涂使自己最后成了政治的替罪羊。后来警察和610的人看到我爸爸的态度就威胁爸爸,如果妈妈不放弃修炼就把妈妈送到610洗脑班,爸爸厉声对他们说:“你们休想胡来!对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下手,你们是什么国家干部,谁给你们这样的权力!”爸爸的一身正气把他们给吓住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敢来骚扰我们。

2000年10月1日,妈妈和同是修炼人的姨妈到北京天安门上访,而且回来后就都被关在了看守所。家里其他人都认为爸爸知道,故意掩护她们不和家里人说,结果出了事。几乎所有的家人非但没说政府这样做不对,反而怪罪到爸爸身上。爸爸从始至终都站在了妈妈和姨妈这边,尽管他起先并不知道她们要去北京这事,他劝家人好好想想咱们家这两个人为什么义无反顾的不断上访,看看她们自从炼功以来脾气和身体的变化,法轮功有什么不好的,给家里带来了多少福音。

2001年邪恶很猖獗,抄了很多大法弟子的家,那些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为了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迫害,顶着巨大压力要在我们地区建一个资料点。那时外面的环境不安全,他们就想到了我们家,没想到妈妈和爸爸一商量他就同意了,建资料点开始没钱买电脑爸爸就到单位借了一个,爸爸说:“这些大法弟子真得很了不起,我太佩服他们了,他们自己付出那么多,我做这些不算什么。”每天部分的资料从我们家运到四面八方,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让更多受骗的百姓了解了真象。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家印制资料期间。都会有功友在我们家吃住,爸爸工作很忙又要抽时间做几人的饭,但他从来也没半句怨言,依然每天做饭,他知道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在外面吃不好,他就做得尽量好的饭菜,爸爸的支持在我们那里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亲切得叫我爸爸“大哥”。

“天安门自焚惨案”在中央台报导时,我们全家人都在一起看电视,妈妈当时就和大家说,一定又是一场栽赃陷害,让大家不要相信。但中央台的这个报导极具蛊惑性,连爸爸都说,也可能极个别走偏得或走极端的法轮功学员也说不定。过了些时间,流离失所的同修把“天安门自焚案”真象光盘刻录了出来,爸爸一看恍然大悟,他气愤至极:没想到政府连这种弥天大谎都敢当着全世界人民的面说,简直给中国人丢尽了脸。正好那天中午妈妈找不到人刻“正念口诀”印章,爸爸自告奋勇地说:“我来刻吧!”令人惊奇的是,从来没刻过印的爸爸用一个中午的时间就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八个字刻好了,字字美观大方一点也不亚于专业刻字的水平。这就是一个人了解真象后迸发的巨大正义感所为,瞧真象的力量有多大!

爸爸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光明磊落的和同学同事讲真象,不管对方是公安警察还是政府官员;帮助妈妈做真象、到小区发传单、到大马路上挂横幅,每隔一段时间就拿钱给妈妈做真象,有时过年过节给大法弟子买米买面。虽然很多大法弟子都在称赞爸爸,但他从来觉得自己做这些是应该的,就像那次爸爸对我说的:“我是深深地被大法弟子的坚韧精神和不屈不挠的毅力感动了。”说完他还流下了眼泪。

我从来没有把爸爸所做的事情写下来过,有些事情都过去很久了,我觉得语言表达不出爸爸对大法的赞叹和对大法弟子的敬佩之情;也表达不出爸爸为此而作出的自己的努力。

现在我把这些整理了一下,就是为了告诉大法弟子的家人,你们要相信自己亲人,相信他们的选择,在动荡中一定要明辨是非,站在善良和正义的一方,不久的将来你们一定也会为自己正确的选择感到庆幸和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