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力量使我坚定的走过数次关押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25日】96年初,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读过之后,我深深的被其“真、善、忍”的法理所震撼,潜意识中感觉到这就是我所要的,这就是我生命中最根本的追求。之后我找到《转法轮》,如饥似渴的学起来 ,越学心越明,越学越放不下,越学越感到我与师父和大法有深深的不解之缘,从此走上了坚修大法之路。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为了更深刻的理解法理,指导修炼,我背会了《转法轮》、《精進要旨》、《洪吟》。每天到炼功点组织大家集体炼功,我拿录音机放音乐,风雨无阻。在炼功点组织学员义务教功,晚上参加集体学法,利用节假日组织学员到农村或市区中心广场集体炼功弘扬大法,从中得到无穷的乐趣。由于学法比较扎实,从而奠定了我对大法坚定的信心。

99年7.20一夜之间风云突变,迫害大法的恶潮席卷全国,全国各省所有的辅导站、炼功点全部被破坏,辅导员被秘密绑架,大法弟子纷纷走出来证实法。出于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维护大法,向政府申诉大法弟子的心愿,让世人充分理解大法,我于7月21日冲破重重封锁(当时各个车站、路口都被封锁,出租车要离开本地必须到派出所登记,否则后果自负。)顺河堤步行十多里地,摆脱邪恶的封锁,踏上了去北京上访之路,不幸中途被截回来,進行非法强制洗脑,并从此落入邪恶的监控之中。

但大法已经在我心中扎了根,我已溶入法中,所以不管形势如何险恶,我仍坚持学法炼功。但是面对邪恶利用一切宣传机器诬陷大法与师父,自己却无能为力,特别看到周围的人受到舆论宣传的欺骗,不明事实的诬陷师父、大法,感到很痛苦,总觉得应该让周围的人了解大法、停止诬陷大法,要他们知道大法是救度世人的。因为我心中有这一念,师父很快给我安排了证实法的机会。99年12月份,我单位召开全体职工会,一位恶领导带头扯着嗓子在会上大肆攻击大法、辱骂师父,要求职工人人表态。我意识到这是我证实法的机会,心中坚定一念:“师父,我一定交给您一份满意的答卷。”接着很平静的讲出了多日来埋藏在我心里的话:法轮大法不是×教,而是宇宙真理,法轮大法讲的就是“真、善、忍”。要求学员做到打不还手、骂不坏口,在利益面前不争不斗,遇事首先考虑对别人有没有伤害,用慈悲善良之心对待世人,如果大家都这样做世界该有多么美好,世人该是多么幸福啊!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就是因为这个炼的法轮功。”当我说这一席话的时候,会场上鸦雀无声。我的讲话也出乎人们的意料。受历次政治运动毒害的人们,怎么也理解不了当时黑云压顶、邪恶气焰十分嚣张的情况下,我竟敢在大庭广众下讲这样的话。我讲完之后,会场上沉静了好大一会儿,恶领导跳起来气急败坏的大叫:“散会,散会,今天这半天的时间算白费了。”

由于我在全体职工会上弘扬大法,被停止工作,单位领导强制我在党员与大法之间做出选择。我坦然选择了大法。我被非法强制关押、洗脑,并被要求写认识。我借此机会用书面形式给他们讲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讲了学法后精神境界的提高,同时也针对电视上的谎言宣传讲了自己的不同看法,破除邪恶的谎言。由于我不向邪恶妥协,被恶人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我仍坚持学法炼功。到第15天,当地派出所恶警到看守所强迫我写不炼功、不去北京的保证,并把我的家属们找来做我的工作,在种种压力面前,我牢记师尊的教诲:“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坚修大法心不动”(《见真性》),并且绝食来抵制邪恶的迫害。因为我的正念足,到第18天时走出看守所。

2000年10月我到北京天安门护法被抓,恶警把我扔到警车上。车上有挂摄像机的记者、警察、便衣,还有几个已被抓上车的弟子。我抓紧一切机会向他们洪法、讲真象,后被送到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关入铁笼。当时已有20几位同修被关在里边。大家抓紧时间切磋法理,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地址,恶警用各种手段,包括毒打、罚蹲、不让去厕所等威逼我们说出都未得逞。第二天,全国各地大法弟子大批走到天安门护法,不少被绑架,到早上十点钟,派出所院里、屋里早已被大法弟子们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宇宙真理!”,齐声背诵师父的经文。恶警调来许多辆警车把大法弟子强行架上警车,分送到各个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仍然用各种酷刑逼迫学员讲出姓名、地址。我牢记师尊的教诲:“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不配合邪恶,用绝食来抗议恶警的迫害。我利用每次提审的机会向它们讲诉大法的美好与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同时揭露媒体的邪恶谎言。由于心念纯正,13天走出看守所。

2001年4月,不法人员害怕我再到北京去上访,把我绑架到单位看管起来。我抗议他们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他们无奈,只好把我送回家。但是他们把车停在我家楼梯口,24小时派人看守。他们仍不放心,又一次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强制我写不炼功的保证。由于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指使,被非法送劳教。

在劳教所,邪恶用尽各种酷刑折磨学员,并以减期为诱惑指使普教毒打大法弟子,强制转化。我心已定:“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洪吟》“无存”)我明确告诉他们:我们修“真善忍”没有错,更没有罪,对我劳教是非法的。我不背“守则”,邪恶用电棍毒打我,让我长时间罚蹲、不让睡觉等,企图用这些卑鄙手段强制我放弃修炼。但他们未能得逞。于是他们又用邪悟的乱法之徒迷惑、引诱我、围攻我。我以法为师,痛斥、揭露其乱法行为,时刻提醒自己保持清醒,牢记师尊教诲。

我不停的背法,并用师父的法破除邪恶。邪恶用尽一切办法也达不到“转化”我的目地。这期间我深深地感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并绝食破除邪恶的迫害。这样,2002年4月我再次堂堂正正闯出劳教所。

回家后,我到单位、到当地政府讲真象,要求他们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严肃的告诉它们开除公职、劳教都是违法的。邪恶看到各种手段并没有使我屈服,就再一次把我绑架到洗脑班進行强行“转化”。单位派人到洗脑班看管我,还从政府各部门、公检法各部门抽调大量人员做我的思想工作,还让那些主动邪悟、协助邪恶破坏大法的人对進行我围攻。我牢记师尊的教诲。那些看管我做所谓“转化”工作的人也是被邪恶谎言毒害、蒙蔽的众生,我就反过来向他们讲清真象,指出天安门自焚事件的许多疑点、漏洞,讲大法给世人带来的美好,讲劳教所怎样用各种酷刑、各种卑鄙的手段转化迫害学员。通过讲真象他们都不同程度的了解了大法,对大法给予同情和关注,能冷静下来思考一些问题。有一些人出于对大法弟子的同情,送来一些食品、生活用品;也有一些人对大法弟子的安全担心,希望我们保重身体。我告诉他们大法的神奇,要他们不要为我们担心,告诉他们善良的好人必有好报。他们当中有的甚至还帮学员传递经文。

在洗脑班一年的时间里,单位派来轮流看管我的人就有100多个,做转化工作的也有上百人。我都抓紧机会向他们讲真象,希望他们在大法洪传之时能够得救。由于我在任何环境下都不配合邪恶,利用一切机会讲真象,激怒了邪恶,它们就疯狂的再一次把我非法送劳教。

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弟子们也越来越清醒、越来越成熟。我思想也更加明确,要用本性的一面来证实法,抵制邪恶的一切迫害,正念越来越强。邪恶在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面前胆寒,弟子们更加精進。在劳教所,大法弟子们抓紧一切时机学法、背法,向管教、普教人员讲真象。弟子们的善良感动了普教人员,有许多普教人员帮助传递经文;有的跟着我们学法、背经文;有的表示出去后也要学炼法轮功。有的普教在邪恶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时,向恶警直言:“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你们不要折磨他们了。”为此遭到恶警的训斥。2003年10月,劳教所恶警为摸清被它们强制转化的那些学员的思想状况,搞了一次问卷调查。大法弟子们由于这段时间的学法精進,整体升华很快,除个别学员有怕心之外,一百多名学员都能在法上认识法,正面答卷。邪恶看到调查结果暴跳如雷,准备对弟子们進行更疯狂的迫害。弟子们互相鼓励,集体发正念,清除邪恶。被单独叫去受迫害的弟子不回来,大家集体发正念不停,充分体现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使邪恶的迫害阴谋未能得逞。邪恶气急败坏但又无可奈何,它们也知道了,没有任何办法能改变大法弟子对师对法坚定的心。

2004年春节前,大法弟子们利用给宾馆、民航、外贸加工、包装餐巾、浴巾的机会写了许多“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小条幅,夹在包装好的餐巾、浴巾中向世人洪法、讲真象救度世人。后来,我们的做法被恶警发现,恶警就把被它们发现夹条幅的学员强制在全体学员面前认罪、认错,准备以此为借口再一次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大法弟子们义正词严的揭露邪恶,并告诉它们这是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慈善之举。场上全体弟子纷纷站出来揭露邪恶。弟子们的正念正行震慑了邪恶,令邪恶胆寒。妄图行恶的队长、指导员只好当众保证以后不再毒打学员。邪恶的阴谋又一次破产了。

这五年的修炼之路,弟子们在修炼中证实法、讲真象救度了大量的众生,树立了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威德。但是也看到了自己在修炼当中的不足。尤其在初期,在邪恶迫害时没有及时的正念清除迫害因素,长时间承受着邪恶的非法迫害。直到师父《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发表后,才知道使用正念抑制、清除邪恶因素,从中感受到功能的巨大威力。

回顾五年来走过的历程,是大法的力量使我坚定的在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是师尊在看护着我,带着我走向回家的路,我深感师尊的洪大慈悲。现在,证实大法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我一定要谨遵师尊的教诲,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以上有不合法理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