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达州市开江县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

四川省达州市开江县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11月25日】

大法弟子王锡琳被非法判刑4年

四川省达州市开江县大法弟子王锡琳,女,1956年1月20日生,1998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病秧子焕发了青春,自己不再受病痛的折磨,又精力充沛的全身心投入教育教学工作,出色的完成教学任务,受到学校领导、学生和家长的交口称赞。她以自己修炼前后身体的变化这活教材,向人们洪法,引导许多有缘人得法。

1999年7月20日后,面对江泽民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她充分利用自己的条件不断向人们讲述大法遭诬陷迫害的真象,经常受到县610办公室、国安大队、永兴镇派出所及本单位领导的威胁迫害。2002年5月14日,因一位被江××欺世谎言毒害的学生家长举报,她被邪恶之徒非法绑架、抄家、关押在开江县二里半看守所,但王锡琳继续坚持修炼,于2003年3月被非法判刑4年,2003年5月被开除公职,现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其丈夫张忠发是永兴小学教务主任兼工会主席,迫害事件发生后,也遭受株连,职务全被撤销,还连降两级工资。

大法弟子付冠敏被迫害致家破人亡

四川省达州市开江县永兴小学教师付冠敏,女,1965年5月26日生,1998年10月得法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健康了,工作比以往更出色了。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就连患严重肝硬化的丈夫也受益了。其丈夫龙维豹,开江县永兴中学教师,一直病休在家,众所周知的半条命。付冠敏修炼后,龙维豹脸上泛起了红光,病情好转,逐渐有了精神。同事、朋友、学生和单位领导都看在眼里,这是活生生的大法救人的事实,他自己也深知大法好,真善忍好。

1999年7.20后,江泽民疯狂迫害大法,他家经常受到恶警恶徒的骚扰,威胁、迫害。龙维豹害怕了,骂妻子,打妻子,甚至说大法不好的话,撕毁大法书籍,此后,他真是麻烦不断,本来慢慢康复的身体,病情又开始加重,几次住进医院,大吐血、肝腹水、昏迷,而几次又都是耐心的妻子日夜守护、细心照料,给他谈《转法轮》,用随身听让他听师父的讲法和大法音乐《普度》、《济世》,几次他都是从开始的烦躁不安、不愿听,到渐渐平静下来,安静的听师父讲法,把他从死神手里又救了回来。

2002年5月14日,一位受江××欺世谎言毒害的学生家长举报,付冠敏被恶警绑架抄家后非法关押在开江县二里半看守所,但因不放弃修炼,于2003年3月被非法判刑4年,同年4月保外就医,5月被开除公职。

在妻子被非法关押的近一年时间里,龙维豹在家里反而较少受到恶警骚扰,日常生活也相对平静些了,一向离不开妻子全方位照料的他,突然失去了依靠,人们都为他的健康担心。龙维豹回想起前几次之所以能够从死神手里活过来,都是因为听大法得救的,因此就在家悄悄学法炼功,非常虔诚,一段时间后,邻居和熟悉他的人都发现,他脸色好了,气质佳了,更惊奇的是,他能自己洗衣服、洗被子、会做家务活了,生活能自理了。再后来,人们看到他还锻炼锻炼身体,私下议论,这下龙老师死不了了。人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都不愿说出来,因为那是邪恶横行的时候。

但妻子保外就医后,这个家又不宁静了,今天610上门,明天国安大队找来,派出所就更不用说了,要天天见面,汇报情况,学校领导也凑热闹,搅得龙维豹家天天不得安宁。再也没有属于个人安静的环境了,不敢再学法炼功,因为他怕,怕别人知道他炼法轮功,怕遭受妻子同样的迫害,怕影响儿子的学业和前途……,不敢再炼了,日见好转的体质陡然开始回落,病越来越严重,吃药打针不断,就是不见好转,妻子仍然耐心给他读《转法轮》,让他听师父讲法和《普度》、《济世》,但他再也不敢听,不敢接受。2004年2月,他再次住进县医院后,就再也没象前几次那样站起来走出医院的大门。这位风华正茂的年轻教师在怕、怕、怕中过早的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丢下没有经济来源正在遭受邪恶迫害的妻子和读中学的儿子,撒手而去了。

大法弟子周红遭刑讯逼供

周红,今年38岁,是1999年2月份开始学法炼功的,可在同年7.20,江氏集团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在9月份就被河市派出所敲诈去了200多元现金,当时周红丈夫和亲友们都不准她再学再炼,丈夫把周红赶出家好几次,但周红一直坚持学炼法轮功,始终坚信师父,坚信法轮功,真善忍好。

在2000年元月五日(即腊月二十五日)晚上12点,河市派出所的恶警敲开周红家的门,以学过法轮功为由,抓起周红就走,河市派出所所长恶警刘小平狠狠地打了周红一顿,把她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继续刑讯逼供。周红两天一夜没吃过一顿饭,没喝过一口水。第三天下午五点才被送到城里看守所,但第二天上午又把周红叫去非法提审,周红还是回答不知道,国安大队一姓潘的恶警扬言,要把周红家庭搞散,身体搞垮,搞得没有归宿。周红坚定说,一个人的信仰不可丢。寒冬腊月,恶警开动电风扇使劲吹,一直关了一个月,非法抄了好几次家,还去学校,不准周红小孩上学,因为妈妈修炼法轮功。后来,周红的丈夫托人跟学校说情,孩子才被允许去上学。周红被关了四个月零八天,她丈夫前前后后被敲诈了近5000多元,才把周红放出来。回家后,恶警又经常找麻烦,暗中监视了周红半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