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台湾记者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11月26日】我的工作是记者,以下是几则生活中向周遭人讲真象的小故事,与大家分享。

(一)拒收贿款

在媒体界中,很多人为了争取见报的机会,会向记者行贿,而某些德性不良的记者,也会主动向受访者索贿……

有次采访完一位公司的经理,他送我到门口时,小声的对我说:“记者小姐,有件事情要拜托你……”他拿出一封红包袋,“这是我们董事长的一点心意。”我说:“这个我不能收,请收回。”经理:“没关系啦!只是一点意思。”我说:“基于记者的职业道德,我绝对不能收。也请经理转告你们董事长,他的好意我心领了,请他多研发对社会有益的产品,我们一定会公正报导。” 经理也是一脸“现在怎么还有这样的好人”的表情,接着,还必恭必敬的送我上车,并目送我的车子离去。

开车的时候,我心里有点懊悔,忘了跟他说“我是学法轮功的。”

(二)正确对待“应酬”

企业界有找记者餐叙的惯例,所以记者的工作中偶尔会有饭局。 一家公司的总经理,说要请我吃饭,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位部门主管,但我生性害羞,不习惯成为餐叙中的焦点人物,便推了这个饭局。我向一位记者同修提起这个苦恼,他说:“这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应该接受它,况且这也有机会讲真象。像我,照样去应酬,但当有人向我敬酒时,我就会说‘对不起,我不喝酒,因为我在炼法轮功……这不就开始讲真象了吗?” 顿时,我豁然开朗,不再觉得应酬是一件苦差事。

(三)从“真善美”到“真善忍”

当初进到这家报社面试时,得知主管是佛教徒,我说:“你修佛教呀?我修的是法轮功。”她说:“喔……‘真善美’。”我回答:“是‘真善忍’。”后来,我成为这家报社的一份子。

几个月后的某天,我接到一位受访者的电话,肯定我的报导很中肯,他松了一大口气,原本还担心我“专挑负面的写”,这表示记者已获取信任。我跟我的主管提起这件事,她说:“嘿!你的‘真善忍’果然发挥了作用。”我说:“不错嘛!上次你讲’真善美‘,这次讲对‘真善忍’,有进步喔!”

(四)“法轮大法好”

以下是我与某位同事的对话。 我说:“嗨!某某,晚安!”他竟然对我说:“法轮大法好。”我说:“这个功很好,炼完之后身体很舒服。”他说:“能不能治痘痘?”我说:“我看过有老伯伯炼了之后皱纹变少的。”他说:“那我要去哪里‘报名’?”我给了他一个炼功点一览表的网址,并告诉他这完全免费。他说:“感恩喔!”

(五)“制服PARTY”

同事们打算在某个星期五晚上,办一个“制服PARTY”,规定大家要穿制服、队服或戴假发才能进场。我正在纳闷,上哪去找制服、队服……,主管帮我出了一个主意:“你可以穿法轮功的‘制服’呗。”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那晚,我就穿印有“法轮大法”及“真善忍”字样的炼功服去了,并在PARTY(晚会)中回答同事的问题“什么是法轮功”。

(六)都是有缘人

在工作中逐渐发现,只要是有缘人,都会安排在我们身边。大约三年前,因为写论文而认识一位学术上的同好,但是,后来我们失去联络了。想不到,三年后我进入了现在这家报社,某个单位的主管竟然就是那位失联朋友的丈夫,就这样,我和她又恢复了联系。

又有一次,我与一位摄影记者一起工作,在工作结束之后,谈起了我在修炼法轮功,他说:“我曾经拍过你们在中正纪念堂的集体炼功,感觉很祥和。”

还有一位同事,某天她对我聊起:“听说你在炼法轮功?”我说:“是啊!”她说:“我有一个很熟的大学学长也在炼法轮功,他说法轮功里有很多好男人,说我可以考虑考虑……,或许你也认识他。”接着她公布这位学长的姓名,果然是认识的同修,内心为她高兴着,不断有大法弟子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