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4年11月26日】我今年62岁,从96年5月修炼大法至今已9年有余。这几年来,我一直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衡量一切。我一个老太太,普通的老百姓,无权无势,手无寸铁,可我就是坚持对大法的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为了说句真话,我就是理智的向政府讨回公道: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喊法轮大法好!”

我二次上北京上访,在否定邪恶一年“居住监控”、坐大牢40天、二次進洗脑班、三次被绑架、外加每年十几次的迫害中,坚定的证实着大法,一路摔摔打打的闯过来了。

第一次上访是99年9月12日至9月29日,30日邪恶开始审问我。一开始我就不予配合,跟他们讲我修炼的真实情况,讲我身心的变化,使恶人多次审问无果。当时我根本没有怕心,只有师父的法在我脑海里显现。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转法轮》)。我坚定的说修炼“真、善、忍”,绝对没有错。当时他们没有长期关押我,结果处罚“居住监控”一年。

第二次上访是2000年6月18日,在已快到北京被列车的恶警举报,在石家庄站被拦劫下来。在石家庄被关了两天后,由当地公安局领回关入了大牢——人间地狱40天,受尽折磨。

五年中,我三次被绑架,二次進洗脑班,我做到在任何时候都不配合邪恶,只跟他们讲真象,发正念。所以任何骗术都没有动摇过我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坚定的这颗心。因此每次都在师父呵护下都有惊无险。第一次15天的洗脑班,我第一天下午就回了。第二次一个月的洗脑班我第六天就回来了。一次绑架我到派出所后又到公安局,6个小时就闯出来了。我每次回来都哭着对师父说:“谢谢师父您对我的呵护!”我深深的悟到这是师父法的威力,是我们师尊的伟大,是师父的慈悲,是大法的威严和殊胜!我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报答不了师父和大法给予我的一切。

几十年的上下求索,千万年的等待,终于我等来了千载难逢,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我深深的感到在这个世界,我是一个真正幸福的人。9年的修炼实践、升华在师父的谆谆教诲下,使我懂得了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就是按“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大觉。

有次在洗脑班,一个政法委书记逼我写转化书,他说,“你不炼法轮功不行?”我回答:“不行”!我对他们说,中国有句俗话,“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洗净,治好我全身的病,所以我要证实大法,坚修到底。做人应该明明白白,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一身正气,谎言只能欺骗人一时,真理才是永恒的。

在这迫害的五年中,我走过了惊涛骇浪。当整体法会或证实法的活动成功过后,由于多种因素促成对同修的严峻考验。当同修被抓时,而我的第一念就是尽快通知整体加强发正念,减少损失;在被抓的同修中有经不起考验出卖我时,我的第一念就是向内找;当同修关心我叫我回避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在悉尼讲法》)求师父加持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与正法同在,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你任何邪恶都不配考验我,都动不了我。

我深深体悟到,是师父呵护着我闯过一关又一关,突破一难又一难。漫长而又短暂的五年修炼历程,我走过了名和利,走过了生与死,走过了世俗的束缚,也走过茫然和痛苦。

五年来,为了向世人讲清真象发资料、贴粘贴,我走遍了大街小巷,走过无数高楼大厦,走过片片平屋,也走过方圆几十里的农村。我深感由于群众受害太深,经过我们多次劝善,还是有人不听,因此救度世人的使命还很艰巨。

当我看到同修在明慧周刊和特刊上的心得体会时,几乎每篇都是流着眼泪看完的,对我的鼓舞很大。比起这些同修,我还有差距,但我有决心修去不足,做一个真正的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还有一段艰难的路要走,请师父放心,我一定走正,走好最后的路。

因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