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外交官在美国企图阻拦法轮功的请愿

【明慧网2004年11月26日】(明慧记者编译报道)华尔街日报发表该报伊恩-约翰逊(Ian Johnson)等记者的署名文章。在这篇题为“中国外交官在美国企图阻拦法轮功的请愿”的文章中,记者以大量事实披露中共黑手在美国国土上骚扰法轮功的行径。

在纽约中国领事馆前的请愿者

华尔街日报11月24日报道,今年初,44岁的新墨西哥大学法律副教授诺曼-贝(Norman Bay)收到了一封从洛杉矶中国领事馆寄来的信。信件首先问候了贝先生新年好,然后放下轻松之语,直接入了主题。

中领馆的信件说,“据说新唐人电视台要求采访您,我有责任告诉您,新唐人电视台是一个有政治动机的机构,是由一个叫法轮功的反中国组织支持的。”该信警告贝先生说法轮功是××,并要求贝先生不要出现在新唐人电视频道。

曾任新墨西哥州的美国联邦检察官(U.S.Attorney)的贝先生吓了一大跳,他从来没与中国打过交道,从未听说过新唐人电视台,也不知道中国政府如何得到了他的名字。“整件事是非常不寻常的,”贝先生说。自那封信后,贝先生再也没有收到领事馆的来信。

一位新唐人电视台女发言人说电视台从未与贝先生联系过,并否认电视台是由法轮功支持的。法轮功包括打坐和动功,以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教导为基础。

五年前,中国突然从不干涉法轮功修炼活动,到竭力要粉碎法轮功。贝先生的经历显示:中国与法轮功之间的宣传战役已经升级并扩展到新的阵线。在纽约、芝加哥和旧金山,法轮功学员永久的在中国领事馆外等地点驻扎,经常使用图片展板和假血、笼子等道具来展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如何被折磨和杀害。在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召集了20多名律师并组成律师团提起法律诉讼,控告中国领导人的迫害罪行。该群体有一个非正式的全球网络,能迅速动员成员出现在抗议和纪念地点。

另一边,中国政府操控它的领事馆和使馆从事反法轮功的活动。中国外交官花很多时间写信,并拜访政府、地方报纸和电视、政治人物和如贝先生的其他人士, 并警告他们。

宣传甚至到达了北卡州的一个只有六万多一点人口的小镇,曼特卡(Manteca)镇。本月初,小镇观光旅游局的行政主任琳达-阿贝得特(Linda Abeldt)接待了两名不速之客──驻旧金山中国领事馆的二名外交官。在45分钟会议中,外交官要求阿贝得特女士在11月6日曼特卡电影节上,不放映一部名叫《沙尘暴》的电影。电影通过虚拟手法,描述了一名中国警察反思他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

阿贝得特女士说中国官员带来了书以及“法轮功学员”自焚的照片。“这不是好玩的事情,”她说。阿贝得特女士说她告诉外交官无论如何她会放映电影。此事发生不久,法轮功学员以此事件为例揭露中国政府如何压制法轮功。阿贝得特女士说法轮功学员迅速把媒体的焦点集中到了她的案例上。

阿贝特女士说,“我们的确很惊讶会有人担心这部影片在这里放映,我们没想到会有什么争论。”

在中国领事馆的网站,他们宣称法轮功是“非法的”和“××”。外交官随时准备着反法轮功材料。

法轮功坚韧的战术也使得象玫琳凯这样的公司陷入了冲突。去年这家总部在达拉斯的化妆用品公司在其驻中国一些省的办事处中,要求中国雇员签署一份保证书,声明销售人员没有参与非法行为。保证书中引述法轮功是中国政府视为非法的组织。

就在几周之后,法轮功开始公布玫琳凯公司解雇了拒绝签署保证声明的雇员。通过网际网路和其它媒介,法轮功以玫琳凯对中国卑躬屈膝为例,请求其支持者,包括数名美国议员劝说玫琳凯公司停止使用这份保证声明。

玫琳凯发现自己处在了风暴之中。“法轮功有许多公共传播渠道,我们以前并不知道他们的消息网络的存在,直到我们被叫出了列,”玫琳凯副总裁牛津先生(Mr. Oxford)说。牛津先生承认,玫琳凯使用了一个地区性的保证声明,但从那以后即废止了。他说公司总部没有授权这份声明。

法轮功纽约发言人李维-布劳德(Levi Browde)说法轮功尽量“谨慎”描述该事件,以使玫琳凯不受到“不应有的指责。”

一些政府也在这场骚乱中陷入圈套,有时结果很尴尬。根据德国政府文件,2002年,前中国领导人江××访问德国时,江给了德国当局一份安全措施列表,包括一些用以压制法轮功成员的措施。

为了满足中国官员,德国警察甚至从江停留的柏林旅馆逐出亚裔人士。当值的德国安全官员所填写的记录簿上写道:“按照与中国安全人员的对话,所有不属于中国代表团的亚裔面孔人士,都将被带出旅馆大厅。”

尽管被逐出旅馆的人中有一些是法轮功学员,但安全官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计划威胁或与江正面冲突。抗议最终被允许,但只限于在江的视线范围之外。这件事终能真象大白,是因为去年一些法轮功学员把德国安全部门告上了法庭。诉讼成功了,德国安全部门最终向那些被驱逐的人士做了道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