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钱是这样来的


【明慧网2004年11月26日】有人对法轮功有一个很大的疑问:你们印发了那么多材料,办了那么多事,搞了那么大型的活动,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这些人继而理所当然的认为法轮功背后一定有政治后台支撑和资助。其实,这种推论从来没有人提出过任何根据,很多时候是直接或间接的受到了宣传工具“有政治意图”及“背后有海外反华势力”的诬陷所影响的。说句笑话,如果真要“收买”那么多法轮功学员,不要说多了,每人每年给1万美元维持基本生活,北美的众多法轮功学员就算只有1万人,那么“反华势力”这笔开销也要至少每年1亿美元。在海外透明度极高的民主社会,比如美国,这么大一笔经费能逃过媒体监督、能通过国会预算么、能向纳税民众交代得过去么?

事实上,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是有正常工作收入的。下面几个发生在海外的小故事,或许能给您一点启示。

第一件事:有一次法轮大法学员租到一个很象样的场地开修炼心得交流会。付租场费用时,一位学员掏出了四十多张数额不一、属于不同银行的支票,一股脑儿的交给了场地经理。这位经理说:“你就不能给我一张整支票吗?”学员不好意思的回答:“很对不起,我的同修各有各写的支票付场租,就只好这样了。”

第二件事:法轮功学员不分冬夏寒暑的每天在唐人街派发帮助大众了解迫害法轮功真象的材料。有一位女学员常常受到附近一家商店老板的讥讽:“你们收了多少钱,要为利用你们的人卖命?”学员听了只是笑笑没吭声,倒是每天送她到唐人街的儿子有一天沉不住气的对那老板说:“你给我找几个人来,我来付钱让他们派发传单。条件是要象我妈妈一样,不管大雪大风大雨,零上或零下几十度,一年365天不能停。”老板听后沉默了下来,从此以后不再出言不逊。

一对老年的学员出国五、六年了,几乎没买过两件衣服,退休金全部用于向世人讲真象。一些收入较丰的家庭为了制作真象材料,购买原料,租用公共场地,一次花去几千美金是经常的事。为了节省开支,很多学员利用业余时间自己动手,制作横幅、标语、真象看板、CD、VCD等。

在中国大陆艰苦的环境下,法轮功学员中发生的令人感动的故事就更多了:

一位做生意的法轮功学员,为了能使老百姓免受政府媒体的谎言宣传的欺骗和利用,一次就拿出4000元钱,用来资助制作真象传单、光盘等。这些真象资料由大法弟子们冒着被抓、被打、被劳教和判刑的危险,善意的免费送到千家万户,还人民应有的知情权、免受谎言的欺骗和毒害。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生活并不富裕,夫妻俩双双下岗,婆母因病住院多日后刚刚去世,他们的孩子又患病住院,全家的生活是靠她做保姆所得的每月400元的微薄收入,来艰难维持生活的。在这种情况下,她找到制作真象资料的同修,从兜里摸出100元钱来,塞到同修手里说做真象资料--这可是他们全家每月生活费用的1/4呀!她真诚的说:“为了人们不再被谎言蒙蔽,这是我们的一片心!”

有人说法轮功的人心很齐。为什么?这是因为他们受益于修炼法轮大法;他们找到了人生的真正目地;他们知道人们被不负责任的谎言所愚弄和欺骗;他们明白对修炼真、善、忍好人的打压是对人类道德与良知的践踏,将把国家与民族带入无道德底线的灾难性深渊。

一位老年学员是位农民,靠种地、扣大棚卖菜过日子。现在种地的费用高,粮食不值钱,大棚也多,菜价也贱。学员家中三个儿子,大儿已婚,二儿结婚不久,三儿也已经到了成家年龄,家中经济状况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困境下,为了能多印几张资料,多让一个人明白真象,每次卖菜时,就私下攒个一块、二块的,最后集攒了一百多块钱的硬币送给同修做资料。

另一对年轻的法轮功学员,家中欠下一万多元的外债,二人顶着风吹日晒上山,到别人摘完了茧的蚕场一粒一粒的拣漏掉的大茧,拣了许多天,卖了300块钱,没有给才几岁的孩子买一口小食品、一件玩具、一件新衣服,这三百块钱全部拿出来做资料了。

许多农村的学员大多是泥里刨食,省吃俭用,清贫过活,汗珠子一摔八瓣,积下的都是血汗钱,平时自己在生活都非常简朴,一件衣服一穿就是多少年,咸菜、大酱一凑合就是一顿,花一分钱都要掂量掂量,能省就省,可是为了不明真象的人们,他们毫不犹豫把这些钱拿出来。

法轮功学员的钱就是这样一枚枚、一分分、一元元攒集而来。修炼人不为名、不求利,只为了抚去人们心中被谎言所栽种的仇恨,维护人间的道义与良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