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苏荣对甘肃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26日】苏荣自从2003年8月任甘肃省委书记以来继续追随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变本加厉。请看下面事实:

一、对大法弟子监控、跟踪,随意抓押、判刑

从2003年下半年甘肃的公安、国安活动隐匿而頻繁,到处跟踪、盯梢大法弟子,尤其对所谓的“重点人物”专人监视、跟踪,不知内情的人以为现在没事了,听不到什么风声了,其实用公安内部的话称为“外松内紧”。从12月初开始先后全省破坏了至少6个资料点(仅兰州就4个),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有六、七十位。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回家的路上、有的在外出的途中、有的在乘车时、有的在网吧、还有的呆在家中就被恶警秘密绑架。对绑架后的大法弟子先是审讯、酷刑逼供、拳脚相加、恐吓威胁、电击体罚,然后有的送洗脑班;有的送劳教所;有的关押在看守所,还有的非法秘密关押至今,快一年了家属还不知其确切的下落。赵旭东就是在去年12月初被绑架后仅仅两个月的时间被看守所的恶警活活折磨致死。同时被绑架的赵旭东的母亲白金玉被打的至今不能行走。

今年6月16日晚8点左右大法弟子刘秀英从外面回来,刚走到家门口时,被早已等后在此的恶警非法秘密绑架硬拉到警车里,直接将她拉到兰州市公安局26处,用各种酷刑折磨、毒打、甚至坐老虎凳,恶警还气焰嚣张的将其脚踩在刘秀英的脸和嘴上。造成刘秀英伤势过重无法行动。恶警又怕看守所不收暂送洗脑班稍恢复后又骗至看守所妄图给判刑。据说公安部门连续起诉三次均被驳回还不甘心,妄图采取不正当的手段达到不可告人的目地。

榆中县大法弟子刘晓莉正在家中,2004年7月初左右,她的原工作单位靖远县医院的三人伙同610的两个人来到她家,逼她写所谓的“三书”,遭到刘晓莉的拒绝。邪恶之徒不甘心,每天轮流守在她家,刘晓莉绝食一星期后,它们退了。过了二十多天,于8月14日那天,他们将刘晓莉从家中绑架到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至今不让家属探视。 今年7月份法院妄图给何影国等十几位大法弟子判刑,开庭后大法弟子讲真象,依照法律据理力争,不断高呼“法轮大法好”,使其无法继续审判只得宣布休庭。

二、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是邪恶之徒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点。这黑窝采取种种邪恶毒辣、残暴凶狠的卑劣手段强迫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个大院里一边是洗脑班一边是劳教所。只要被非法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限制人身自由, 恶警妄图剥夺他们的信仰权,以暴力强逼“转化”。不许大法学员睡觉,一拨人接一拨人来跟大法学员所谓的“谈话”,邪恶之徒看这样“转化”太慢又影响自己睡觉,就凶相毕露的将法轮功学员的两只手戴上手铐,吊在禁闭室的铁门上。期间有的大法学员大声与其理论,恶徒们就把大法学员转入地下室背铐上,有的大法学员被铐得全身浮肿,大小便失禁,手腕伤痕累累。

女学员韩中翠被迫害的最严重。2003年9月中旬她被第二次绑架后,直接被关禁闭室,一星期后被背出来时,手脚已经不能动,裤子里都是粪便,大约缓了10天之后,又被关入地下室背铐,抬出来时已是奄奄一息,稍有缓解,又第三次被关入禁闭……还有魏周香,刘菀秋等人也反复多次被铐進禁闭室…… 恶警就连70多岁的老太太张菊秀也不放过,以同样残暴手段将其双手吊起一星期后才放下。放下时人已经动不了,而且神智不清,背上一道红一道白多长时间也缓不过来。古今中外历朝历代哪有这样对待人权的呢?更何况他们都是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好人呢?恶徒们千方百计的要“转化”大法弟子,不知要往何处“转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36条规定“信仰自由”,为什么信仰“真、善、忍”就不自由了呢?这又该做何解释呢?做为省委书记的苏荣连《宪法》都不执行,那又执行的什么法?自己部下严重的违法行为它能不知道吗?它们难道不是在上级的授意指示下干的吗?这和省委书记的指挥棒能分得开吗?这简单的道理人们都心知肚明,能抵赖得了吗?

三、劳教所是践踏人权、摧残大法弟子的非法场所

劳教制度在国际上已经早被废除,而在中国不但没废除而且劳教所越办越多,兰州地区原来只有一个劳教所,现已增到三个,其中有一个是女子劳教所。劳教所对劳教人员尤其是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其手段也越来越残忍,劳教所成了公开摧残大法弟子的非法场所。凡是被送進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未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只是下面一报上面一批就可被劳教一年、两年甚至三年。法轮功学员一進劳教所就被剥夺所有的自由,不准睡觉、加戴刑具、辱骂体罚、吊铐毒打、关禁闭、蹲地下室甚至限食、限水、限上厕所,恶警采取种种惨无人道的卑劣手段强迫让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但大法弟子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的意志是坚不可摧的。

由于种种酷刑的折磨摧残在劳教所里出现了象武威的宋彦昭被打断五根肋骨,最终被迫害致死、金昌的特级教师侯有芳被打的体内大量出血、多处骨折,硬是被活活折磨致死;张掖的张昭被迫害的神经失常、天水的司永前被迫害的几乎神经失常;金昌的马跃芳(男)被平安台劳教所的恶警打断腿骨,做手术夹钢板时还不给打麻药,故意用肉体难忍的疼痛来折磨大法弟子;天水的陈刚被残忍的打得不能行动;崔永麟被十字型吊挂中竟把手铐拉断,人肉体的痛苦就更可想而知了。白祥贵、柴强被逼迫双腿叉开站立,双腿下面还放两方凳……在劳教所里恶警们就这样想尽最邪恶、最残酷、最狠毒的损招迫害大法弟子。在这里自由被限制、人权被践踏,甚至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得不到保障。这难道就是江××所鼓吹的“人权最好的时期”吗?作为甘肃省的第一把手能推卸如此重大的责任吗?

四、看守所和监狱更是“人间地狱”

凡是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和监狱的大法弟子就象被送進了人间地狱。兰州大法弟子张振敏在华林山看守所只因坚修大法被施“后穿刺”毒刑,恶警给她戴上脚镣,把双手反铐住,再用长约40厘米的8号铁丝,把脚镣和手铐固定住,这种酷刑使人站不起蹲不下,只能跪着,而且昼夜如此不能活动。两手背到后面铐得很紧,致使全身浮肿, 手铐卡在手腕的肉里。张振敏就这样被铐拉了40多天。40多天后取下手铐时几天直不起腰,胳膊、腿抬不起,疼痛难忍。李秋香被穿刺40天、韩玉萍被穿刺30多天,打开脚镣后三天腰直不起,只能蹲着走路,胳膊的肌肉象木头一样僵硬;兰州大法弟子杨学贵刚从西果园看守所送到兰州大砂坪监狱后一伙恶警将其衣服脱去毒打一顿,使杨学贵多少天不能动,送到医院家属接见时弯着腰身子直不起,还未恢复又被发送到几百公里以外的临夏监狱,而且让其睡在水泥地板上已达七个多月;定西监狱在监狱长的指使下对大法弟子王鹏用多把电棍长时间的电击;大法弟子蒋春斌、金吉林、文维龙被非法关押在定西监狱,恶警不准他们跟任何人接触、不准走动、不准睡觉、不准参与任何娱乐、不准买东西、不准家属接见、更不准学法炼功,也就是说采取各种卑劣手段妄图把大法弟子活活的“肉体上消灭”。

大法弟子、年仅32岁的张晓东于2003年10月24日,被西果园看守所恶警活活折磨致死;大法弟子赵旭东,34岁,原甘肃兰州化学工业公司职工,在兰州市华林山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于2004年2月7日也被活活折磨致死,目击者看到赵旭东死时40%的头发已白,脖子、腰部均有明显的伤痕;还有一唐姓女大法弟子于今年7月份被迫从兰州女子监狱楼上坠地身亡;2004年9月3日中午,定西监狱恶警指使犯人对大法弟子毕文明进行毒打,其他人只听到毒打声和毕文明 “法轮大法好” 的喊声,毒打后恶警又用电棍电击致使毕文明当场死亡 ……这一件件一桩桩活生生的事实都是苏荣在甘肃执政期间紧随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证,铁证如山!

苏荣两手不仅沾满吉林、青海两省大法弟子的鲜血,同样沾满了甘肃省大法弟子的鲜血。苏荣血债累累,罪不可恕。甘肃省的大法弟子集体控告苏荣,犯有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对于这样的迫害者,无论时日长短,法轮功学员都将追究下去。苏荣终将被绳之以法,并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