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和大法,走自己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2004年11月27日】首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心得交流会的心得体会,在明慧特刊已登出五期了,期期不落,我都认真去看,感触很大,看完后,我也想把自己证实法的经历写出来,但苦于没有时间,迟迟没有动笔。可是当我听到我身边的同修,在这正法的最后时期,还没走出来,至今还把自己封闭在家里时,我真是心急如焚,我真想面对面的与他们坐在一起沟通交流,我想用我的切身体会亲口告诉他们:同修!记住师父的话:“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可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又没有这样的交流机会。今天我借用明慧这块平台,将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交流,共同提高,盼望同修们批评指正。

我今年六十多岁,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家务事全是老伴去做。病折磨得我死去活来。我感到活得太苦太累,感受不到生活的乐趣,不知道生命的意义,我时常有轻生的念头,只因当时家有年迈的父母,孙子太小。所以这条不归之路迟迟没有去走。每当我决心要离开这个人世时,我父母那种悲痛欲绝的情景就浮现在我的眼前:我走了?!我解脱了?!我痛快了。可是活着的他们将如何面对这个残缺不全的家,每当想到这,我就犹豫了。就这样,在生与死的痛苦选择中,我煎熬的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

1997年10月3日下午三点三十多分,这是我一生永远不能忘怀的时刻,这一刻我坐在床上,双手捧着《转法轮》这本宝书如饥似渴的读着,当读到二十几页时,我的泪水就象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断的往下流。我真后悔,在这之前,我的父亲、我的弟弟、还有同修不止一次的向我洪法,我都听不進去,那时的我,脑子里不想别的,就一门子想死。

啊!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宝书。我急切的往下看,恨不得把这部书都吞到肚子里去,恨不得一口气把他看完,当读到半夜十一点多钟时,我的肚子开始叽哩咕噜就象开了锅似的,我急忙往厕所跑,跑慢了就拉到裤子里去了,我从小就肝大、脾大,性情暴烈,大便从来都是干燥得必须经常需要外界因素才能疏通下来的人,如今却也体会到跑肚拉稀的滋味。这本书我还没看完,功我还不会炼,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当时激动得我一个劲掉眼泪,心里不停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从这一天起,我再也不想去死了!我要好好的活着,我渐渐的懂得了生命的意义,下决心我的余生要伴着这本宝书度过。得法不久,我身上多年的疾病很快都消失了。我生平第一次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大法神奇的改变着我,我从心底里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到人群中去,我要将自己的亲身感受告诉人们,我要向世人亲口说——法轮大法好!

我洪法的第一步就是我退休前的单位,当我精神焕发的站在我们多年不见的工友面前时,工友们都惊讶的说:哎呀!你怎么总不显老,什么神丹妙药使你这么年轻?我告诉他们这是学炼法轮功的功效。有的同事一听“法轮功”三个字立刻紧张起来,小声的说:你还敢炼啊?我说有什么不敢炼的?!政府说法轮功不好就不好啦?过去还把刘少奇、邓小平都打成走资派了呢!如今不都照样平反了嘛!我才不听那个邪哪!接着我就把我和我的亲人这几年炼功后的身心变化、以及江氏集团蓄意诬陷迫害法轮功而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象、还有法轮功在国外受到欢迎和赞扬的空前盛况,一股脑的讲给他们,他们听后都很同情和敬佩法轮功,并嘱咐我说:功好就坚持炼,偷偷炼。我们谈的很投机,气氛溶洽和谐,直到晚上下班时我们才分手。

2000年8月9日师父的经文《理性》发表了,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师父经文的发表,更加坚定了我洪法的信心。我和女儿遵照师父的教诲,决心立即走出家门,走向社会,走向人群,向世人洪法。当时没有材料,怎么办?救度世人,揭露邪恶,这是大法弟子当务之急,我们不能等靠,没有材料自己想办法动手解决,便从外地同修那里弄到一份真象材料,但篇幅太长,我就把这份材料重新综合汇编了一下,压缩成两页,然后女儿打印,我去散发。从那天起,我就风雨不误的开始了我的洪法历程。

每天我带着真象材料走街串巷,遇到有缘人就递他一份,对方时常都是很有礼貌的将材料接过去。有的还说声:谢谢!还有的接过材料后,还要付钱给我;有的世人材料刚拿到就打开,边走边看;有的在路灯底下看;有的就坐在路边道牙子上看。有一次一辆130货车抛锚在马路边,三个人在那修车,我走向前去,给了他们一份真象材料,其中一位维修工人说:“再给我一份吧!我们宿舍人多,一份不够看的。”看到世人对大法如此渴望,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是这些眼巴巴盼望得法的众生激励着我,使我精進不停的做,使我越做越爱做,越做越想做。

以往买菜、买粮都是我老伴的事,后来为了洪法,我经常利用买菜买水果的机会去接近他们,秤高秤低我从不计较,找给我的块儿八角的我也不要了。他们都很感动,说我这个人心眼真好。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这样,不贪别人的便宜,愿意助人。”接着我就送给他们一份真象材料,并嘱咐看完后送给亲朋好友,他们都高兴的连声说:“好,好!”

每次出门,无论路远路近,我都备足真象材料和不干胶贴,沿途所经之处,电话亭、花园里的椅凳、窗台、货架、电梯扶手、机动车箱、自行车篓、建筑工地的民工宿舍、食堂周围,还有出租车,公交车都是我做真象材料和贴不干胶贴的好地方。用寄信的方式救度,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坚持的,从2000年直到现在,这四年多的时间我从未停止过,经我手寄往全国各地的真象材料信件无计其数。

为了能够到离家远一点的地方去做真象材料,我特意购置了自行车,并在自行车前后装上了两个大号的车筐,车筐装满小册子、传单和光碟。我针对不同人群,有针对性的分别发放不同内容的真象材料。几年来我风雨无阻,无论严冬还是酷暑,我从未停止过证实大法的脚步。我体会到,越是大雪纷飞,风雨交加的日子,越是发真象材料的好日子。方圆几十里都留下了我的证实大法的足迹。

从得法至今,我经历了七年的风风雨雨,凭着我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正悟,我坚定的走到了今天,即使在邪恶最疯狂的恐怖日子里,我也从未对师父、对大法有过丝毫的动摇,在证实法的道路上,自己没有留下任何污点和遗憾。从我一次次的有惊无险的经历中,我更加体会到“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的深刻内涵。

记得在2001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女儿带着99份不干胶贴,从西向东往电线杆子上贴,当即将贴完时,被站在暗处的恶人发现,并报了警,我们立即顺着原路返回,当走出百余米时,忽然想到我们这一老一少,手里还拿着没有做完的不干胶贴在路灯下这么走,更容易暴露,还不如就地坐下发正念(当时正是夏天,乘凉的人也很多),我们就在路边的道牙子上坐下发正念,刚坐下就听到后边有摩托车急驶开来,并急速从我们身边穿过,不一会,摩托车又从原路返回,接着又从我们身边往北开去,就这样摩托车一遍又一遍围着这片楼群反复兜着圈寻找我们,可是车上的这两名执勤警察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要寻找的这两个人,就坐在他们眼皮底下,面对他们,我们没有丝毫的惧怕,相反,看到他们发疯的追找,我们感到十分可笑。是法中修出的智慧和胆量,是师父的加持和正神的相助,使我们躲过了这一次魔难。

在一个初冬的晚上,我又带着99张不干胶贴上路了。这次去的地方是盘山大道,道旁的几十根路灯电线杆子,虽然都安装完毕,但都没有送电,夜里漆黑一片,道路两旁的山上栽满了翠柏和松树,在呼啸的北风中发出阵阵怪叫,蜿蜒起伏,左拐右拐的盘山道在这北风呼啸的作用下,更是异常恐怖,令人毛骨悚然,然而在得法之前我是一个晚上起夜也得叫上老伴的胆小的人,在这孤独一人的夜晚,我一遍一遍的背颂师父《洪吟》中的“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以此给自己壮胆,我靠着法的力量,靠着师父的加持,将这99张不干胶全部贴在了路灯杆子上。第二天清晨,登山晨练的男男女女们看到后,议论纷纷:怎么一夜之间所有的电线杆子上全贴上了《法轮大法》的标语,这是什么时候干的,这是几个人干的?事后没隔几天,我从一个被革职下岗的保安人员那里得知,就在那天晚上,正是他和另外两个保安人员值班的时间,因为那天晚上风太大,就没有上山巡逻,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去暖和,主意是他出的,再加上此人工作时间经常好喝点酒,所以他被下岗回家了。(此人我给他洪过法,对大法很有正念。)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只要你有救度众生的强烈愿望,只要你心正念正,心在法上,师父自然就会时时刻刻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否则,如果心态不稳,顾虑担心,就会构成另外空间层层的障碍和麻烦,就会招来邪恶干扰,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就得必须全盘否定自己的一切观念和人心,归正自己脚下的路,让自己神的一面复活起来。

1999年7月23日,也就是江泽民残酷镇压法轮功的第三天,我乘坐在一辆小客车上,只听到车后排有个中年男子大骂法轮功,并张口闭口诬陷咱们师父,还说什么《转法轮》的书价一本卖到一百多元,他的话还没等说完,此时我已气得忍无可忍了,我明知道当时正是江××镇压法轮功已疯狂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为抓捕法轮功学员,他们随意搜身翻包,到处设关设卡,任意阻截法轮功学员上访。面对这严峻形势,我已顾不了这么多了,眼下大法蒙难,师父遭诽谤,维护大法,勇敢的站出来为师父说句公道话,这是做为弟子的义不容辞的责任于是我回过头去朝着那个中年男子说道:“同志,我给你更正一下,这本书只有十二元,不是一百多元,我亲眼看过,我单位就有炼法轮功的,我不说假话,上有天,下有地,我说错一点,愿遭天打五雷轰。不要跟着他们大帮起哄……”此时车厢里没有一点动静,谁也不说话,只有他小声嘟囔着:人家都这么说。就再也不言语了。

面对严峻形式,我敢于向世人说出我要说的话,这一切皆因师父对我的加持、呵护,我才有那么大的勇气和胆量。

2002年11月的某一天清晨四点多钟,我正往轿车上放真象光碟时,突然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干什么的?!是不是又弄法轮功那些东西?!”说话间,她气势汹汹的三步并做两步的冲了过来,嘴里还不停的喊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敢弄这些东西?”我平静的说:“姑娘,既然咱们娘俩在这种场合里相见,也是一缘份,我告诉你,我原来是个险些见阎王的人,是法轮功救了我,我才没死。如今,法轮功蒙受千古奇冤,我要用我的亲身经历为法轮功讨回公道………”我正说着,姑娘打断了我的话,但说话的语气比原来温和了许多,她说:“保安就在道那边巡逻,如果被他们发现,非得把你送到公安局去,打个半死不可,大姨,我这是为你好啊!领导都给我们开会了,叫我们不光送报纸,还要盯着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现在抓的可紧呢!你快点走吧!”原来这是一位送晨报的投递员,我想,光碟仅剩下几份了,做完它再回家,于是我向两侧的楼群走去,当我正准备進下一个单元发真象材料的时候,忽然有一位推自行车的人向我匆匆走来,我仔细一看,还是刚才那位姑娘,她焦急的说:“大姨,你怎么还不走哇!”我说:“姑娘,就剩这几份啦,发完我马上就回去!”她说:“你快点发,发完抓紧时间回家,别总在这一带转悠,小心点!”说完又送报纸去了。我心里默默的想,姑娘,你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我一定要救度你!我是大法弟子,大法造就了我,我的生命是大法因素构成的,我来到世上不是为了当人,而是来救度众生的,我心中装的是众生,我心中装的是随师正法的历史使命,因为我有这一念,并且这一念牢牢的扎根在我的心里,所以我遇到险情我不慌,我才会慈悲平静的面对她,因为我的念正,一个被谎言毒害了的生命,在我强大的能量场的作用下得救了。

2001年的某一天,我区610的头子给我来电话,当时我不在家,正在妹妹家护理老人。后来他又来过几次电话,都是我老伴接的。他问我何时能回来,回来后立即回电话,他有事找我。当我知道这件事后,我第一念就是,他找我干什么?是不是要绑架我?我绝不见他,我要回避他。两天后,他又往我们家里打电话,我没接。后来我想,他总是这样没完没了的打电话,我又总是这样没完没了的回避他,这样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呀!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我想我干脆见他吧。当家里人得知我的决定后没有一个人不责备我的,说我不冷静,说我瞪着眼睛往虎口里送,说610没安好心,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因为这件事我想了很多,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见他。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也三言两语》以往想见他还不太容易,今天送上门来了,我不能失去这个机会,我要利用这个机会给他讲真象,我要把他请到家里来,我要端上水果,斟上茶水热情的接待他,我要拿出大法弟子的宽容大度的风范坦然的接待他,我要用我在法中修出来的胆略、勇气智慧来面对他,我要象对待其他生命一样来救度他,我要亲口告诉他,大法的超常使我这个生不如死的人现在健康的活着,我要当着他的面,揭穿江××出于小人的嫉妒,为达到镇压法轮功而蓄意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象,我还要告诉他,善恶必报的天理,犹太民族因迫害耶稣,至今二千多年了,还在受着神的惩罚,并饱受着种种痛苦魔难的历史。我要告诉他,文革期间因销毁佛像,而导致中国历经文化劫难,国家经济达到崩溃的边缘。我还要告诉他,正法期间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这是明智的选择。

当我要见他的决心已定,我就立即给他挂了电话,预约和他见面的时间。谁知电话挂了好几次都没有人接。后来我就通过电话查询台查到了公安局政保处的电话,政保处的人告诉我,刘主任正在开会。接近中午午休时间,我又挂刘某某办公室电话,这一次总算接通了。
“喂,你贵姓?”
“我姓刘。”
“你是刘主任吗?”
“我就是。”
“刘主任你好,我就是你要找的某某,最近我护理老人去了。回来后听说刘主任几次来电话找我有事,我今天回来了,刘主任你找我有什么事呵?”
“没有什么事。”
“你不是几次往我家挂电话,叫我老伴告诉我,你有事找我吗?”
“我没找你。”
“哎呀,这就怪了,明明你亲口告诉我老伴让我回来后立即给你打电话说有事要找我。”
“我没找你。”
“那你为什么一遍又一遍的往我们家挂电话?”
“我没挂电话。”
“这太奇怪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怪事?”

对方没有言语电话挂了。从那以后,无论是610、还是派出所,再没来干扰我。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真正的能够做得好的,它们真的也是不敢动的;否定其旧势力安排的,正念很足的,它们都是动不了的。”此时我对师父的这段讲法有了更深的认识。

就这样一场魔难,一道关,在正念的制约下,随之化解啦!我还有很多修炼故事,本想都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只因时间和篇幅的关系,只好止笔,请同修们原谅!

回顾几年来的证法历程,看似轻松顺利,一路走来,其实这背后溶入了师尊多少心血和操劳,没有师尊的呵护和加持,弟子怎能如此顺利的走到今天,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的浩荡佛恩,弟子倾尽天上人间所有的语言也表达不尽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在今后的日子里,弟子更加扎扎实实的去做好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以此做为一份答卷奉献给我们伟大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