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让我枯木逢春

【明慧网2004年11月28日】

  • 大法让我枯木逢春

  • 集体洪法

  • 修炼后疾病消失

  • 大法让我枯木逢春

    我叫郑天生,现年82岁,是位退休老教员,家住湖南省祁阳县文富市镇五房院村。我是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未修炼前,身患多种严重疾病,如:高血压,哮喘病,糖尿病,胆结石,严重的痔疮,还有缩筋、麻木、皮肤奇痒无比以及其它各种疑难杂症。曾经多次住过医院动过手术,服过多种名贵药品,均无疗效,而且病情每况愈下。

    直到1997年8月中秋节时,承蒙亲戚介绍到祁东县石亭子镇鸟塘村法轮功炼功点学法炼功,才得以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当我初進炼功点时,面浮身肿,神志不清,拄棍走路都不稳,生活不能自理,命在旦夕。谁知炼法轮功不到两个月,病情就大有好转,身不浮肿,面现本色。

    记得我在开始学法炼功时,坐在炼功场上,昏昏沉沉,糊糊涂涂的,听不懂辅导员念的什么话,看不清书本上印的什么字,只是莫名其妙的坐在那儿象个木偶一样。突然听到耳朵里发出象往常那样的尖叫声,我急坏了,怎么办哪?往常耳鸣,非去找医生打针不可,可现在我在这儿炼功,到哪儿去找医生哪,谁知只叫一声,就不再叫了。我高兴极了,炼功比打针强多了。我现在不但可以听得清辅导员念的什么话,而且也能看明白书本上印的什么字了,尤其也可以跟随辅导员炼动作了,一切都正常了,好象无病似的。打那天起,以后就是这样稳稳当当的学法炼功了,这真是大法的神奇啊?我现在百病消除,身体健康,返老还童。


    集体洪法

    有一年冬天我在女儿家参加当地的集体炼功活动,从未间断。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就要过年了。按照风俗习惯,老年人不能在女儿家过年的,而我感觉到参加集体炼功非常好,而且走路不方便,我就不想回去,一拖再拖,拖到腊月廿二日,都还不想回家。就在那天上午,我孙子就来接我回家过年了。我对孙子说:“你回家去告诉你爸爸,说我今年要在姑爷家过年,因为在这儿参加集体炼功非常好,所以就不回家了。”

    我那个孙子听我这么说答应一声就回去了。谁知他走后没多久,有人送来通知,说明天上午九时,全体学员都要到石亭子街上去洪法。当时我女儿问我去不去,我说刚才孙儿接我回家过年脚都走不得,怎么洪法脚又走得了呢?我不去。她听说我不去,就把辅导员赶来劝我去洪法。辅导员说:“明天你去试试看。”我答应了。谁知我女儿全家人竭力劝阻,说:“从我这儿到石亭子街有八九里,来往要走十七八里路。你是一个年老多病的人,怎么能走这么远的路呢?千万不要去。”我说:“明天我去试试看,如何?”

    到第二天,天刚亮我就起床叫女儿发面吃,吃了面我们就出发了。谁知走不到半里路远就走不动了。我叫女儿快来啊,我女儿知道我要打退堂鼓了。她大声说:“还是咬紧牙关,拼命前進吧!”我听她这么说,不好说不去。我鼓足勇气大声说:“你来替我拿去大衣,让我快步赶上前来,不好吗?”她笑了,走转来拿去大衣说:“爸爸,快赶上来好吧!”说也奇怪,我取下大衣后,感觉好像能离地起飞了似的,很快赶上她们的大队伍了。我现在一身轻松愉快,健步如飞,脚停不住,我已经走到大家前头了,我对大家说:“你们快赶上来吧!”他们都站立路旁,让我过去了,我越走越快,回头看不见他们了,我更加走的快了。很快便到达了目地地石亭子街上,我等了15分钟后才看见他们队伍進街来了。

    一直等到各地学员都到齐了,才整队洪法的。洪法结束后,我叫女儿拿起大衣,大步快走的往回赶,我在女儿家吃过午饭后,马上道谢赶回自己家过年了。


    修炼后疾病消失

    山东博市淄川区岭子镇南坡村 王杜娟

    我是98年11月底得法。我记得第一次去炼功点炼功,老师就给我净化身体,当时是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炼着炼着一股热流从头顶上贯遍全身,整个身体热呼呼的,感觉很舒服,因为当时天很冷。紧接着我的头就象炸开一样的痛,因为我有个头痛病。炼完功后,我说,我的头好痛啊!我可不来了。当时根本就没悟到是老师在给我净化身体。这时有个同修说,我第一次来也是头痛,可到了第二天早晨就好了。我想你好我不一定好,因为我这个头痛不吃去痛片是止不住的。可回家后竟忘了吃药,一头倒在床上睡着了,睡醒后,感觉全身很轻松,头也不痛了。心想昨晚头痛的那么厉害,也没吃药就好了,这功法真神奇。

    从那以后,我就下决心炼法轮功,经过学法炼功,老师不断的给我消业,我的许多病慢慢的都消失了。

    2004年10月11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