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明慧网2004年11月28日】我是1997年正月得法的,当我第一次听完师父的讲法时,心里非常激动,正如师父讲的一下子明白了“……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转法轮》)从得法的那一天起,我就有一种感觉,就象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我决心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1999年7.20以后,村委会及地方“610”没完没了的骚扰,我的怕心也出来了,我也想过自己是不是能坚持到底。可一想到离开法、没有师父的日子,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想都不敢想。随着学习了当时师父发表的几篇新经文,随着许许多多真修弟子都“坚修大法紧随师”,纷纷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看到众多的大法弟子到北京证实法,我的执著心、怕心也慢慢去掉。2001年11月18日,我终于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我的发自肺腑的声音: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我顺利的离开天安门的时候,我感觉到师父的无限慈悲和佛恩浩荡,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师父告诉我们要“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作为弟子我知道必须按照师父的话去做。我是一个胆子非常小的人,从小到大没和任何人吵过架,别人对我不好的时候,总是逆来顺受。现在却能顶着巨大压力,面对邪恶至极的残酷迫害。我心中只想着:有法在有师在怕什么,就这样我走街串巷粘贴真象标语、发放真象资料和光盘(虽然每次数量有限),就这样我越做越不怕了。我体会到了,正信正念有多强,法给你的威力就有多大。

2001年7月,我和同修们向村委会及“610”写公开信,表明我们一直坚持修炼,以及身心受益和对社会、家庭有利的事例,撤回以前所写不炼功的保证。由于当时都抱着只有承受迫害才能挽回以前过错的想法,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几天后被非法绑架,镇“610”要给我们办15天的洗脑班,办班费1500元。我和同修们坚定正念,绝食绝水,虽过程中有不足,可5天后恶徒还是让家人把我接回家,被罚600元。

2002年春天,一次在给一辆自行车车筐里放真象资料时,被恶人看见并举报到派出所。我心里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最好的事,决不承认由此对我的迫害。两天后,一个同修无意中听到“610”要抓我的消息并及时告诉了我。我和丈夫商量后决定暂时出去躲几天。就在我离开家的第二天晚上,派出所、“610”等十几个人半夜跳墙進了院子,他们扑了空。我理解,这是师父通过同修的帮助在保护我。

我住在一个镇上,每逢集日方圆几里、十几里、几十里的人都来赶集。借助这个有利的条件,我和同修们切磋,决定一定要抓住这个救度世人的机会。无论寒冬酷暑,我们想着各种办法把无数的真象资料,送到陌生人的筐里、篮里、兜子里。

虽然尽力在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但离师父要求的还有很大差距。最近看了师父的评注文章和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向内找,自己还是有人心重的障碍,讲真象时,只是觉得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而不是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没有达到正法时期对大法弟子要求的标准。师父一再告诫我们,学法,学法,学法,我们必须听师尊的话,学好法,用大法归正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不负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