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明慧网2004年11月28日】山东省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所的很多大法弟子遭受了种种迫害,这几个月有30多人都被洗脑转化团用酷刑铐、绑、吊,打抓头发往墙上碰,打倒在地,穿着皮鞋踢头、踢腿,把手拧到后边绑住、半蹲。

另外,自7月份至9月20日,劳教所不让家属接见,接见室全部被洗脑团占用,窗户都用床单挡住,怕法轮功学员们看见后曝光。

下面是在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的一些大法弟子的情况简介。

迟小梅:年龄50多岁,只因2004年10月1日没有参加升国旗仪式,被关进禁闭室,有近两个月不让喝水。被铐起来,队长张永梅穿着皮鞋踢她的肚子,踢头,不让睡觉,绑起来,至今下落不明。

李秀云:年龄53岁,坚持修炼大法,不止一次遭受酷刑折磨,今年5月份被非法关起来一个多月。队长孙娟、大队长刘瑞芹、刘建慧不是打就是骂,对李秀云每天用刑:绑起来、铐起来、吊起来,用电棍电全身,酷刑全都用上了。队长孙娟穿着皮鞋踢头,再把嘴用胶带贴住,把脖子和嘴用胶带一圈又一圈都缠得非常结实,不让说话,往死里整。一个多月出来,瘦得皮包骨头。

王翠芳:年龄59岁,有高血压、冠心病,脑中风、脑血栓、心绞痛,成天头痛、头晕,被关进洗脑转化团吊起来、绑起来打骂她。她喊了一声“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接着队长孙娟用胶带把她嘴和脖子全都粘住,不知缠了多少圈,接下来打脸,打得都眼睛冒火星,打耳朵,把手放到地上踩,一脚一脚的踩,使劲搓。王翠芳坚强地说:“你们打死我,我也不转化”。最后,怕打死她,怕出人命才放了她,手都被踩得黑肿。当时打得都快出人命了。

杜以凤:因不写感想,被关进队长的厕所里,吊起来8天8夜。出来后,腿脚全黑了,肿得不能走路。就这样邪恶之徒仍迫害,强行上车间劳动,时常由学员架着,因脚肿得非常厉害,不能穿鞋,光着脚在车间劳动,受刑5次。

张桂凤:夏天因吐血不能劳动,坚持修炼大法,被关起来绑、吊12天12夜受刑,不让睡觉,队长孙娟、刘建慧、张永梅和大队长刘瑞芹连打带骂,松绑后又关了40天,出来后又黑又瘦,被迫害得每天拉血很长时间,走路都站不稳。又有一次被非法关22天,被恶警绑吊在暖气管子上,连打带骂,不让睡觉,把嘴贴住,恶警扬言:“不转化都治死”。孙娟最恶毒,铐子、电棍全都用上。张桂凤第一次受刑三个月,一年共7次。

王文芳:62岁,被洗脑转化团的队长把手背到后边绑住吊起来,连打带骂,强行转化。

孙秀芳:被吊起来打骂,铐起来不让喝水、拉尿,强行转化,出来后手脚全都肿了。

孙崇臻:不止一次受刑。

胡新兰:年龄60岁,不止一次受刑。

李光芹:年龄50岁,夏天热时,男干警在晚上把她拖走,关在禁闭室吊、铐、绑,不让大小便,没办法,只能站着都尿在裤子里,禁闭室味道非常难闻。被折磨很长时间才放出来,又黄又瘦,不止一次受刑。

杨成梅:被绑起来57天,强行灌食。大队长王书贞拿了一包不知是什么药物放在伙食里,叫身边的学员出去,结果灌完食后,杨成梅迷糊得不能睁眼,什么也不知道,昏睡。

张吉梅:被折磨得神志不清。

林庆芳:在一大队,不止一次受刑,出来后都是皮包骨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