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市一中校长李范等对炼功教师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28日】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时,原吉林省榆树市一中校长李范及部分领导怕丢掉乌纱帽,跟随江××迫害本单位的大法弟子。1999年8月榆树市一中由校长张立恒、主任姜建伟为头的不法人员,想借助迫害法轮功升官,非法给法轮大法弟子办所谓的“学习班”强制洗脑,之后又把大法弟子劫持去市教委办的洗脑班,逼迫大法弟子读诬陷诽谤大法的报纸。1999年8月份的一天,王敬东主任给我打电话说:“下午上班把身份证带来,填××表用。”我也没加思索,就拿着身份证到校长室,刚把身份证拿出来,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呢,王敬东一把抢过去,说:“怕你们去北京。”我非常生气的说:“那是我个人的东西,你欺骗人,侵犯人权。”校长吴祥阁说:“共产党就这样了。”

接着我说:“你们今天要不给我身份证,我就跟着你。”然后王敬东把身份证交给了李范,不久我打电话向李范、王敬东要,他们不但不给,态度还非常恶劣,至今我的身份证还在市政法委非法扣压。

在校长李范的带领下,1999年9月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私自撵回家,不让我们上班。快到“十一”了,他们担心我们去北京上访。在1999年9月21日,学校以欺骗手段,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骗到学校。当时校长吴祥阁给我打的电话说:“学校开会……”。当我到校时,只见校院里停了一辆车,车里边坐着张立恒,他们把我们绑架到公安局,公安局就以“扰乱社会秩序”非法拘留我们69天,其中一男教师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拘留所第69天时,李范和市教委的负责人去接我们时,公安局人员及教委负责人都说:“好就在家炼”,而李范却说:“在家炼也不行。”

在2000年8月,高中不存在下岗问题时,李范及原领导班子就擅自决定让我们炼功教师下岗,有一段时间还私自扣发下岗费。几年来,这些不法人员们经常打电话,并经常到大法弟子家骚扰。由于吉林省榆树市一中炼功教师被迫下岗,致使全市各单位都效仿。

五年多来,李范等人还积极配合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所以榆树市站前派出所刘宝峰经常到单位无故骚扰炼功教师。2001年,刘宝峰、王士学还有一人到我家强迫我按手印,我说:“我没犯什么法,按什么手印?”僵持很长时间,他们三人一起拽着我的手,象土匪一样强行按了手印,当时我的胳膊都被他们拉拽肿了(持续很长时间)。

2002年“3.05”期间,榆树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非法劳教了70多人。恶警刘宝峰带人趁夜间偷偷摸摸的到我家,准备非法绑架我。当时我家没人,他见敲门不开,屋里还亮着灯。他就打电话把110“开锁大王”找来,非法把门打开。然后私闯民宅,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看屋里没人,灰溜溜的走了。

从那天开始,恶警们就在我家楼下,大街上拿着我身份证的复印件,时刻准备非法绑架我,致使我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当时我单位有两名炼功教师被劳教。我们的家人、亲朋好友都受到无故骚扰,给他们精神造成很大痛苦。

直到2002年8月中旬,我才回家。一天我去单位取工资存折,华桂清问我还炼不炼了,接着说了一些很不好听的话。孙丽华又说:“就别炼了。”当我回家时,恶警刘宝峰已经在我家门口蹲坑呢,我还很友好的把门打开让他到屋里,不想他到屋里就乱翻东西(没有搜查证)。这时,恶警王士学和司机也上来了,刘说要带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说:“我不去,我没犯什么法。”

他们强行的绑架了我(我不上车时,王士学一边拽我,还一边说:“豁出遭恶报了”)。到了榆树市站前派出所,所长朱乃恕和一伙象疯了一样的恶警骂我们师父,朱乃恕的嘴遭恶报都烂了还在骂。刘宝峰强行给我照了相,按手印。在这之前,我趁人不注意跑了一次,被恶警李百光拽了回来。恶警朱乃恕、刘宝峰等逼问我没在家住期间,问我钱包里有多少钱,我说没多少。朱乃恕突然大发雷霆,说要我骂师父,送公安局,劳教我……

五年来,恶警刘宝峰经常往我家里打电话,还上家敲门,无故骚扰,给我和家人精神造成极大伤害,迫使我把家里的住宅楼卖掉了,流离失所。这样,刘宝峰、李百光,一中主任王敬东就到我妈家无故骚扰。还有一中保卫干事曹晓立、主任姜建伟也曾到我家敲门无故骚扰。

几年来,一中领导明知道我们炼功教师都是按“真、善、忍”去做的好人,但为了保全个人利益,积极参与迫害我们。几年来,他们也不同程度的遭了恶报。

1、原校长李范及妻子身患疾病,唯一的儿子又患了肺癌;
2、副校长方增范的老伴患肺癌到北京医治,三次花去了九万多元,最后说是误诊;
3、校长孔祥阁在丈夫王连凤腰拧了的情况下做饭,竟把自己的手当成油炸糕放锅里炸;
4、姜建伟主任也患上肾病,他爱人也患上胸膜炎;
5、张立恒离婚了。

我写这些不是恨他们,我是发自内心为他们好(含着泪写的),他们只不过是被人利用而不分善恶的工具。我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在迫害好人时,同时也在害他们自己啊!就是这些报应发生之后,他们还不吸取教训,不清醒!在2004年9月中旬,孔祥阁又给炼功教师打电话威胁说:“马上到学校写五书,不写就送洗脑班,不给198元的下岗费。”副校长吴祥阁又让炼功教师的子女回家捎信,写五书,不写就开除。副校长方增范也多次让其他教师捎信,他们都说这是上边的命令。

他们也不想一想,有一天法轮功平反时,上边哪个人会站出来说“是我让他干的”,不都得自己承担吗?

醒悟吧!不要等到报应到自己头上还糊涂呢?给自己和家人留条美好光明的路!这是我们大法弟子最大愿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