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大学反酷刑展回顾


【明慧网2004年11月28日】在2004年10月20日和21日,法轮功学员将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真象带到哥伦比亚大学校园。学校主广场的真象展板和反酷刑真人表演吸引学生,教授,和学校员工众多人士的注意。学员们在这次活动中收获颇多,以下是部分学员的体悟:

学员一:准备过程

在校园申请展览的过程也是打破我们自己观念的过程。我们在联合国峰会期间就提出了申请,但我们担心在校园的中心地带办展览过于惹眼。果然,申请在各类大学部门遭遇严重障碍,并被拒绝。

当更多学员在纽约讲清真象时,参与反酷刑展的人增加了。在校园举办反酷刑展的议题再次摆到桌面上。同时,我们在校园做了更多讲清真象的活动,再加上主要演员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这一次,申请得到了批准。我们大多数从未参加过反酷刑展,我们愿意在同事和同学前面扮演反酷刑展中的角色吗?因为放录像带不如反酷刑展,我们还是决定根据大学的要求举办活动。

正是因为我们下意识的觉得让老年妇女在校园中扮演酷刑受害者不太妥当,哥伦比亚大学要求主要演员必须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人。其实,大学外的音乐家等人常常被邀请到大学的同一地点演出,学校的这一要求是我们自己的观念造成的直接后果。我们所想展示的是学员们在中国遭受的严重迫害,让老年妇女扮演酷刑受害者没有什么不妥。想通了这点后,就向哥伦比亚大学的负责人讲清真象。我们的酷刑展顺利的举行了。演员们既有学校的学员,也有校外的学员。

学员二:向哥大社区讲清真象

在校园里举办这次活动很有价值,因为我们清楚的意识到这样能使人们觉得法轮功是他们社区的一部分,与他们相关。这样,他们更易于停留并和我们交谈;而当他们在街道上匆匆而过时,会把学员视为外人。校园内的活动给一些人提供了進一步了解真象的机会。

例如,当我为一个人递法轮功真象报纸时,我说,“您要不要一份?”他说,“不,谢谢。我了解这件事。”我微笑道,“好的。”几分钟后他又回来了,说他有一个问题。他告诉我,他在家里有三份报纸,但他仍然想知道一些事。他问我在曼哈顿街道上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法轮功学员和展览。我对他解释了关于在中国发生的迫害等真象,他明白后说,“你不想要钱,也不寻求任何政策变化,所以你只是想让人们知道这件事?”

我说,“正是。我们只是让大家认识到在中国发生的对人权的侵害。我们认为让人们知道这件事很重要。”

他说,“哇,这是我曾经见过的最大的运动,比国际特赦或其他团体组织的都大,真令人惊异。”他微笑着感谢了我。

许多人不断问为什么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每次我都讲出两点,对美国人理解迫害非常有用。一点是法轮功在中国比共产党人数众多,因此共产党的首领江泽民对法轮功的广受欢迎非常妒嫉,迫使其他政府官员与他一起“铲除”法轮功。

另一点是当前在中国几乎没有信仰自由,基督徒和其他人也被迫害。当我告诉了人们“爱国教会”和基督徒必须使用被审查过的圣经时,他们都很震惊,认为这太荒唐了。所有听我解释了这两点的人都觉得有道理,他们现在理解了为什么这么可怕的事发生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身上。

学员三: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

我听到四名学生看酷刑展时的谈话。其中一个说在美国从来不会想到象酷刑这类的事会发生在当前这个时代。我和他们讲中国的一些学员如何真实的经历了酷刑展中描述的折磨。一名学生是中国人,说他很惊异中国人民不知道这种事情正在发生。他说,“我和在中国的母亲和兄弟三年来一直不断通话,但他们从未告诉我象这样的事。他们都不知道。”这给我提供了机会来揭露中共对迫害的掩盖,并讲述多少学员在中国冒着生命危险,冲破网路封锁审查,将迫害案例传到海外。而且不幸的是,很多网路封锁的工具是西方公司开发的。一名美国学生表示支持法轮功学员,说政府应让人民知情。他说他曾经在中国工作过,中国同事告诉他在政府禁止之前,那里的公园到处都是炼法轮功的。

我后来走到两位推着婴儿车的中国夫妇跟前。他们当中一位是历史教授。当我问他们是否知道在中国发生的对好人的残酷迫害时,他们非常感兴趣。看完中文小册子后,教授问,“你说这种事现在正在发生吗?”我举了更多迫害事实。教授仍持怀疑态度。我提出了文化大革命的例子,中国人民在事后才了解到它毁灭性的作用。他开始走近展板看,并想与中国同修谈话。

许多学生说,他们在曼哈顿其它地方也看了酷刑展,并且签了请愿信。一些人问除签署请愿之外,还能怎么帮助我们。我告诉他们要告知相识的人,越多人知道真象,某些中国官员传播谎言的空间就越小。一名正跑去上课的学生说“我的朋友们,我是你们坚定的支持者。要坚持下去!”

一群身着西装的中国人在学校人员的陪同下走来,并停在我们的酷刑展前。显然,这是个从中国来参观的代表团。我走过去用中文说,“你好!”虽然我不懂中文,但我能看出大多数人感到惊奇,并很愉快的微笑着向我问候。我问他们是否知道中国法轮功学员怎样遭到迫害,并告诉他们我们今天在广场展示的就是这种迫害。他们并没有负面反应。一些人微笑着,我想他们的英文可能不是非常好。所以我就说,“法轮大法好,记住法轮大法好。”他们似乎理解并礼貌的点头,但仍表现出恐惧。然后我递给他们一些中文小册子,他们似乎害怕接。这时一些掉队的人从后边赶上来,我把小册子给了他们。一些人接了小册子后继续参观学校。

结语

虽然我们只举办了两天展览,每天只两个小时,但看到那么多人接了报纸和传单,通过展览了解迫害真象,心里十分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