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大法之缘(二)

审江决议后,坦桑尼亚的一场正邪交锋


【明慧网2004年11月29日】以下这个故事,是坦桑尼亚著名的人权组织──达累斯萨拉姆大学人权组织主席白哈蒂敦夫、该大学的学生组织负责人兼心理学教授、以及该人权组织一位白人成员等亲口对我们讲述的一个真实故事。

背景:

2004年10月24日,坦桑尼亚著名人权组织──达累斯萨拉姆大学人权协会(UDSM-Human Right)通过一个决议,谴责前中国主席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迫害,支持将江泽民送上审判台。

大会指出,正如空气和水不分国界,任何人或地区对空气和水的污染侵犯实质上就是对全人类的基本生存资源的侵犯;人权也同样不分国界,当江泽民决定镇压“真善忍”的时候,它是在向全球公民的人权提出挑战。大会通过一项“谴责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支持送江泽民上审判台”的决议,并将决议书连同签名送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抄送坦桑尼亚外交部,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及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这个决议案当时通过网络向全部非洲的人权组织发送了一遍。以下讲述的是审江决议通过后发生的故事。

10月29日:向中国大使馆递交决议信

10月29日星期五,数名达累斯萨拉姆大学人权协会的代表带着有全校6百多名学生的签名决议,来到中国大使馆前正式向中国大使递交该决议书。大使拒绝让学生走进中国大使馆的大门,也拒绝接信。

所有参与递信的人权协会代表都是坦桑尼亚的本地居民。其中有一位是白人成员。没想到大使一看到这位白人,本来就沉着的脸就更难看了。“你代表西方反华势力!马上给我离开这里!”大使二话没说,咆哮着把这个白人赶走了。

这位白人是法律系的学生,从美国来坦桑尼亚留学。很多美国人、加拿大人都选择来坦桑尼亚进修人权课程,因为这里人权组织活动之活跃在全球是闻名的。“和你们分享这段小插曲,只是因为这件事从头到尾让我感到可笑。”这位白人后来来到坦桑尼亚海滩炼功点和大家分享这件事时说。

11月3日:大学校园内的一场正邪交锋

拒绝接信的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于永泰第二周亲自到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和校方交涉,要求校方撤销该决议并发表公开声明。校方表示,该人权组织是学生组织,校方无法作越权要求。建议中国大使与该人权组织直接谈话。于永泰要求校方安排与所有人权组织“领导”、此外“必须有一个学校的老师在场”。校方答应了。

2天后,11月3日,达累斯萨拉姆大学人权协会主席、副主席、秘书和财务;加上大学学生服务部主任的一位心理学教授在大学校园内和大使见面了。会谈共持续了3小时。

学生代表们发现,大使及其秘书近3个小时所有想要表述的,就是指称法轮功是×教,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但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学生们还发现,大使一直竭力否认中国存在对法轮功的迫害。

学生们问,既然你们否认有迫害,那么你们倒说说共产党是怎么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大使说,我们是春风化雨的教育、再教育。学生问,如果教育失败了怎么办呢。大使说,我们还是教育。学生觉得很可笑,说该不是洗脑转化吧。联合国人权报告及国际特赦组织的年度报告中,确实有很多有关这些洗脑班如何将健康人迫害致死的报道。学生们又问,既然你们否认迫害,那些反映迫害的照片是从哪里来的?大使说都是法轮功“假造”的。

大使这时举例发挥说,法轮功是如何造假制造新闻的呢?南非枪击事件就是一个“典型”:“事实”上根本没有枪击案这件事,梁大卫的受伤也都是法轮功“造谣造出来的”。

学生们再也没想到,大使会举这个例子。协会主席白哈蒂敦夫马上接他的话说,你说的就是那个从澳洲赶来南非起诉中国副主席曾庆红的法轮功学员梁大卫吗?上周我们才在学校里见过面。我读过很多有关他的报道。他来我们学校给我们做演讲,并证实了炼法轮功在他身上发生的奇迹:我们看到了他双脚三个月前枪伤留下来的伤疤。他现在能打坐炼功了,还不用拐杖就能走了!

“大使当时就傻了,就愣在那里了。他说,什么,梁大卫来了?什么时候来的?”白哈蒂敦夫在描述当时的情景时说。但是很可悲的是,他又接着撒谎,重复他的谎言。不过从这以后,黑白、是非在学生们的心里就已经很明白了。

最后大使见学生们的心似乎一点没动,就说,你们不能偏袒法轮功一方的,你们也要听一听我们的。学生便表示,这里是民主国家,决议不是一个人就做出来的。审江决议案是我们所有成员共同讨论后的决定。如果你想我们接受你那一方的说辞,你们为什么不也来到我们大学,也给我们做一个讲座,讲一讲你们的解释呢?大使马上说,我没空。我已经给你们几个讲了2个多小时,没空再花时间了。跟你们下面的成员传达是你们的事。

最后他还补充了一句,你们这样做是损害坦桑尼亚和中国人民的友谊。学生马上反驳说,我们不是反对中坦友谊,只是针对人权问题。我们维护的是人权。我们希望炼法轮功的人也有正当的权利,有信仰的自由。

会谈就这样不了了之,草草收场了。

“校园里,大家都说我们是英雄”

大约过了一星期,海外法轮功学员再度来到坦桑尼亚。听完了这段故事后,学员们便去学校约见那位参加了会谈的教授。教授一听是法轮功学员来了,马上放下手中其他事,和法轮功学员见面。

法轮功学员是因为担心这位教授不了解法轮功而受谎言的蒙蔽。结果发现这位教授思想很开放。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后,他问的几个有关问题学员都给他以详尽的解答。最后他高兴的说,我已经很明白了。我高兴你们能来,告诉我真象,让我有一个正确的方向去看待法轮功问题。我们高兴。我也把我的经历跟他讲,回国的经历。给他看图片,让他体会到迫害是什么。

学员们也再次见到了人权协会的学生代表。学员说,感谢你们的正义,在压力面前敢于顶住邪恶,难能可贵!在正义与邪恶之间没有中间点,中间点就是向邪恶妥协。所以在压力面前,你们一定不要退缩,要迎上去跟邪恶交锋。要坚持正念,坚持正义。一定要坚持到底。将来你们会知道你们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多么伟大的事,

学生们也很高兴再次见到法轮功学员。他们说:你们放心!我们明白什么是黑白是非曲直。其实,每一次见到你们,我们心里就更踏实,更有信心,更有力量,更何况,我们现在在校园里面,大伙儿都称我们几个是英雄,是敢于与恶势力斗智斗勇、捍卫人权的英雄。

学员们高兴的说,好,全球的法轮功学员都会以正念坚定的支持你们!

后记

坦桑尼亚这片国土上没有发生过战争。这里的人很和平、善良。达累斯萨拉姆(Dar es Salaam)这个词在当地语言意味着和平。凑巧的是,这个城市的地理形状酷似一支鸽子,和平鸽。在这片土地上,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一接触大法,人民的内心都会一颤,然后做出选择;大法在坦桑尼亚已经开始生根。深入人心。刚刚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这场正邪交锋,这个民族做出的正义决定,必将为这个民族开创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未来,大法必将飞速的超越种族、超越宗教的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走入修炼的行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